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46章 你就是花心大萝卜
    “你们很熟吗?”

    “还行。”天鹤说道,他没有解释太多。

    孙颖点了点头,之后瞪了天鹤一眼:“我警告你,你不许在外面沾花惹草,家里还有一个蔷薇呢,你没事跑外面干嘛去?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临时有事嘛?嘿嘿,下次不会了。”天鹤暗松一口气,嘻嘻一笑。

    “别嬉皮笑脸的,我等你回来,是想问问你,蔷薇的事情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怎么办?”天鹤抬手捏了捏眉心,他最怕的就是这个问题,这件事天鹤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去弄,所以也一直选择的逃避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孙颖凌晨还在等自己,为的就是这件事,自己还能逃避么?

    “你问谁呢?”孙颖没好气的白了天鹤一下:“我是让你拿主意。”

    “我,这个,你不是说观察一段时间吗?”

    孙颖鼓起嘴:“我是观察一段时间,可是,这段时间观察下来,我觉得蔷薇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天鹤一喜,刚准备说话,又被孙颖给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但是,好归好,世界上好女孩多了,难道你全要啊?而且以后等宝宝出生,我怎么跟宝宝说?说蔷薇是他二妈?他爸爸是一个花心鬼?是王八蛋?”

    “……这个嘛,小孩子懂什么,不跟他说。”

    “去你的。”孙颖撇着天鹤:“我不管,蔷薇这件事我不管了,你自己看着办,反正就算我同意,法律也不会同意的,重婚罪很大,你小心坐两年牢,等你出来,孩子都会打酱油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太狠了吧?”

    天鹤苦着脸,但心中却偷偷笑了起来,法律?法律算什么,对于有钱人来说,在华夏,那可是天堂一样的地方,法律不会管你重婚不重婚,只会考虑你拿不拿得出钱来。

    其实挡在天鹤和孙颖中间唯一一道障碍,并不是法律,而是孙颖自己的心魔。

    可现在看来,孙颖好像是想通了,也不知道她是怎么观察蔷薇的,不过这些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,现在孙颖已经不准备把蔷薇驱除出去,这就是一个好的开始。

    “我哪有你狠啊?”孙颖瞪着天鹤:“你不但狠,而且花心,你就是花心大萝卜,还是世纪大坏蛋。”

    “嘘。”

    天鹤忽然抬起食指放在唇边,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,之后轻轻的伸手拍了拍孙颖的小肚子,说道:“宝宝在睡觉,别把他吵醒了,而且,这些话不适合小孩子听,咱们说些有营养的话题吧?”

    “死样。”

    孙颖还以为天鹤嘘了一声之后要干嘛呢,没想到说这些屁话,弄的她哭笑不得,撇着天鹤道:“我去睡觉了,你今天晚上还是睡客房,如果你解决不干净这件事,以后别想碰我,就连肚子也不行,还有,宝宝出生你也不能碰。”

    说罢,孙颖站起身来,漫步向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天鹤抿嘴偷笑,孙颖确实是变了,看得出来,她已经不是那么排斥蔷薇了,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兆头。

    这一夜,天鹤修炼到天明,次日,天鹤领着果果,就他们两个人一起出去玩。

    孙颖没去,她今天要跟蔷薇一起去公司,孙雨妍也跟去公司了,胡玲看着人多,也跟去凑热闹。

    所以最后只有天鹤一个大老爷们,扛着小公主,驾车去动物园,不过江州没有大的动物园,只有一个破的中山公园,里面养着一群鸽子,最后天鹤决定,开车带果儿去省城。

    其实江南省的省城天鹤没有去过,这次第一次,还好有全球gps定位。

    一天下来,果儿乐疯了,天鹤也挺开心的,说实话,从小到大天鹤只去过一次动物园,这次领着果儿,天鹤有一种很清闲,不,应该说是很悠哉的感觉,如果能够一直这么过下去,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可这也只是感慨一下,天鹤知道,他没有几天清闲的日子过了,4月中旬之后,那就是风起云涌,躲是躲不掉的,除非不报仇,所以,趁着现在有些时间,不如好好的及时行乐一下。

    晚上7点,天鹤才开车回到了江州,8点才回金域豪庭,今天天鹤的手机一天都是关机的,上午的时候没关,可是中午吃饭的时候,天鹤想通了,玩就要玩的开心,所以直接把手机给关了。

    回到家里的时候,果果已经睡着了。

    天鹤抱着果果,而果果伏在天鹤的怀中正在轻声梦呓,小嘴还嘟吧嘟吧的,样子极为可爱。

    “哟哟。”

    进了家门,沈新梅看着果儿那模样,有些心疼的叫道:“这是去哪儿玩了?你看看把果果给累的?还有小呼噜声呢。”

    “去省城了。”天鹤一笑,轻轻的把果果放进沈新梅的怀里:“去动物园玩了一上午,之后又带她去游乐场,别看果果平时听话乖巧,玩的时候可疯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孩不都是这个样子的。”沈新梅搂着果果,身体不自觉的轻轻摇晃着,好像哄婴儿睡觉一般:“你看看,这小嘴嘟的,唉,小天,这是你认的姐的孩子吧?你姐呢?如果她忙,要不过继到你名下算了?我看你跟她也合得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小姨。”天鹤翻了一下白眼:“别乱说,琴姐不会同意的,而且,现在不也一样么?跟一家人有什么区别?”

    “总归是有些名不正,言不顺。”沈新梅也只是随口说说而已,她可没指望真的要过来,毕竟果果这么可爱,哪个母亲舍得过继给别人啊?

    天鹤也不再言语,这种事他想都没有想过,姜琴现在是单身一人带着果果,把果果当成命根子,要是自己真去抢女儿,那她可真就是印证了一句老话:寡妇没了孩子,没指望了。

    走上楼,天鹤就看着蔷薇从孙颖的睡房中走了出来,蔷薇看着天鹤上楼,表情微微一愣,随后柔柔一笑:“回了?”

    “嗯!”天鹤点头:“还没休息呢?对了,今天白天累么?”

    “还好。”蔷薇抿嘴:“白天的时候,颖姐在公司帮衬着,雨妍姐和玲玲也在,不怎么累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