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28章 你不学?可以,自己出去
    “你早上没刷牙,嘴这么脏?”

    “咦……我刷了牙,不信你闻闻,要不尝尝也可以。”天鹤笑眯眯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滚蛋。”李印雪脸色一红,喝道:“狗嘴谁要尝啊?哼,就算你刚才说的对,不要绅士风度,那你懂不懂什么叫礼仪之邦?”

    “那是对待老外的,你是老外啊?我怎么看不出来呢,不过我倒是觉得冯静有些老外的血统。”

    叶佩茹插嘴道:“静静是有些混血儿,她是三国混血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三国?”天鹤眼珠子一瞪,惊讶的看着冯静,惊呼道:“你们家好乱啊!!”

    冯静瞪了天鹤一眼,这是她第一次瞪天鹤,不过瞪完之后,她也没有解释。

    而李印雪哈哈大笑道:“说你没有文化吧你还不信?你以为三国是什么?是那个吗?”

    天鹤一愣,旋即询问道:“不是那个吗?”

    “你思想太脏了,你以为三国是那个呀?”

    天鹤反问:“不是那个是什么?”

    叶佩茹郁闷道:“你们能不能说点人话啊?什么那个这个的?”

    李印雪脸色红了一下,偷偷的趴在叶佩茹的耳边,低声道:“就是2个男的,1个女的。”

    “去。”叶佩茹闹了一个大红脸,轻轻的拍了李印雪一下,之后低声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这些的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嗯?上次逛论坛骂人的时候看到有人说,之后去查了一下,所以知道的。”李印雪嘻嘻一笑。

    “你学坏了。”叶佩茹白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才没有呢,我只是知道而已嘛。”

    天鹤嚷道:“喂,你们有激情啊?什么话不能公放的?非要偷偷说?”

    “女孩子的事情你管得着吗?”李印雪撇了天鹤一眼,之后叫道:“先吃饭,一会再上课。”

    天鹤追问道:“你还没有说清楚,三国血统是什么东西呢。”

    李印雪没开口,叶佩茹倒解释起来:“就是三个国家的血统。”

    “废话嘛,这我也知道,我是问,怎么会有三国血统?”

    “你白痴呗。”李印雪哈哈一笑:“这么简单的到底都不懂,你个文盲啊?”

    “这跟学习有毛的关系?我只是不而已,所以不知道三国血统是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去死,思想肮脏的人。”

    这时,黄姐从厨房走了出来:“好了好了,大家别闹了,先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吃饭咯,哦,那个谁。”李印雪指着天鹤:“今天没你的早饭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没打算吃。”天鹤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哟,这么有骨气啊?”

    “屁的骨气,我来之前吃过了。所以不想吃。”

    李印雪撇了天鹤一眼,不屑的说道:“明知道家里有黄姐做早饭,还要到外面花钱,你缺心眼啊?”

    “……喂,你好了吧?是不是一天不跟我斗嘴,你浑身痒痒啊?如果痒的话,我帮你挠挠,摸摸也行。”

    “滚。”李印雪脸色羞红,叱喝道:“死流氓。”

    天鹤乐道:“我流氓?我什么地方流了?你老说我流氓,目前为止,好像我还没有流过你吧?要不,找个机会,我好好的让你知道什么叫流氓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说实在的,李印雪这几个月已经很会斗嘴了,进步的不止一点半点,每天在各种论坛和贴吧里面没事找事,然后就开始打嘴仗,不过她会的只是斗嘴,而天鹤只要一耍流氓,她就无法招架了。

    毕竟她真是雏儿,对于男女之事,她还是有自己的矜持和害羞的,所以,关于这方面的斗嘴,就她目前来说,还是赢不了天鹤的。

    之后在黄姐的再三劝说下,四个人终于开始吃早饭了,天鹤在外面没吃,但他现在不想吃,说真的,昨天晚上他浪费了不少心神,之后又没有睡好,他有些倦意,他困的时候不怎么想吃东西,所以就随意的喝了一碗豆浆。

    而吃饭的时候,天鹤也终于知道了什么叫三国混血,冯静的母亲本身就是混血,是韩国人和法国人的孩子,而她母亲又找了一个华夏人当老公,这么算下来,冯静身上就留着三个国家的血统,华夏,法,韩,这也就是冯静为什么是三国混血。

    天鹤也算是知道了,蔷薇原来是三国混血,怪不得猛然间看到她们两个,觉得她们有些混血,但又感觉她们是纯正的华夏人,毕竟三国混血,有两个亚洲的,继承血统亚洲为主。

    之后天鹤也在心中无奈的笑话自己,暗道自己没有见识,三国混血自己居然想到了那上面……这要是说出去,真是够丢人的,不过还好,现在天鹤知道了,以后这种丢人的事情就不会再出现了。

    吃过饭,李毅也迷迷糊糊的睡醒了,天鹤把教课的场所选定在后院,就是在露天泳池旁边,这边是泳池有一台专门的系统,只要想游泳,就算在冬天,也能进入,只要把通知物业,物业就会派专人过来,然后让游泳池的凉水变成温水,不过这物业费,就要每一次多交200块钱,其实算下来已经很贵了。

    三女坐着,天鹤站着,而李毅也站在一边,手中拿着油条和豆浆,牙也不刷,脸也不洗,就站在一边听课,样子要多戳有多戳,头发乱糟糟的,跟乞丐唯一的区别就是,他穿了睡衣,而乞丐穿的是开裆裤。

    “这个,现在呢,上木叶第一课,以后就说树叶或者叶曲。”

    天鹤看了四人一眼,脸色变得非常的正经,也不在嬉笑了:“我记得我以前刚学的时候,为了肚中的一口气,我每天都要去跑山路,至少要跑万米,一是练肺活量,二呢就是练出气均匀程度,当然,我现在不会让你们去跑什么万米,毕竟你们也都是艺术系的吧?相信也练过嗓门,肺活量比一般人要好很多。”

    “快点吧,别说这些没用的。”李印雪不满的叫道。

    天鹤一瞪眼:“你搞清楚,我是老师,我愿意怎么教就怎么教,你不学?可以,自己出去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