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6章 勒索
    回到房间,天鹤关上门,又坐回了电脑前。

    拿出手机正准备拨打的,但想了想,又把手机按掉,然后站起身来,整理了一下衣服,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出了‘环城山庄’坐车来到购物广场,这次天鹤没有闪躲,光明正大的买了一张手机卡,临出门的时候还抬眼看了看大厅两边的摄像头。

    出门之后,就在街头换了一下手机卡,然后把孙颖的手机号码翻找出来,想也不想拨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一边等着她接听电话,一边向人少的街角走去。

    响了六声之后,孙颖把电话给挂掉了。

    天鹤哼了一声,又拨打了一次。

    这次响了四声,孙颖又挂掉了电话。

    天鹤眯起眼,这妞真他娘的,不接听陌生人电话吗?

    行,我就不信你这么淡定。

    天鹤这次也不打电话了,而是编写了一条短信,短短一句话,天鹤微微一笑,按了一个发送。

    短信内容:“你不怕出卖寰宇的事情被老白知道?”

    果然,这句话有他一定的威力,不到三分钟,天鹤的手机发出了震动,一条短信发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天鹤咧嘴一笑,这次没发短信,而是拨了过去,老子就不信你还不接。

    响了三声,孙颖接起了电话,但没有说话,不过天鹤可以从话筒中听到轻轻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改变了一下语气,声音有三十多岁,如果叶佳在此的话,一定可以听得出来,这是黑侠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孙总,你好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孙颖的语气冰冷而平淡,可天鹤是什么耳朵?可以清清楚楚,明明白白的从孙颖的话里面听出一些颤音,这声音不是害怕的,反而是有些愤怒。

    天鹤四周看了看,这条路没多少人,其实就是广场后面的小路,再往前走就是地下停车场。

    “很重要吗?我倒不觉得我的身份有多重要,倒是你,我们亲爱的孙总,昨天下午看过老白之后,今天就准备把寰宇的钱弄走吧?我相信等老白发现,寰宇已经空了,孙总啊孙总,你好狠呀,你这是要把老白给逼死。”

    孙颖没再说话,喘气声明显变粗了一些,人在激动、紧张、愤怒、高兴等一些刺激性的条件下,喘气声会不由自主的变粗,就算心理素质再好,也不能骗自己的心。

    而且天鹤相信,孙颖的心理素质极好,但遇上这种事,她还是会担心和紧张。

    光听她的呼吸天鹤就已经可以肯定了,轻笑一声:“不过孙总不要激动,我并没有把这件事告诉老白,谁让他这辈子做了这么多坏事呢?我也挺高兴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孙颖心中一紧,好像明白了什么,低声问:“你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怎么样?很简单,我这个人喜欢黑吃黑,你弄走了钱,我怎么说也要分一份吧?而且我可以告诉你,我这人不贪心,你吃肉,我喝汤,俗话说,人知足,长命百岁。”

    孙颖大出一口气,语气瞬间平静下来:“好,你要多少?”

    “一百万。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孙颖想也不想就说道:“但我凭什么相信你呢?如果你拿了钱再把这件事公开呢?”

    “我说过了,知足人,长命百岁。”天鹤微微一笑:“而且孙总您应该看得出来,我这个人真的不贪心,不然怎么会只找你要一百万?寰宇有多少钱我不知道,但你知道的清清楚楚,一百万算个屁啊?”

    不等孙颖开口,天鹤微微一笑,继续丢了一枚炸弹:“如果我要公布的话,老白这不算什么事,你妹妹孙雨妍要汪江锦去对付九叔才是大事,所以,你应该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?”孙颖的声音忽然暴走,听上去及其愤怒加紧张,或者说是愤怒与恐惧。

    天鹤皱眉,把手机拿开自己耳朵三公分,他娘的,这是要吓死老子啊?

    整理了一下心情,天鹤依旧平静地对着手机说道:“孙总千万不要激动,我知道的事情再多也没有用,你只需要一百万就可以让我闭嘴,不是吗?”

    孙颖语气不平静,天鹤可以明显的感觉到,孙颖在大声喘气。

    边喘粗气,边说道:“给你钱,你真能闭嘴?”

    “当然,因为我跟白总和九叔也有仇,你要对付他们,我很乐意坐山观虎斗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孙颖气息还是不匀:“在哪里见面。”

    “晚上,在你家。”

    “我家?”

    “对,有什么不妥?怕你妹妹看到吗?”

    “不,我是在想,你凭什么有胆子到我家。”孙颖语气不善,她很讨厌打电话的这个人,因为她感觉自己所有的事情都被人知道了一样,这种被人拿着把柄和看穿的感觉很不好。

    “晚上不就知道了?凌晨1点,我准时到,记得调好闹铃等我。”

    说完,天鹤挂掉电话,接着把手机卡取了出来,然后撇断手机卡,把上面的芯片捏在手中,向马路旁走去。

    刚走出巷子,一个女人急匆匆的向天鹤身上撞来。

    还好天鹤身手不错,一个侧身。

    女人显然也没有想到,刚到墙角居然会忽然冒出一个人,加上她此时有些紧张的向身后看,所以一下子就没有刹住车。

    躲过之后,天鹤眯眼看了看女人,女人三十来岁,身上的衣服倒是不错,短袖花边的连衣裙,主要是牌子,凭天鹤的眼光可以看得出来,这balenciaga,绝对是正品,不下万元。

    除了衣服,天鹤扫了一下女人怀中抱着的2岁孩童,孩子好像在睡觉,天鹤抬起手摸了摸鼻子,眉宇不自觉的皱了皱。

    女人眼色中闪过一丝怒意,也许是怪这个男人忽然出现吓到了她,但她并没有多说,只说了一句:“不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说完,抱着孩子急急忙忙的向旁边的路口走去。

    “很怪。”天鹤眨眼嘀咕了一句,从差点被这个女人撞了开始,天鹤就觉得这个女人很奇怪。

    因为他看到了女人眼中的怒意,还有她的穿着,要不是有急事的话,她绝对不是跟自己说‘不好意思’,而她说‘不好意思’也许只是让自己不要缠着他,一句话打发自己而已。

    另外,天鹤觉得最奇怪的一点就是,在女人经过的时候,可以很明显的闻到一股味道,这种味道很熟悉,带着一点点的甜味。

    在天鹤想着问题的时候,女人抱着孩子上了一辆白色的奥迪tt,奥迪缓缓开走。

    天鹤直到白色轿车离去,也没有想出来,刚才那个味道是什么,但在天鹤的印象中,这个味道真的非常熟悉,只是一下子没想起来。

    算了,管自己屁事。

    天鹤甩了甩脑袋,把手机卡芯片放入口袋,向不远处的公交站走去。

    “果儿,果儿……”就在天鹤没走两步,从购物商场门口传来几声撕心裂肺的喊声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