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8章 上网
    回到房间,天鹤在客房中翻找起来,找了许久无奈摇头,又出了房间,下了楼。

    “李毅。”

    李毅半梦半醒倚在沙发上,心中难受加郁闷也睡不着,但神经确实很困,听着天鹤的声音,回头望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你也睡不着?”

    “是呀。”天鹤抓了抓脑袋:“刚才醒了,回去怎么样都睡不着,对了,你房间有没有电脑啊?我想上会网。”

    “喔,有,你自己……算了,我带你去吧,你不知道我房间。”李毅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叶明则是在听着耳机,只是瞄了两个人一眼,没有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上了三楼,可以说这是天鹤第一次上三楼,三楼的格局跟二楼差不多,但也有不同的地方,就是客厅大一些,房间少了两间,改成了一个月牙形的酒吧。

    进了房间,李毅的房间干干净净,并不像是一个男孩是住的狗窝。

    但想想也是,李毅平时都不回家睡觉,而且有黄姐帮他收拾,房间想乱都难。

    房间的布局比客房好很多,也大了一半,而且李毅的房间居然有一个根雕,也不知道他会不会用。

    墙角一个白色的联想台式电脑,白色的机箱,白色的巧克力键盘,白色的显示屏。

    “兄弟,你说我妹妹不会有事吧?”打开电脑,李毅还是不放心的问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哪能有事呢?”天鹤也拿不准,但还是出口安慰。

    李毅叹气:“我倒不是怕她被撕票,毕竟绑匪还没有拿到钱,我就怕那些人欺负我妹妹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别多想,放下平常心,按理说,你妹妹现在是足够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天鹤点点头,拍了拍李毅的肩膀:“去休息一下吧,我就玩玩电脑,一会下楼睡觉的,今天一定要养好精神,明天估计你要亲自送钱,如果没精神怎么行?”

    “那,那我睡一会,一会万一有什么事,记得叫我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啦,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说真的李毅也累了,特别是身心疲惫,这个时候天鹤也看出来李毅是多么疼爱自己的妹妹,虽然他平时害怕……也不能说害怕,就是谦让着小雪,表面是怕她。

    但归根结底,他还是很疼爱自己这个妹妹的,只是他疼爱的方式不同而已,他是被妹妹欺负不还手,被妹妹说不还嘴。

    联上网,天鹤看了看闭眼睡觉的李毅,并没有上网干点什么,而是再想刚才电话里面听到的声音。

    那种声音很轻,可以说微乎其微,如果正常人不用仪器把声音放大三倍以上,真听不清楚那是什么声音。

    就天鹤也听了两遍才微微肯定。

    本来是想告诉叶明,但又忍住了,如果自己表现出不俗的实力,他们肯定会费人力去调查自己。

    所以一直以来,天鹤装模作样,搞的自己纯情小正太一样,就是不让叶明对自己上心。

    过了大约五分钟,听着李毅的呼吸声慢慢均匀,天鹤这才打开网页,在网上搜索了一下江州市的地图,然后放大,放大……

    天鹤不太喜欢玩电脑,以前自己玩的东西有很多,电脑只是一个补助工具而已,最多就是无聊看看电影、电视剧什么的。

    江州市很大,一共有两个区,自己所在的是南区,也叫江天区,而北区比南区小一点,叫汉江区,坐公交车的话,从‘环城山庄’到汉江区的话,需要一个小时左右。

    花了大约五分钟,天鹤眼神死死盯着电脑屏幕,盯着江州市的地图,还有上面四个红色的标致点。

    “就在这四个地方。”天鹤心中暗暗说了一句,看着上面的距离,如果要把这四个地方都找遍,差不多需要两个小时。

    可是,如果自己出手救李印雪的话,会不会给自己带来什么麻烦?

    反过来想,要是不救……于心不忍。不看僧面看佛面,张玉珍阿姨这么关心自己,又这么放心自己。

    现在李印雪出事,自己袖手旁观?

    虽然天鹤自认为自己不是什么好人,可是,人一旦到了重要关头,才能看出真正的人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汉江区京华北路,某个三房二厅,136平米的房间内乌烟瘴气。

    客厅中四个光膀子的男人打着扑克牌,客厅的窗帘紧紧关着,而客厅的灯也没有开,只是开了一盏小台灯。

    “疤子,我劝你把眼睛收回来,小心豹哥一怒,你那对招子被挖出来当炮踩。”

    这四个人正是绑架李印雪的四人,而说话的则是带头的壮汉。

    下巴上一条疤痕的男人听到这话,灿灿一笑,收回目光看着手中的扑克,拿出一对七丢在桌上:“对七。”

    “草。”另外一男人骂道:“老子三个五带一张三,你一对七?这是你家乡的打法?脑子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刀疤脸嘿嘿一笑,收回一对七,找了半天才出了牌:“三个七带一只五。”

    “妈的,你有三个七,出什么对七?”

    刀疤郁闷的把扑克牌扣在桌上,有些烦躁的拿起旁边一盒烟,自己点了一根,郁闷的说道:“老大,这娘们这么漂亮,不如我们先玩玩,再说豹哥不是还没有过来吗?我们玩了谁都不知道呢。”

    “滚,你不要命,哥几个还要呢。”壮汉脸上肥肉一横,也把扑克牌扣住,双眼瞪着刀疤:“豹哥可是下过命令的,这妞不能动,要是损失了一点,我们都要去当太监。”

    “说不定是豹哥是吓唬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你敢试吗?一会豹哥就过来了,你要是敢,我们兄弟权当没看到,但后果你自己搞定。”

    刀疤郁闷,从见到这妞开始,心中就好像毛毛虫在爬,而且是越爬越多,越多越痒,到最后就算是刀疤最喜欢的赌钱,他都没有心思了。

    此时听到老大的话,刀疤心下一紧,不自觉的回头看了看那间房,房门是关着的,但就算是关着也阻止不了刀疤那火热的心。

    咽了口吐沫,旁边一男人忽然一巴掌拍在刀疤的脑门上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还真想啊?不要命了?”这男人是刀疤的同乡,两个人关系也是最好,什么事情差不多都是两个人一同参与,而且可以说,刀疤这条疤痕,也是为了这个兄弟留下的。

    听到兄弟大骂,刀疤清醒了一点,但只是清醒一点而已,还是苦着脸:“兄弟,你知道我疤子的爱好,赌钱和女人,赌钱我这几年是天天玩,可这女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经常去红灯区,缺女人?”

    疤子郁闷:“红灯区能跟这大家闺秀相比较?我!我就想她,大不了一死嘛。”

    “没出息,为了一个妞,你命都不要?女人有什么好?你的命还比不过一个女人?”

    壮汉冷笑一声,也开口说道:“疤子不是我说你,豹哥什么时候亏待过我们?等会豹哥做完他要做的事情,难道不给我们一口汤喝?啊?你非要这么急先吃肉?肉当然好吃,这谁都知道,但小心你牙不够硬,把牙给崩掉。”

    “豹哥会给我们吗?这可是极品!”

    “极品她也是见不得光的,还有,我听说……”壮汉左右看了看,看了三个人一眼,这三个人都是跟着自己的。

    叹了口气,下定决心似地说道:“我看你们是兄弟我才告诉你这个秘密,要是谁敢说出去,我大汉把话撂在这里,天涯海角我追杀他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,你只管说,我们兄弟跟你这么几年,难道还信不过我们?”

    “是啊老大。”

    “嗯,老大,我们给你保密。”

    壮汉冷着脸,又扫视了三个人一眼,这才开口:“豹哥抓了她,又让我打电话要赎金,你们知道这是为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拖延时间。”壮汉哼了一声:“只要对方以为我们明天还会打电话,那么现在就不会再派人到处搜查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钱?那我们绑她干什么呀?”刀疤不解道:“三千万,天啦,够我赌好几辈子了,回到乡下我可以娶到乡下所有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就你那点出息。”壮汉脸色一板,吓得刀疤身体缩了缩,哼声继续说道:“豹哥答应了上面,要把这个女孩训练成一个任人玩弄的贱货,然后再送给上面那个人,那个人会给豹哥一个亿。”

    “一亿……”刀疤一呆。

    壮汉哼笑一声:“现在知道了吧?三千万算个屁?现在这个社会有钱的人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,那老大,上面那个人是谁啊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