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38章 《御气诀》
    “嗯嗯,不错,再用点力,对对,很生涩嘛?”天鹤一撇嘴,笑道:“不过我喜欢,唉唉,轻点,对就这样刚好,好好,就保持着这样的力度……左边,恩恩,对!就这。”

    卯兔脸色犯晕红色,轻咬下唇,她真恨不得一掌拍死天鹤算了,可不知道为什么,总是下不去手,难道?自己真的想要那什么《雕花腿》?对,一定是这样的,等拿到了古武学秘籍,找个机会揍死他。

    卯兔给自己找了一个台阶,之后心无旁骛的开始按摩。

    天鹤好似大爷一样,一边被人按摩,一边有人换茶,要是一般人也就算了,可这两位是神圣的人,都是内功武者,想起来天鹤都有些爽意。

    得了恩惠,天鹤也不在私藏,反正脑袋里面的古武学那么多,写出三本也轻轻松松没有半点心疼,至于刚才说的只有十本,连天鹤自己都不信。

    又过了十分钟,天鹤已经写了密密麻麻好几页的记事本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们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写好之后,天鹤把记事本往茶几上一推,随手端起半杯清茶,旋即倚在沙发上,眯眼看着三人。

    听到天鹤搞定之后,卯兔也不揉肩了,申猴也不换茶了,两个人围在伏龙身边看着记事本上的古武学。

    三人跟天鹤的想法一样,看完古武学之后,所有的心思都放在《御气诀》上面,所有的古武学都是以御气诀为基础的,想要发挥百分之百的力量,御气诀必须要熟而精。

    看完记事本上的东西之后,卯兔和申猴的目光同时转向到天鹤身上。

    天鹤耸耸肩:“别看我!开始的时候,我已经把全篇的御气诀写给伏龙了,你们应该也知道,这东西我也不私藏,你们找他要,我还要赶时间,就不给你们写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话,天鹤把最后一口清茶喝尽,抿嘴一笑:“茶的味道不错,如果再加一点蜂蜜,那就更加完美了,你们慢慢商量,我闪了,晚上还有约会。”

    见天鹤起身,伏龙把记事本递给卯兔,接着站起身来:“我送送你。”

    天鹤眉头一挑,眯眼看了伏龙几秒,旋即一笑,并没有拒绝伏龙,而是点头:“那走吧。”

    临出门时,伏龙跟申猴和卯兔说了一句话,回来给她们默写《御气诀》,之后跟着天鹤一起出了房子。

    门口的李毅早已经不知所踪,二人也没有下楼,刚刚把房间门关上,天鹤就问道:“有什么事就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嘘!!”伏龙一凝眉,一根手指放置唇边做了一个‘噤声’的手势,接着四处打量了几眼,又拿出手机,把里面的一个软件给关掉,再把电池给取下,最后把拆分的手机放在三米远处。

    做好这一切,伏龙才回到天鹤身边,接着把天鹤的手机也给要了过去,一样的动作,一样的拆分,最后把手机放在三米远处。

    之后回到天鹤身边,在天鹤那不解的眼神之中,轻声道:“有些私房话,不想被人偷听。”

    天鹤摸了摸鼻尖,似笑非笑:“那照你这么说?我的行踪经常被你们得知,都是你们通过手机来查询方位?”

    伏龙并没有否认:“嗯,只要知道你的手机号就行,不过这也只神圣的例行监视而已,你的私事不会泄露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……我做的事,你们差不多全知道咯?比如……跟女人上床?”

    伏龙一愣,接着无语:“我当然是不可能知道,监听站会有记录,不过都是笔记,唉,你……你干嘛?”

    天鹤连阴沉了下来,忽然抬起一根手指:“你们神圣这账我记下了,监听站对吧?好,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何苦呢?我还不是一样被监听?毕竟你应该明白,我们不是普通人,我们这身本事在任何地方都会被重视,加上内功武者本来就稀少,所以……这监听是很正常的嘛,不会有人泄露的,监听站的条例非常严格。”

    “少他妈来这一套。”天鹤挥挥手:“你也说了,我们不是普通人,但我们连普通人的自由权利都没有,这算什么事?你别多说,你要是还拿我当朋友,你就少说几句,省的到时候我们翻脸,你现在不是我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唉。”伏龙轻叹一声,也不在劝阻,转移话题道:“那个,你上次给我的御气诀,这件事我私藏了下来,组长那边并不知道,不过他好像知道有御气诀这种功法的存在,最近一段时间一直再吩咐我们追踪你的下落,直到你这次回来,组长下了一个命令,让你加入神圣。”

    天鹤摇摇头,脸色还是不善:“这件事没商量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是要跟你商量这件事,而是想告诉你,我们要统一口径,就说这世界没有《御气诀》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天鹤一愣,接着恍然道:“你想私吞?看不出来啊伏龙,我以前一直觉得你很正直,没想到你也是这样见利忘义的人?”

    天鹤虽然这样讽刺,不过心中倒是比较赞赏伏龙的,给国家办事,多多少少要留给心眼,不然到时候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,政治不是一般人能够玩得起的,就比如这监听,伏龙也算是一方豪杰,居然还要被人监视着,至于国家还有没有别的手段来控制内功武者,天鹤暂时还不得而知,不过相信国家不会这么轻易的让内功武者获得全部的自由权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的原因。”伏龙无奈摇头,对天鹤的讽刺也置若罔闻:“我只是感觉组长对你传承的事情太过于关心了,有些……嗯?怎么说呢,有些失了风范。”

    天鹤眉头一挑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不知为何,天鹤忽然心中产生了一种担忧,有一种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具体为什么我也不清楚,我只知道,现在燕京的上层是风云变幻,全国各地的高位都在换血,而这个时候组长本来没时间管你的事情,可你失踪的这一个多月,组长每三天就会询问一次,这根本就不是他的风格,我感觉不对劲。”

    伏龙也不清楚具体的事情,只是一种不好的感觉而已,而作为内功武者来说,这种第六感会比普通人强烈许多,所以,伏龙相信自己的预感,也是下意识的隐瞒了《御气诀》的存在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