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89章 真的只是问问
    “好吧,那就逢双教课,不过明天也许没时间哈,因为我刚到学校,从这个星期六开始。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李印雪这次也没有强求,而是点点头:“就从星期六开始。”

    商量好了上课时间之后,李印雪也说出了李毅的去处,上次感冒发烧之后李毅就请了假,然后每天去打吊瓶,明天才能到学校来。

    一顿饭吃的也是无惊无险,没有发生什么意外,不过天鹤相信,这要不是包间的话,估计就有意外发生了,跟着三个美女一起吃饭,并不是那么好受的事情。

    饭后。

    冯静忽然皱起眉头:“你们先回寝室吧,下午的课我估计不上了,我要回家一趟。”

    看着冯静皱眉的模样,叶佩茹不解:“怎么了静静?家里有事啊?”

    “也没什么急事,就是我哥说下午要回来,有点小事要处理。我想回去看看”冯静随口找了一个理由。

    看着冯静的样子,叶佩茹点了点头:“那下午我帮你挂个名吧,不过下午也不需要点名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我先回去了。”冯静撇了撇嘴,跟天鹤和李印雪说了一声‘拜拜’,之后转身走向路边,准备伸手拦出租车。

    李印雪瞟了天鹤一眼,不爽道:“你是男人不?不会送一下啊?又不是没车,切,没见过这么没眼色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天鹤无奈耸肩:“正好我也要去买些被褥,先把冯静送回大院吧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冯静眼底一闪笑意,只是一瞬间,之后冯静转过身来,淡淡的问道:“你不忙吧?”

    “不忙。”天鹤摇头:“顺路在大商城买点被褥嘛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不客气了。”冯静点点头。

    坐上车,冯静对着路旁的李印雪和叶佩茹挥了挥手,天鹤也瞟了两个人一眼,之后启动汽车,绝尘而走。

    冯静坐在后座上,看着前面天鹤的侧脸,此时她终于等到单独相处的机会了,其实她根本就没打算回家,而是随口找了一个理由,她相信自己只要去拦出租车,天鹤就会去送她,就算天鹤不送,李印雪也会出言帮忙。

    冯静算计的很对,只是刚才天鹤还没有来得及开口,李印雪就多管闲事的插了嘴。

    开了大约五分钟,车上两个人都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又等了一会,冯静深吸了一口气,轻声叫了一句:“天鹤!”

    “嗯?”天鹤回了一下头,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有些事,我想问一下。”

    天鹤愣了愣,旋即又点了点头:“嗯,你问吧。”

    “上次在唱歌的时候,你说在外地见过一个跟我有些相似的女孩,是开玩笑的?还是真的?”

    问出这句话之后,冯静眼神死死盯着天鹤,心跳有些加速,她非常非常希望天鹤说:是真的。

    不过天鹤并没有马上回答,而是又转头瞟了瞟冯静。

    记得那天晚上,天鹤跟叶佩茹说这件事,而叶佩茹不小心说漏了嘴,当时天鹤还特意的注意了一下冯静的反映,从冯静当时的眼神中,天鹤看不出来任何的波动,心跳也没有任何的变化。

    可现在,冯静怎么又会忽然问这件事?难道知道了什么关于蔷薇的事情?

    此时天鹤真气可以感觉得到,冯静的心跳明显加快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额?你怎么突然问这个了?”

    冯静摇摇头:“只,只是好奇,你是开玩笑的对吧?”

    说话间,冯静语气中有一丝丝失望之意。

    “不是开玩笑的。”天鹤摇头:“我倒是真的见过一个,当时看到她,就想起你来,你们确实是有些像,虽然第一眼并不是特别特别的像,可是看久了,就感觉很像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么?”冯静一阵喜意:“那,那个女孩多大啊?”

    “跟你差不多的年纪。”天鹤又一次回头瞟了冯静一眼,之后干脆把车停在路边,侧过神来,一脸不解:“怎么了?你今天怎么忽然问起这件事了?”

    冯静此时也说不出自己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种情绪,有些喜悦,又有些担心,喜悦是天鹤说的那个女人,也许就是自己的亲生姐姐或者是妹妹,而担心的是,这个消息唯一会属实。

    毕竟华夏这么大,长相有些相同的人,绝对不在少数,也许没有任何血缘关系,但长相也有相同的。

    特别是天鹤的那句话,第一眼并不是特别像,这就说明,未必是自己的亲姐妹。

    “真的只是问问。”冯静没有说出原因,但还是问道:“那个女孩现在在哪啊?”

    天鹤沉吟了几秒,之后摇了摇头,蔷薇现在还不想面对家人,自己没必要帮她们撮合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只是路上遇到了而已。”

    冯静有些无奈,华夏这么大,如果不知道姓名和样子,想找一个人,那真就是大海捞针:“在什么地方遇到的呢?”

    “在……”天鹤随口忽悠道:“在火车上,当时我去外地没坐飞机,而那个女孩就在我对面坐着,不过跟你脾气差不多,冷冷的,不喜欢说话,所以我也没有跟她说什么,只是感觉跟你有点像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冯静暗暗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天鹤看着冯静那有些失望的模样,询问道:“怎么了?那个女孩不会真是你的姐妹吧?”

    冯静抬眼望着天鹤,张了张嘴,想说什么但最终也没有说出口,随后无奈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天鹤一挑眉,看来冯静是知道了这件事,但是不知道蔷薇的身份和具体的位子,也不知道她是从什么地方打听到的。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天鹤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来,只能装成一脸惊讶的表情看着冯静。

    冯静无语,勉强的挤出了一点点笑容:“其实这件事跟你说也没有什么关系,这件事也是我无意中听到的,我自己都没有想过我还有一个姐姐或者妹妹,要不是我爸和我哥说话被我无意间听到,我现在还蒙在鼓里呢。”

    天鹤恍然,原来是无意间听到的?嘴中安慰道:“你也别失望,有些事情是要看缘分的,比如,如果不是我去外地,我根本碰不到她,既然碰到过一次,难保不会有第二次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