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章 李印雪的不爽
    “喂,天鹤是吧?”吃饭的时候,三个人都没说话,倒是李印雪先开了口。

    天鹤扬了扬眼皮,筷子上夹着一根青菜,停顿了一下之后丢进嘴里,吧嗒吧嗒嚼了起来,并没有理会李印雪。

    “喂,跟你说话呢!”李印雪满脸不爽,自己为了佩茹的计划,牺牲傲气跟他说话,没想到他居然爱理不理?

    天鹤深吸一口气,扫了李印雪一眼:“做人呢,有的时候是需要礼貌的,如果你不知道我叫什么,而称呼我‘喂’,这情有可原,但你知道我的名字,而且还知道我是你的家教,也就是你的老师,那么,这个称呼就有些很没有礼貌了,所以,我可以很不给面子的说一声,我不想理你。”

    李印雪‘啪’的一声把筷子扣在大理石饭桌上:“你这么什么态度。”

    黄姐忙打个圆场:“哎呀,吃饭吃饭,小雪,小天,你们都别闹了,吃饱饭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看到他就抱了。”李印雪愤愤站起身来,抬手指着天鹤:“我告诉你,别把我惹急了,不然我真打电话给我妈,让她把你辞退,大不了我打电话给我爸,说你非礼我,想占我便宜。”

    “就你?”天鹤哭笑不得的打量了一下李印雪,也放下了筷子,接着抬起右手,对着李印雪身上下浮动了一遍:“你告诉我,你有什么地方值得我去非礼?”

    “唉。”黄姐无奈叹了口气,她可以说是看着印雪长大的,她的小脾气,黄姐是知道的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虽然很霸道,也很大的脾气,但本心是不坏的。

    说真话,黄姐没见过李印雪对一个男孩发这么大的火。

    但是仔细想想,小天真的没有做什么对不起印雪的事情,最多就是说起话来有些阴阳怪气。

    或者说是很不给印雪面子。

    但这……这其实都是小事情。

    “老娘什么地方不值得你非礼了?你这个没有眼光的混蛋,我告诉你。”李印雪说话好像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了,指着天鹤的右手,气的发抖:“在江州市没有哪个男人见到我还敢这么跟我说话的,你小心一点,别以为我妈妈喜欢你,你就肆无忌惮,这个家里是我爸爸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天鹤耸耸肩:“张玉珍阿姨这么贤良淑德,李丕叔叔肯定也是大仁大义,他怎么会陪你一个丫头疯闹呢?再说了,李叔叔是什么人物?可能跟我一个小小的家教对着干吗?”

    李印雪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对付天鹤,憋了半天,张红着脸吼了一句:“你个王八蛋。”

    天鹤身手擦了擦脸,叫道:“还让不让人吃饭了?说个话口水乱喷?今天看来我要再洗一次澡了。”

    李印雪脸色一红,当然,愤怒的成分多一些,小部分是因为天鹤那句‘口水乱喷’,完全破坏了自己女孩子的形象,有些歇斯底里的叫道:“你混蛋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直没有说我是好人。”天鹤点点头,很认真的说道:“你说我是什么都无所谓,因为你不是我婆娘,你管不着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恨你。”李印雪眼中擒泪大呼一声,转身向楼上跑去。

    等李印雪走后,黄姐这才无奈:“小天啊,小雪其实本性不坏的,就是有些大小姐脾气,你让让她吧?”

    天鹤叹气摇头:“黄姐,你知道张阿姨最希望看到什么吗?”

    黄姐一愣,并没有说话,而是看着天鹤,等待他下面的话。

    天鹤苦笑出声:“阿姨之所以请我当家教,不止是希望我教小雪音乐,还希望我把小雪的脾气改过来,如果我跟你们一样,任何事都让着她,惯着她,她现在还小又比较漂亮,很多人都可以接受,而且她又是沾着爸妈的光,所以她敢说,江州市没有哪个男孩敢得罪她。”

    “可万一哪一天,我说的是万一,小雪要学会独立,她的性格会有人接受吗?到时候她得罪过的人会怎么整她?别看她现在恨我,等她性子转变过来,我相信她总有一天要感激我。”

    黄姐是农村来的朴素大婶,虽然没有什么文化,但在城市呆了很多年,又耳濡目染的跟着张玉珍将近十年,所以也明白很多道理,她也知道天鹤说的这话有一定的道理。

    只是她看着小雪长大,真的不忍心看别人‘欺负’小雪,或者说是不忍心看着小雪伤心难过。

    毫不夸张的说,黄姐很多时候都把小雪当自己的亲生闺女看待,因为她老公早年前就死了,她一直也没有孩子,所以她把小雪和小毅当成了自己的孩子看待。

    叹气一声:“希望小雪不会太难受。”

    “黄姐你放心吧,很多有着小姐脾气的大家闺秀,需要多敲打敲打,说不定什么时候就醍醐灌顶,当头棒喝,当她清醒过来,想来黄姐也希望看到小雪变成一个文静的乖女孩吧?”

    黄姐听到这,想到如果小雪真的改了,变成了一个很文静,很乖巧的女孩,那……那真是再好不过了。

    黄姐忽然笑了起来:“我是希望看到,就是不知道有没有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有。”天鹤认真的说道:“只是时间早晚而已,再说张玉珍阿姨对我这么好,我也不会去害小雪的,只是……我的教育方法不同,我比较直接。”

    “嗯,黄姐相信你,来,吃饭吧,一会等小雪气消了,我热一点给小雪送上去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麻烦黄姐了。”

    黄姐微微一笑,给天鹤夹了一块鱼放进碗里:“我终于知道了,玉珍为什么会一再的袒护你,原来是这个原因,如果在旧社会,小天你应该是一个不畏强权的少侠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。”天鹤被黄姐说的话逗笑了:“说的我好像很伟大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黄姐也呵呵一笑,指着四菜一汤:“来,先吃饭。”

    这一夜天鹤比较舒服,可以说,这个家里已经被自己‘霸占’了,除了李印雪跟自己有些不对付之外,上至张玉珍,下至黄姐都可以说站在自己这边了。

    只要自己不做出什么太过分的事情,比如李印雪所说的,自己去非礼她。除此之外,自己做什么都不会有人埋怨自己。

    另外就是没有见过李丕,但天鹤相信,等自己见到李丕的时候,李印雪应该就有些小成绩了。

    到时候李丕应该也不会跟自己不对付。

    翌日清晨,天鹤被李毅的一阵敲门声又给弄醒了。

    “我勒个擦,什么时候把这厮给阉了,他大爷的。”天鹤收起腿,他最不喜欢自己修炼的时候有人打扰。

    披上衣服拉开门,天鹤没好气的对着面口打扮好的李毅嚷道:“你要死吗?每天大清早不让人睡好觉,你知不知道这样对人家的皮肤有影响啊?”

    李毅打了一个冷颤:“人家?”

    天鹤瞪着李毅:“我喜欢这么说话,又有什么事大清早叫我?”

    “哎哎哎。”李毅忙抬起手,做了一个投向的手势:“我事先说明,其实我刚回来,现在已经八点多了,另外,兄弟我并没有准备来打扰你,可刚才进门的时候,门口有个人找你,说有急事,看样子确实有急事。”

    “找我?”天鹤看着李毅那不像是开玩笑的表情,回想了一下,自己在江州市并没有什么亲人。

    就算有,自己现在也没有找到,张玉珍出国,估计帮自己找娘家人的事情要延后了。

    另外自己在江州也没有什么熟人。

    “嗯,就找你,说是一个叫天鹤的家教,只有你是。”李毅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什么来头?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不知道,不过看上去不像是普通人,一身品牌,虽然没我的好,但也不错,另外还开着黑色宝马x5,虽然也没有我的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聊。”天鹤白了李毅一眼,转身走进房间。

    “喂,你不下去啊?”

    “我至少要穿裤子啊。”天鹤翻了一下白眼,指着自己穿着的四角裤叉:“难道我穿着裤衩子,披一件运动服下楼?那不是便宜你妹妹了?”

    不说还不注意,天鹤这么一说,李毅看着天鹤,‘哇’了一声,赞不绝口:“兄弟,我早就说过你天赋异禀吧?果然是少妇杀手,对付那些如狼似虎的女人,一定是手到擒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丫大清早能别这么无聊吗?这么兴奋?昨天晚上是不是吃了什么违禁品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是想吃的,可……我妈说过,如果我敢出去吃那些东西,以后一分钱不会给我,所以……”李毅无奈。

    “没吃最好,我可告诉你,纨绔不是混混,那些东西不是真正纨绔子弟该吃的,下次我带你去见识一下纨绔子弟真正该吃些什么,玩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废话,你先出去,把门关上,我穿衣服。”

    “噢噢噢,不过你记得,一定带我去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