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6章 再遇
    “我是上次在水中亭大叫那小子,不小心把你吓倒了,您不记得了?”

    大妈一愣,接着咧嘴很淳朴的一笑:“原来是你这孩子啊,上次你脸上黑黑的,大妈我没有看清楚,没想到这么俊呢?”

    “大妈说笑了,上次我不小心把你吓的摔倒,你现在身体没事了吧?”天鹤上前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哪能有事呢?大妈我身体可好了,只是当时被你一嗓子吓住而已,你是住在这里吗?以前好像没见过你吧?”

    “我是这里的全职家教,教小孩子读书的,暑假才来,所以大妈没见过我。”天鹤看了看已经跑了很远的身影,不解的问道:“大妈,刚才那女孩?我听到她好像骂你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只是……”大妈说到这里,脸色不好,摇头叹气:“那是我女儿玲玲,其实这孩子也可怜,从小爸爸就在煤矿上工作,最后矿井出事死了,老板只陪了几千快钱给我们,从那以后玲玲就变了。”

    天鹤默默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大妈苦笑道:“大妈也没本事,年纪又大,只能给别人打扫打扫卫生,还好这个地方的物业经理跟玲玲爸爸是老朋友,才给了我这么一份工作,好多年了,现在玲玲也长大了,不过今天听旁边的人说,玲玲是要去什么公司工作,而那个工作……那个工作……唉,造孽啊。”

    天鹤听懂了一半,还有一半没太明白,不解道:“大妈,难道这个工作不好吗?”

    “好是好,说是可以赚很多钱,但玲玲是女孩子,旁人说啊,这个工作需要陪老板。”

    潜规则?

    天鹤一下子就懂了,怪不得呢。

    “哎呀,你说大妈跟你说这些干嘛啊?真是的。”

    天鹤笑了起来:“很多事情憋在心里不好的,说出来心里到是轻松了,反正我也是一个外人,你说给我听,我又不会到处说。”

    大妈默默点了点头:“我们家玲玲要是有你这么乖就好了,我也就不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吱吱吱……

    天鹤拿出手机,周伟打来的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大妈。”天鹤接起电话:“喂,周哥。”

    “你出来了没呀?还有五分钟啊,你快着点。”

    “哦,我马上到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天鹤笑道:“大妈,我有点事先走了,你这事啊别担心,孩子们都大了,自己能闯的。”

    “但玲玲是女孩子嘛。”

    “您啊,也别听旁人胡说,他们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但愿他们真是胡说的。”

    离开大妈,天鹤向山庄外走去,这种事在平常不过了,如果不是自己帮助,估计杨露也要被潜。

    这妮子也是,好几天不打电话来了,这是一个忘恩负义的小家伙。

    出了山庄,远远就看到周伟站在一辆奔驰r300前面。

    看着天鹤出来,也没有迎上去,而是把后面的门打开,自己上了驾驶位。

    上了车,天鹤笑道:“周哥,怎么又换车了?”

    “我哪有车啊?我开的都是公司的车,你赶紧换装备。”

    天鹤点点头,倚在后座,长长伸了一个懒腰:“今天几场啊?”

    “能拍几场就就几场。”车子缓缓启动,周伟说道:“昨天速度有些慢,只出了八部,还有两部纯音乐的没搞定。”

    “正好,周哥,你通知一下鬼舞团,那首《暴雨》让他们来配舞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?”周伟从反观镜看了一下天鹤,担心的问道:“你们都没有合作过,行不行啊?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啊,他们只要配合默契就行了,我是领舞的,下次《暴雨》让他们来就行了,大不了给我一个小时,我当场排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你太自负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叫自信,我啥时候说到没做到的?你以为我是你啊?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……”周伟哼了一声:“不要这么嚣张,我可告诉你,这次mv可是赶出来的,你要是把进度给拖延了,别怪做哥哥的我不留面子,到时候一切损失你负责,还有,后天开始‘白银’第二次海浪式宣传,直接登上互联网,全国内打广告,这次孙总可是出了大精力和大魄力啊。”

    天鹤眯起眼,微微有些沉默,按理说,孙颖这娘们要掏空寰宇,那不至于把自己推到风口浪尖上吧?

    这样对她没什么好处,反而会损失很多的钱。

    “这是孙总决定的?”

    “当然,白总现在住院呢,一切孙总决定。”

    天鹤更是摸不清头脑了,试问一句,如果自己要掏空寰宇的话,还会在旗下艺人身上砸钱吗?

    草,煞笔才会。

    反正如果是天鹤自己的话,肯定不会再往公司砸钱了,巴不得把所有的钱都回笼,然后全部转移。

    这孙颖葫芦里面到底买的什么摇头丸呢?

    “快换衣服啊,你发什么呆啊?”

    “喔,我是再想啊,今天怎么来进入状态,争取mv一次通过。”

    “滚蛋吧,你以为你神啊?mv可不是录歌,那可是小电影,需要团队配合的,不是你发挥的好就能一次过的,需要所有人都发挥的好,特别是你的搭档,对了,今天的吻戏不用借位,对方是新人,直接吻上去就行,为了真实一点,舌吻也ok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老子。”

    “别得了便宜买春,换衣服快点。”说完,周伟边开车,边在车头翻找了一下资料,然后转头丢给天鹤:“看看今天一个场景有多少戏,然后记住了,别弄混了。”

    天鹤快速的换号衣服,一身黑色的燕尾式牛逼服,白银火焰面具扣在头顶,面具并没有拉下来。

    打开十几页的资料翻看几下,不解的问道:“喂周哥,你看这个,‘摄巷’里面,古装一场,现代一场,飞天两次。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周伟边开车,边解释:“时间紧呀,电影需要剪切的啊,先在一个场景把该拍的都拍下来,然后换别的地方再拍,之后每个场景的戏分拆出来,最后组成mv的整个片段,也就是说,你在一个地方要拍至少五个mv的场景,每个mv的服装都不同,一会有专业的服装工作人员,你面具不脱就是。”

    天鹤也差不多明白了,每个场景拍摄一点,然后组成起来变成一部完整的mv。

    不一会,车子开到了‘摄巷’,门口是一个大铁门,铁门微开,周伟把车停下,然后拿出工作证,接着询问门卫:“你们的人到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,都来了,还有不少旅客,等着看拍戏呢。”

    周伟点了点头:“行,麻烦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