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2章 黑侠(上)
    市局刑警队,叶明刚刚回到办公室,准备收拾一下东西就回家,只是这时候去京华北路的警队已经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叶队,出大事了。”

    叶明皱眉询问:“大事?多大的事啊?”

    心道:还能有什么事情比小雪被绑架大?

    “我们赶去的时候,四个绑匪已经死了,还有一个不知所踪,其中一个人我认识,就是上次抓回来的那个混混,好像是……是,九叔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九叔?”叶明忽然眯起眼,眼珠子不自觉的左右一转:“没认错人?”

    “绝对没有,外号疤子,上次我被借调到扫黄组协助破案,当时就抓到了这个人,只是因为他是九叔的,所以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,我记得特别深刻。”

    沉吟片刻,叶明语气低沉:“四个人呢?”

    “就在外面。”

    “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直到中午,天鹤才‘醒来’,醒来之后发现身上还有些臭味,低骂一句之后,在背包内找了一条新内裤,冲进了厕所。

    洗完澡,下楼之后,天鹤就听到客厅中传来李毅的声音:“慢走,慢走。”

    再看李毅,站在别墅门口正在送客。

    等李毅关好门转身,天鹤也算看清楚,李毅比昨天还要憔悴,双眼涨红,脸色都有些发青。

    “兄弟。”李毅也见到了天鹤,苦叹一声走上前:“兄弟我实在是不行了,一会谁来都不要叫我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天鹤不知所云,有些云里雾里的问道。

    李毅摇摇头,打了一个哈欠,然后走到茶几上,拿出几份各不一样的报纸,递给天鹤:“你慢慢看,我去睡觉,实在是受不了了,刚才一个不知道什么杂志社,非要来采访,草。”

    “喔。”天鹤点头接过报纸,看着上面的新闻时,眉头微微一扬。

    天鹤坐在沙发上,看了一张又一张的报纸,心中实属无奈,这是搞什么?有这么轰动吗?

    其实天鹤最不解的事情,就是报纸上面说:四名绑匪全部死亡,据最新消息,四人都是颈部动脉被割开,流血过多而死。

    可别人不知道情况,天鹤却知道的一清二楚,四个人只是晕了,什么时候颈脖被割开了?

    最郁闷的是,一共五个人,另外一个是只字未提。

    这时,天鹤听到下楼声,回头看去,李印雪已经收拾利索,手中提着一个挎包,打扮的比昨天还要好,特别是衣服,这件系腰裙可以很完美的突出李印雪那纤细的腰身。

    这是要出去勾引人啊?

    天鹤愣了一下,无奈又转头看了看报纸,如果这件事不是自己出手的话,自己说不定也会被这些媒体给误导。

    什么就黑侠杀人?老子会杀人吗?

    天鹤想的是事实,虽然他现在恨不得去燕京拼命,杀掉那个害死自己母亲的女人。

    但毕竟只是想着,他真的没有杀过一个人,就昨天那个胖子,他心中怒气,可还是手下留情了,最后只是打断了他的双手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李印雪换好鞋,对着发呆的天鹤哼了一声,扬眉转身出了门。

    “这妞……”天鹤翻了一下白眼,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,昨天才被绑架,今天又大摇大摆的出去?

    说起来也是,李丕这么有钱,干嘛不给自己儿女请几个国际保镖呢?就自己以前都有两个保镖跟着呢。

    不过一想也是,毕竟这不是一线城市,这里的富豪跟一线城市的富豪没办法相比。

    想着想着,天鹤只见李印雪又‘晦气’匆匆的开门回来,一脸不高兴。

    换好鞋子走向天鹤,走过天鹤身边的时候并没有理会他,而是坐在另一边的沙发上,拿起座机,拨了几个号码,等电话接通,李印雪一脸不忿:“佩茹,你二叔真是,现在还有人在我家门口看守,还不让我出门。”

    距离不远,座机的声音又比较大,所以天鹤也听得清楚对面的话。

    “小雪啊,二叔也是为你好,要不这样吧,你先别出来了,我和冯静去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只能这样咯,不过你帮我买个手机回来,我昨天钱包掉了,卡也掉了,本来是准备补办的。”

    “行,我一会给你带过去,对了,‘黑侠’的事情是你干的吧?”

    李印雪听到这话,一脸红润:“当然,网上都传疯了,哈哈,怎么样,我发的那个帖子好不好看?”

    “好看是好看,只是,现在舆论很反动,说他杀了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抢新闻必须的,我那个帖子说的清清楚楚,一共五个人,绝对没有杀人。”

    “各执一词啊,行了,一会再说吧,到时候你跟我们好好说说你家黑侠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李印雪俏脸好似小红苹果一样。

    天鹤在旁边似笑非笑看着李印雪,心中说真的,很爽,具体为什么爽天鹤也弄不明白,反正就是从心底涌现出了一股股的爽意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?”李印雪挂完电话,就发现天鹤一直在看着自己,而且那种笑容看起来有些恶心,大喝一声瞪着天鹤。

    天鹤现在也不想跟李印雪多说,低下头继续看报纸。

    “咦?”李印雪也注意到了天鹤手中的报纸,伸手一把抢了过去:“谁让你看他的?”

    “看什么了?”天鹤一愣。

    李印雪扶起报纸,伸手指着上面一条标语:“当然是黑侠,谁让你看的?”

    “我哪有看黑侠啊。”天鹤翻了一下白眼,这妞越来越不讲道理了:“我看报纸而已,无意间看到这什么……什么鬼黑侠。”

    “你才鬼,我不许你这么说他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