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2章 世界大战
    天鹤咆哮起来:“老子睡个午觉都不行是不是?你到底要干嘛啊?做个梦都被你弄醒。”

    门外的李印雪叫道:“你把佩茹交出来,你爱怎么睡就怎么睡。”

    “你丫脑子有屎吗?叶佩茹怎么会在我房间?神经病,她是不是上厕所了?这个别墅十几个厕所,你丫脑子没坏吧?”

    果然,听到这话,李印雪就没有了声音,接着天鹤听到李印雪的脚步上楼去了。

    “呼!!”天鹤大出一口气,这叫什么事儿?

    穿上长裤,并没有穿上衣,天鹤拉开衣柜的门,看着一条……不是,一个侧着身子的美女,捂着脸站在衣柜里面。

    “行了吧?出来,赶紧出去,然后随便躲进一个厕所,等会李印雪这妞又不知道发什么神经,我告诉你,你今天害我丢了色相,早晚找你算账。”

    叶佩茹好像没有听到天鹤的话一般,捂着脸喃喃说道:“你你,你先把衣服穿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穿上了。”天鹤无奈说道:“你刚才还偷看我一眼,我告诉你,这件事不会这么算了。”

    叶佩茹红着脸缓缓松开手,看着穿上长裤的天鹤,揉了揉额头,口吐兰香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“出来吧,赶紧出去。”

    叶佩茹跨出衣柜,眼神瞄了一下天鹤那白白净净的胸前,心中又是一阵乱跳。

    出了门之后,叶佩茹红着脸躲进了旁边的厕所,把门反锁之后,单手捂着心脏,只感觉着‘蹦蹦,蹦蹦’极快的心跳声。

    “皮肤为什么那么好?”叶佩茹心中忽然产生了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约三分钟,李印雪从楼上跑了下来,又拍打天鹤的房门,嘴里大喊:“开门,我知道佩茹在里面。”

    咔嚓,房门打开,不过不是天鹤的房间,而是旁边的厕所门。

    李印雪看着叶佩茹脸色如常的从厕所中走出,奇怪的问道:“你不是在臭流氓的房间吗?难道厕所是想通的?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叶佩茹脸色一红,佯怒起来:“刚才我上厕所就听见你这妮子大吼大叫,我怎么会在天……在这个臭流氓的房间呢?你脑子胡思乱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李印雪微松一口气:“刚才我下楼,黄姐让我端点甜汤给你,我说你没有来,她说你上楼了,可是三楼没有,我还以为你到二楼就被这个臭流氓给抓进房间了呢。”

    叶佩茹白了李印雪一眼:“我上来的时候这臭流氓还在吃饭,只不过到了二楼肚子忽然有些疼而已,你真是,大惊小怪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个臭流氓……”

    天鹤的房间忽然打开,脸色不善的对着两个女人吼道:“你们站在臭流氓的房间门口,一口一句臭流氓,你们有没有想过臭流氓此时此刻的心情?啊?女孩子要学会理解别人,你们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?你们要骂我臭流氓找一个我听不到的地方好好的骂。”

    说完,天鹤指着李印雪:“我告诉你,你不但打扰我睡午觉,而且偷看了我纯洁的身子,小心我去警察局告你骚扰。”

    李印雪想起刚才的事情,脸色潮红,强硬的呸了一口:“我骚扰你,看看你那德行,我刚才又不是没有看到,那一点点牙签,你好意思腆着脸去告我?”

    天鹤暴汗:“你丫是不是女孩子啊?”

    “管你屁事。”李印雪哼了一声,拉着叶佩茹向三楼走去。

    叶佩茹很是抱歉的一笑,好像再说,刚才叫你臭流氓,并非本意。

    “世界大战啊?”李毅从三楼下来,正好跟两个女孩插肩而过,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你个死人头,回去乖乖上网,不要跟臭流氓说话。”李印雪喝了一句。

    李毅吓的浑身一抖,委屈的看着天鹤:“我得罪谁了?”

    “你没得罪谁。”天鹤摇摇头:“只不过你生错了家庭,当这个泼妇的哥哥是你上辈子作的冤孽。”

    说完,天鹤转身进了房间,关好门,反锁起来。

    回到房间,天鹤一个人坐在电脑椅上,静静的发着呆,想着叶佩茹刚才的话,还把上次救李印雪的过程全部回忆了一遍。

    暗暗又下了一个决心,不管怎么样,黑侠的装备一定要买齐全,不能再出现这种失误了,不然有一次就会有第二次。

    第一次可能是警告,那么第二次就不会这么轻松度过了。

    另外就是叶佩茹……这妞怎么办?该不该相信她?

    天鹤一时间也很难决定,天鹤是一个有过去,有故事的人,他不会这么容易去相信一个人,就算是女人也一样。

    斗斗嘴,谈谈情是可以,要全心全意的相信她们,不是这么容易的。

    天鹤揉了揉脸,站起身来,嘀咕道:“不想了,到时候跟叶佩茹找机会单独谈一下,看看这件事怎么解决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楼。

    “佩茹,吓死我了,我以为你被那混蛋给拉进房间了。”李印雪俏脸一阵担忧。

    “哪有你说的这么夸张?”叶佩茹好笑:“要说拉女孩进房间,怎么说也要近水楼台嘛,肯定是先拉你,难道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呸呸呸。”李印雪一阵恶心的模样,接着狠狠的捏着拳头:“他要是敢拉我进房间,我把他阉了。”

    叶佩茹如果是以前的话,只是微微一笑,或者跟李印雪一起说天鹤的坏话。

    但现在她知道了天鹤的身份,又听到李印雪这番话,加上李印雪最喜欢的就是黑侠,唉,事情真是!!

    如果让李印雪知道了黑侠就是天鹤,而天鹤表面上只不过是装的,不知道这丫头会怎么想?

    “佩茹,你干嘛不说话?是不是我说的太恶心了?哎呀,我都跟这个混蛋学坏了。”李印雪埋怨道。

    叶佩茹笑了起来,拍了拍李印雪的脑袋:“天鹤不是阿姨请回来的家教吗?这都好多天了,你干嘛不让他教你?说不定阿姨的眼光不差呢?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要,这厮会什么?就口才还可以,当然,只是相对来说还可以,一无是处。”李印雪不停的贬低天鹤。

    不过不知道为什么,李印雪越是贬低,叶佩茹越是觉得天鹤很厉害,能够以黑侠的身份当一个人的家教,而且说真的,虽然有的时候天鹤大吼大叫,但脾气还是不错的,回想起来,天鹤脾气真的很不错。

    就小雪这模样,天鹤都能不发真火。

    张阿姨的眼光真好,为什么能请他回来呢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,叶佩茹忽然觉得事情有些疑问,按理说黑侠这么厉害,没理由当一个家教,那他接近李家是为了什么?钱?

    叶佩茹暗暗摇头,不对,他的身份不是钱可以来衡量的。

    也不会是名,因为黑侠足够出名。

    也不可能是权,李家虽然有钱,但并没有多少权,要说权力的话,自己家和冯静家倒是有些权力。

    想了一下,叶佩茹也想不明白,不过叶佩茹并不担心天鹤会害小雪,因为天鹤救过小雪,而且救了二叔,救了佳佳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鹤开着黑色的宝马x5,他以前有车,而且有三辆,虽然年纪太小没有驾照,但在燕京没有哪个交警敢管。

    这几年下来天鹤也没有摸车,上手微微有些生涩,不过在‘环城山庄’开了几圈之后,等熟悉的差不多了,天鹤才把车子开了出去。

    点开车上的gps,找了一下江州市最大的电子城,天鹤跟着路线直奔而去。

    下午天鹤主要的目的就是购物,也就是花钱,出门的时候天鹤已经把张玉珍给自己的一万块钱带在身上,他今天的首要目的,就是把这一万块钱全部花干净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