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章 辩论
    “你知道,如果碰到一个真正的纨绔,你该如果面对他吗?”

    李毅正准备回答‘不知道’,忽然眼睛看到了后门微开,接着看到出来的人,下意识的弹起身来。

    天鹤摆摆手:“不知道就不知道,不用站着,坐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叶大美女好呀,今天不知道哪阵香风把您给吹来了?”

    天鹤扭脸看去,眼前一亮,这家伙真勾人。

    外露的白皙美腿直晃眼,连丝袜都没有穿。

    而且一张瓜子脸,长的也是足够的性感。

    怪不得李毅看到她跟吃了药一样,直接弹起身来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放假嘛,过来窜窜们,李大公子不是应该出去胡混的吗?怎么留在家里了?”来人正是叶佩茹,其他两个人并没有过来,而都在客厅等消息呢。

    李毅被她说的微微不好意思,赔笑起来:“我哪里会出去胡闹啊?都是盛情难却,盛情难却啊,对了,今天我认了一个兄弟,我来介绍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叶佩茹对着天鹤含笑说道,语气中好像带着刺:“听说了,这应该就是张阿姨新请回来的音乐家教吧?叫天……天……什么来着?”

    不等天鹤说话,李毅先开了口:“叫天鹤。”

    叶佩茹恍然大悟:“想起来了,就这名字,开始听起来以为是年过半百的老头呢,没想到这么年轻,而且……长的也还凑合,只是这衣服就有些……”

    李毅点点头,看着天鹤低声道:“要不一会吃过中饭,我们出去买几件衣服呗?”

    天鹤一直都没有说话,看得出来,这妞故意来找自己麻烦,从开始询问名字,然后贬低自己外表。

    想必应该是给李印雪出气来的。

    耸耸肩,淡而无味的看了叶佩茹一眼,继续靠在椅子上,慢慢悠悠说道:“我这个人呢,什么都不好,就是这境界不错,光溜溜来,赤条条去,穿得再好有什么用呢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天鹤忽然坐起身来,好似想起了什么,看着叶佩茹微微一笑:“我们家乡有句老话,驴屎蛋,外面光,打开之后里面都是草包。所以啊,我这个人不太注重外表的,也许是脏了姑娘的眼,实在是抱歉啊。”

    天鹤说话表面是在说自己,其实话里行间都是在说叶佩茹,叶佩茹是什么心思?自然听的明白。

    眼神寒光一闪,嘴角上翘,还是笑了笑,说道:“没想到你到了如此境界,佩服啊,只不过人在这俗世,还是讲点体面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“体面?”天鹤眨了眨眼睛,点头说道:“也许吧,对你们来说,体面就是穿着品牌,打扮的光鲜亮丽。但对于我来说,体面就是赚钱吃饱饭。

    一样的道理,如果你去问一个蟾蜍,问它这个世界上什么最美,他会告诉你,这个世界上最美的是母蟾蜍。千万不要怀疑它的审美,只是我们的立场不同,看法不同,所接触的东西也不同。”

    叶佩茹冷哼一声,心道:好一副牙尖嘴利。

    想了想继续说道:“体面也不一定非要穿名牌嘛,一身简单的服装不过是一百块钱,难道你连一百块钱都没有吗?如果真没有的话,看在印雪的份上,我帮你出一百块钱。”

    从开始的婉转,变成了有些间接的人身攻击。

    天鹤耸了耸肩,依旧一副平淡的样子:“行呀,一百块钱不多,但也不少,蚊子再小它也是一块肉嘛。”

    叶佩茹本来带着微微笑意,听到这话,忽然板起脸来,这家伙就没有一点羞耻之心吗?

    一百块钱都看得上?

    想到这,声音微微发冷:“俗话说,贫贱不能移,看来阁下的价值观已经不在了,想必当这个家教,也难以胜任吧?”

    “那也未必,俗话也说了,人穷志短,马瘦毛长。”天鹤继续反驳:“一个人穷的时候,穷的快要饿死的时候,一百块钱也足够让他吃顿饱饭,一块钱难倒英雄汉,千万不要小看一百块钱,你就算有一万现金,仔细数数,那也是一百张一百块钱合起来的,积少成多的道理很容易理解的?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叶佩茹脸上冷意,死死盯着天鹤:“牙尖嘴利,不留余地,你人品很差,没听过得饶人处且饶人的话吗?”

    “还真没有听过,我只知道,打蛇不死必遭蛇咬。”天鹤淡淡一笑:“再者说,从一开始,好像都是这位美女你话中带刺吧?那么很不巧,我不是软柿子,不喜欢被人想捏圆就捏圆,想捏扁就捏扁,你找错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会后悔的。”叶佩茹交待了一句,转身离开后花园。

    等人走后,李毅苦笑起来:“这次算是麻烦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妞来头很大吗?”

    李毅一脸愁容:“来头倒是还可以,就是她……她很聪明,喜欢捉弄人,我从小就被她捉弄到大的,要不然你以为刚才我干嘛起身迎接?得罪她的话,很容易死于非命的。”

    天鹤扬眉:“真的假的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,兄弟我还能骗你啊?”李毅嚷道:“赶紧的吧,现在还来得及,去赔礼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赔毛。”天鹤摇摇头:“反正得罪都得罪了,我怕她?”

    嘴上这么说,但天鹤还真是微微有些担心,其实并不是担心这个美女,而是担心事情会不会因为她而闹大,到时候自己的行踪被燕京那边的人发现?

    如果发现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看来时不时还是要低调一点,唉,也怪自己,干嘛去跟一个女孩斗嘴?

    真他娘的悲催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什么人嘛?老娘没见过这么没有品的男人,自以为是,牙尖嘴利,尖嘴猴腮,外加不要脸。”

    进入客厅之后,叶佩茹直接给天鹤来了一个大总结,胸前大胸起伏不定,估计也气的不轻。

    冯静一脸错愕:“佩茹啊,你不会也斗不过他吧?”

    叶佩茹哼了一声:“我会斗不过这个小混混?只是不屑于跟他斗而已,自以为是,什么玩意儿,静儿,老计划,你用美人计,记得,按照计划行事,这次我非整死他不可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李印雪微微有些担心,现在自己三姐妹连败两场,还有一个最温柔的冯静,当然,只是三个人当中相对来说温柔一点的。

    冯静也微微有些担心:“万一计划失败呢?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。”叶佩茹对自己的计划绝对自信,不过想到了那个死家教的模样,又说了一句:“就算失败,我再想一个,一定把他放倒不可。”

    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