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87章 就应该拉去人道毁灭
    其实天鹤不懂,他所传承的人物都是强人,狂人,能者,枭雄等这些人的气息,而这些人都有一个共同点,就是永远得不到自由,所以天鹤自然而然的跟着他们的想法差不多,想要自由,来到学校之后,看着路上行人三两个,再加上这么安静的校园,天鹤喜欢上了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很多时候,喜欢一件事,只是一瞬间而已。天鹤在这一瞬间,爱上了自由。

    就好像天鹤第一张专辑中的那首《爱自由》一样,当时天鹤唱出来的时候,只是有些代入感,可并不知道自由是什么,现在他懂了。

    如果此时天鹤有树叶或者是麦克风,天鹤可以很确定的是,《爱自由》这首歌,会提升多个档次,变得比以前更加完美。

    11点左右,不少人都已经下课了,有些回寝室上网,有些打电话叫女朋友,有些则是去饭堂抢位子和第一手热饭热菜。

    天鹤寝室的另外三人,也一同回来,看上去三个人的关系很不错,只是,三个人其中有一个是金发碧眼,长的很帅气的外国小伙儿。

    “咦?门怎么开的?”三人走到房间,其中一个人疑问一句,之后四处打量了几眼,接着奇怪的问道:“难道走错门了?我记得我走的时候关门了呀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是一个矮子,大约1米7都不到,短发寸头,下颚还留了一点点的胡须,或者说是软绒毛,估计还没有刮过,看上去很是稀松,加上胡须,男孩长相倒也是算的上成熟。

    而他旁边一个瘦瘦的,估计也是一米七左右,进门就看到了窗边的天鹤:“额?哥们,你怎么在我们寝室啊?”

    天鹤看着三人,眼神多在没说话的老外脸上停留了一下,之后耸肩一笑:“以后我也会在你们寝室,我是刚搬来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天鹤伸手指着旁边自己那张床。

    三人愣了愣,第一个矮子一瞪眼:“我戳啊,不是吧?这么快就来新人了?完了完了,没办法跟别人吹了,我一直还说我们寝室最牛逼,全校唯一的三人间,可转眼这么快,最终还是变成了四人寝。”

    旁边那个瘦瘦的没有理会矮子,而是对着天鹤微微一笑,介绍道:“我叫王伟,人旁伟,哥们你呢?”

    “天鹤。”天鹤也介绍了一下自己的名字。

    一轮短暂的互相认识之后,天鹤也算知道了他们的名字,矮子‘姓焦’,名字是焦海民,外号:飞机哥。

    瘦瘦的叫王伟。

    而另外一个金发碧眼的男孩,从初中毕业就跟着家人到了中国,上了初中就考上了一个这种破大学,他不适合硬式教育,虽然考试成绩不行,但头脑很灵活,实践上也非常的牛叉。

    但最牛叉的不是他的学习,也不是他那八分蹩脚的汉语,而是他的中文名字:。

    说起这老外的名字,据说还有一个故事,他初中毕业之后来了中国,当时改名字的时候,本来像叫什么唐吉可德之类的帅气一点的名字,可改名字的警察当时开了一个玩笑,说你不如叫好了。

    当时老外问为什么,警察说:在华夏最出名的是雷峰塔,关押着天下所有的坏人,也就是妖精。不过这只是景观而已,最出名的人也叫,华夏的小孩从小都要学习。

    几句屁话就把老外给忽悠了,他们毅然决然的在户口本上写了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相处下来,天鹤也算大概的了解了一下几个人的性格,姓焦的比较喜欢装,不不不,应该说是比较风骚。

    而王伟呢,比较外贱,别看他瘦瘦小小,但他很喜欢体育运动。

    至于国外同志,在华夏待了几年之后,也变得有些混蛋起来,自恋狂加屁话多,整天整夜的没完没了,嘴里笔笔叨叨,不说点话,浑身难受,说是这样有利于汉语更加熟练。

    “都中午了?我们去吃饭吧?顺便再陪你去买点被褥,不然晚上怎么睡呀?”焦海民提议道。

    而王伟坐在桌前,玩弄着自己的笔记本,头也不抬的说道:“等等哈,我把这边片子下载好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多久?”焦海民贴过去,嘿嘿笑道,也不急着去吃饭了。

    “3g多呢,昨天晚上下载了一会,现在还有半个多小时。”

    “尼玛。”焦海民嚷道:“半个小时?劳资都要饿成尸体了,先吃饭再说啊。”

    天鹤耸肩:“喂,你们出去吃饭,让它自己慢慢下载不行啊?”

    三个人同事望向天鹤,王伟直摇头:“看来你不经常下小电影看吧?难怪了,笔记本跟台式不同,你放着不动,他过一会就待机了,待机之后就处于关机状态,下载就停止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这还是其一,其二呢,就是这个地方虽然是电梯楼,但住的人要么是有钱,要么是有势的,小偷最喜欢到寝室来顺点东西,我们出门的时候,都会把跃起和电器放进橱柜,你知道么?我们这栋楼,还没到半年时间,就已经调了三十多台笔记本了,均价在一万以上。”

    “楼管干嘛的?”天鹤皱起眉头,不解道。

    “楼管?哼。”焦海民哼道:“那个老女人煞笔忽忽的,她是看不到贼的,只能盯着学生,上次我们三个把笔记本带去教室,丫的让我们登记,还有留下手机号,直接耽误我们迟到了,草。”

    “对呀对呀对呀。”忙不迭的点点头,八成熟的汉语嘀咕道:“上午我拿着一箱子衣服去干洗,她以为我偷东西,还叫了保卫科的人来,差点就让我写了一份检查,那个老女人,傻子忽忽的,哦天啦,我都不知道为什么我们的楼管是这么傻的,这要是在我们m国,早就应该拉去人道毁灭了。”

    “滚蛋。”焦海民骂道:“你们那没傻子啊?我看你就是一个傻子,不然怎么会跑到华夏这种没有法律的地方来?你去燕京那些大城市不好吗?非要到江州这个鸟不生蛋的地方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