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31章 没什么,没什么
    “艺术课我本身就不喜欢。”李毅无奈摇头,嘴里如此说,但脚步却没有动,毕竟被三个女孩一起看扁,这种感觉不好受啊,他可不敢逃掉。

    不过要说起来,李毅这个人没有什么主见,他确实不太喜欢艺术,但也说不上讨厌,他之所以会报江州大学艺术系,那完全是因为自己的妹妹在那里,所以他就跟风报了进去,不过还有一个想法,那就是艺术系的美女多,没事看着权当养眼也好嘛。

    天鹤咧嘴一笑,反问道:“我有说过这是艺术课吗?”

    李毅一愣:“不是艺术是什么?”

    李印雪和冯静也同事把目光投向天鹤。

    天鹤依在睡椅上,转头看着不远处的叶佩茹,之后抬手指着泳池对面:“佩茹,你现在应该达到八步赶蝉的轻功境界了吧?能不能跃过去?”

    叶佩茹没有言语,而去抬眼看了看泳池,这个泳池椭圆形,横向距离在5米以上,虽说跳远世界记录将近9米,可是如果不助跑的话,最多4米就顶死了。

    叶佩茹点了点头,只有一步的助跑距离,丹田沉气,之后鼻中一出气,一个跨步,接着双臂微微一张,叶佩茹整个人如燕子一样,脚尖点在泳池边上,人一个飘逸的弧线落在对面。

    整个动作不到3秒,而且看上去是气定神闲,跳过去之后,叶佩茹回头微微一笑,好像还算是满意自己的身法。

    天鹤也点了点头,旋即回头望着有些呆滞的三个人,笑道:“接下来我要教的就是这个东西,古代传承下来的武学基础,李毅,你是学呢?还是不学?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草。”李毅嚎道:“废话嘛,我肯定要学啊,这东西多飘逸啊?你知不知道,我从小就最喜欢的就是飞檐走壁,劫富济贫。”

    天鹤白眼道:“那你应该先把自己家里劫了。”

    李毅讪讪一笑:“那我妈还不打死我?”

    “啊。”李印雪反应迟钝,这个时候才回过神来,惊喜的一叫,也没有注意男女之别,上前直接扑倒天鹤身上,拉着天鹤的胳膊:“快教我,教我。”

    “急什么呀?这东西可比叶曲还难学,这要一点点的来。”

    李毅嘿嘿一笑,眼中泛光:“一点点的来就一点点来,那你快教呗,我保证这次好好学,不会再偷鉴耍滑了。”

    说实在的,教武功对于天鹤来说,比教叶曲要轻松很多,毕竟他已经不是第一次教人武功了,而且在叶佩茹的配合指导之下,三个人又比较用心,所以学习的成效也是显而易见的。

    天鹤也跟几个人达成了简单的协议,这件事只有自己五个人之后,绝对不能告诉第六个人,如果有人泄密出去,不管是谁,天鹤都会废了他的武功。

    不过这句威胁,她们显然是没有听进去的,因为她们一直处在兴奋之中。

    天鹤也理解他们的心情,想起自己第一次学习武学的时候,也是同样的兴奋,只是后来有一段时间,是非常枯燥的,就是丹田之气没有凝聚的时候,没有办法深入入定,这段时间是一个坎,熬过去就算是豪阔天空,要是熬不过去,不但没办法进步,筋脉之中那些气感还会凝聚成固,直接造成的后果就是以后再也没有办法修炼了,就算再次修炼出气感,也永远成不了丹田之气的武者。

    修炼这种事情,每个人只有一次机会,所以天鹤也没有刻意的压制住她们的兴奋感和积极性。

    这一天时间,天鹤一直在讲着武学的理论和心法修炼的技巧,还有丹田之气之前一段枯燥感。反正天鹤把一切该说的都说了,至于她们能不能修炼成丹田之气,这就需要看他们自己的毅力了。

    毕竟她们不同于叶佳的那群锤子,她们三个人都是富家子弟,能不能忍下来,熬下来,这还是未知数。天鹤也不可能像对待锤子一样对待这几个人,

    不过还好,有叶佩茹每天跟着她们在一起,能够有效的督促她们,还有就是,让她们有一个很好的对比目标,人家叶佩茹都能够修炼成功,自己为什么不行呢?女孩嘛,攀比心理还是比较严重的。

    至于李毅,他也说了,以后就准备每天跟着天鹤,天鹤并没有拒绝,而是微微一笑,心中暗道:“跟着吧,晚上要修炼,可是没办法入定。我看你白天有劲跟着我?”

    直到天鹤下午离开环城山庄,李印雪几人才算真正的明白了那句老话,什么叫师傅领进门,修行在个人。按天鹤所说的话就是,武功这东西,师傅没办法帮你太多,最多就是把你领上正路,但你能不能一直走下去,这就是你自己的问题了。

    最多就是师傅在路上给你树立几块路牌,不会让你走歪路而已,其余能够帮到的你,很少很少。

    天鹤走了,叶佩茹和冯静看上去不打算离开,冯静要跟小雪一起探讨,而叶佩茹是陪着她们两个人。

    不过在临走时,天鹤上了车,眼神飘着叶佩茹,淡淡的笑道:“记住上午说的,这笔债我下次找你收。”

    说罢,天鹤对着一群人挥挥手,挂挡离去。

    叶佩茹开始没有反应过来,不过等天鹤把车开出去十多米,叶佩茹终于明白了过来,天鹤刚才说的债,不就是上午那个打臀的承诺吗?

    想到这,叶佩茹狠狠的一咬下唇,暗道娇嗔:死色狼,死流氓。

    “佩茹。”李印雪贴上叶佩茹,不解的询问:“他刚才说的是什么债啊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没什么。”叶佩茹摇了摇头,红着脸拉开话题:“走吧,我们赶紧回去,我教你们寻找气感。”

    李印雪也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,没心没肺的点了点头,喜道:“好呀,对了,你们今天晚上就不回家了吧?要不要用我家电话给叔叔阿姨打个电话呢?”

    叶佩茹摇头:“我一会打,现在还没有吃晚饭呢,不急。”

    冯静也摇头:“我也一会再打。”

    说完话,冯静眼神撇了撇叶佩茹,又远眺了一下天鹤离去的方向,嘴角挂起了似笑非笑,她可不像李印雪那么没心没肺,她是很喜欢观察人的一个女孩,虽然刚才天鹤说的很隐晦,而叶佩茹隐藏的也很到位,可是,凭借女人的直觉,冯静可以肯定,这两个人之间一定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。

    或许也算不上不可告人,但她们之前一定有什么事情。冯静暗暗猜测着,脸上却没有表露出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