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7章 录歌
    等杨露走后,周伟郁闷道:“我这是用公司的钱养闲人啊,培训一年?我也签的出来,唉。”

    “用我的钱好不好?谁要公司出钱了?只是用公司的名义而已,你们毫无损失。”

    “懒得说你。”周伟站起身来,瞟了天鹤一眼:“走吧,上午我已经吩咐过了,录音室空出来,你自己去十八楼把面具和衣服拿上一套,然后坐电梯直接到三楼,我在门口接你,等这次录音之后,你把服装带回去,到时候要拍什么mv或者外景的话,我直接开车把你接过去,免得你身份被记者拍到,还有,现在很多记者都埋伏在外面,就是看看白银的身份,你注意点。”

    “我晓得,你放心吧,我这样好不好?拿服装我也不想被人看到,我从楼体慢慢爬到十八层?这样就避免了监视器。”

    “楼道也有监视器的,你省省吧,我到时候直接把闭路电视剪掉一段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天鹤拒绝了好意:“还是安全第一,就你们公司这个破监视器,还能从楼梯拍到我?下辈子吧,来,给我一个背包,我装衣服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出了办公室,天鹤进了楼梯间,每一层每个挂角都有一个摄像头,只要从楼梯上去就会被拍到。

    不过天鹤身手不同,不到拐角直接跳到楼梯中层,然后翻过去,就这么一层一跳,避开了所有的监视器,直到十八层。

    就在天鹤刚刚推开十八层楼梯口的时候,几个人正好进了电梯,然后下到十六层。

    只不过是擦肩而过。

    天鹤本以为十八层没有人,但走到一个会议室门口的时候,从里面传出了一个女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会议室门是关着的,里面的声音很轻,就天鹤的耳力都只能微微听的清楚。

    如果换成平时的话,天鹤不会理会的,但这个声音一听就是孙颖的,而且更奇怪的是,天鹤听到了一个好像是秘密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开始处理公司的问题,寰宇很快就会落在我手里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让天鹤一愣,这孙颖怎么大早上跑十八层打电话?再她办公室打不行吗?还是怕有人监听?

    其实天鹤不知道的是,孙颖正巧是刚刚开了一个星期五的例会,而开完会之后正巧接到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那边怎么样?嗯,好,他8月给你消息?嗯嗯,我知道了,我这边很快,等下午我去医院看看姓白的那个老不死的,好,那先这样,行了,我先上班。”

    天鹤闪身又回到了楼梯间,不一会只见孙颖一身白色的办公室制服装,很优雅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走向电梯。

    等了一分钟,天鹤又从楼梯间出来,看着已经空无一人的电梯口,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:“姓白的老不死?白总?”

    天鹤虽然没有见过白总,但从周伟的嘴里听过,这个孙颖是白总的私下情人。

    当时天鹤根本就不信,因为孙颖不是一般的人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果然真不是一般人,孙颖有目的的,这个目的就是吞下寰宇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天鹤无奈,吞下寰宇好像也不对,孙颖这种级别的女人,又有实力,怎么会看上寰宇这种公司?

    虽然寰宇在江州还不错,算是娱乐的二把手。

    可放在别的市就不能相比了,她应该看不上这么小的公司吧?或者她除了吞并寰宇之外,还有别的事情?

    天鹤的好奇心又被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一定要多知道一些,还有她刚才那个电话,8月有消息?什么消息?还有,电话另一头是谁?能够让孙颖这种实力的女人相信他,而且直接开口不避讳的说吞掉寰宇的事情。

    对方肯定是一个孙颖及其信任的人,到底会是谁?她老公?不对,周伟说她没老公,难道是孙雨妍?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好像越来越有意思了?”天鹤忽然笑了起来,甩了甩头,向秘密摄影室走去,先把任务做完,再看看这个孙颖到底要干嘛。

    装好服装之后,天鹤从十八层的楼梯又慢慢的走到了三层,从楼梯间出去之后,还真看到周伟那电梯门口等着。

    “叔。”

    “咦?你又走楼梯了?这么快?”周伟看着天鹤背着背包,额头上一滴汗水都没有,不解道。

    “我以前练过田径的,你说我快不快?”

    “还多才多艺啊?怪不得你这么高,来来,录音室现在没人,我们快弄快闪,省的被人发现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,这么多人看着我们,不是已经发现了?”

    周伟压低声音白了天鹤一眼:“他们不知道你有变态的录音速度,一首专辑你想一上午录完?放在谁都不可能,所以,如果你只被他们看到一次,这无所谓,大不了我说带我侄儿来玩,他们不会起疑心的。”

    过了两个大门,周伟把门从里面反锁住,然后用钥匙打开了一个木门,进去之后打开灯,天鹤这是第二次来录音棚,感觉还是有少许亲切的。

    “给,这是十首,其中八首是歌曲,两首纯音乐,纯音乐可以先不急,先把歌曲弄出来,如果有时间再弄纯音乐,如果没时间就等下次在外景弄。”

    “行,我看看谱。”天鹤接过谱子看了一下,无奈的把谱子又递给周伟:“你要不给我先哼哼?我现在眼睛有些疼,看着难受。”

    “晕,你别这个时候掉链子啊。”周伟一急。

    “不会,就是昨天没睡觉,眼睛有些胀疼,不想睁开,刚才看了一下谱子,全都是线条,眼睛很花。”天鹤无奈摇头,揉了揉太阳穴:“我们坐下来,你每一首哼唱一遍给我听,我就ok了。”

    “服了你,我伺候大爷呢。”

    “乖了叔,哼吧。”天鹤无奈,谁让自己看不懂五线谱呢?不行,以后要找个时间去网上恶补一下,应该可以的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