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8章 MV(下)
    就在导演一声令下,二楼顿时混乱起来,呐喊声,喊杀声,打砸声,还有惨叫声。

    摄像机在滑车之上,慢慢的向前挺近,从门口到窗口用了半分钟,在到天鹤面前的时候,给了天鹤一个特写。

    “卡!”导演坐在滑车上喊了一下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停下手。

    旁边男人说道:“你们几个,躺下装死,剩下的到桌前,按台词说。”

    准备就绪之后,天鹤的桌前已经战了六个拿着鬼头刀的男人,看上去嬉笑着。

    导演又是一声“action!”

    六个人气势一变,凶神恶煞盯着天鹤,天鹤慢悠悠的夹起一粒花生米,并没有放在嘴中,而是眼神瞟了一下旁边的六人。

    “今天再多人也救不了你,取下面具。”

    为首拿刀的男人挥刀指着天鹤。

    旁边一个男人低声提醒:“阴笑,阴笑。”

    只见天鹤的嘴角慢慢上翘,一脸不屑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卡,ok,收工。”

    这么简单?

    天鹤也是一愣,本来还准备动手打几下的,没想到这就收工了?

    说话间,30来岁的女人已经走到天鹤身边:“ok,这场戏就到这,下唱戏直接跳转镜头的,下去换一下衣服吧,现代的戏。”

    天鹤点了点头,跟着人群下楼,他也没想过这么简单就一场,需要什么演技吗?

    下了楼之后,天鹤换上自己带来的那一套衣服,走出酒店,周伟笑问道: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都没感觉。”

    周伟点点头:“拍的是快了一点,不过这才刚开始,后面就有的你累了,以后是现代戏,英雄救美,然后接吻。”

    “真吻?”

    说话时,天鹤就听到车内自己的衣服里面,手机在座位上发出震动的声音。

    进了后座,天鹤翻出手机,看了看来电显示,是一个手机号码,但天鹤并不认识。

    想了想还是接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喂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,你好,你是天鹤吗?”

    天鹤感觉声音好像有些熟悉,问道:“是啊,你是哪位?”

    “我是昨天在购物广场丢孩子的,你,你见到人贩子的模样了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天鹤不解,这女人怎么知道自己号码的?

    “这个,太太,你怎么知道我的号码?”

    “我,我刚出院,到警察局之后问了邓警官,请你告诉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真不知道,而且我现在正在上班,要不等晚点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求你了,果儿是我命根子,如果她有事,我不知道怎么活。”

    “晚点吧,我正在工作,还有,我已经跟警察说过了,我真不知道人贩子长的具体模样,但是,她如果在我面前的话,我会认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天鹤也不想找麻烦,很多事情好说,但不好解释,就昨天的事情,自己如果告诉她,你家果儿被她姑姑劫走了,怎么解释呢?

    天鹤狠心挂了电话,周伟问道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没事,昨天遇上一个人贩子,这是丢孩子的母亲打的电话,唉,说来话长,走吧,这场戏的本子呢?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各就各位准备之后,在江南水乡的巷子中,一个穿着清纯连衣裙的女孩,骑着女士的自行车路过巷子。

    忽然,拦路出了三个男人,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。

    “啊!”女孩子一声尖叫,自行车翻到在地,人也摔在了地上,一副紧张害怕的模样看着三个人。

    “小姑娘,陪哥哥们玩玩?”三人说着很老套,很猥琐的话,语气中带着阴笑。

    “别,别过来,别过来,我给你们钱。”

    “钱?钱我们要,你呢,我们也要,陪哥哥一次,哥哥保证你吃香的,喝辣的。”

    天鹤站在墙角,想着自己的台词,一阵阵的无奈:什么放开那个女孩,真他妈的俗气。

    不一会,天鹤身边有一个人推他:“快,上场。”

    天鹤甩了一下脑袋,身体闪出巷子,眯眼盯着三男一女,语气微微改变了一下,让声音更有磁性,但语气中还是有些怒气:“住手!!”

    “哟?”三人一回头,其中一人哈哈大笑:“这是要装大侠啊?把面具取下来哥哥看看。”

    天鹤冷哼一声,尽量让自己的速度感觉比较慢,上前抬起脚从左至右,一人一脚。

    “呃呃呃!”

    旁边的导演看着身边的男人:“你给他改戏了?”

    男人一脸无辜:“没有呀。”

    “那谁改的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啊!”

    说话间,三人已经飞了出去,三个人也在想着这个问题,这完全不对剧本嘛。

    剧本上是经过了一番打斗,三人落荒而逃,可问题是,现在三个人肚子一阵抽搐,站都站不起来,只能躺在地上捂着肚子来回呻吟。

    天鹤看着面前地上的女孩,伸出手对着她,并没有多说一个字,也脱离的剧本。

    女孩一脸惊艳的看着面前的男人,眼中一股异彩,伸出手任由他拉自己起来。

    “以后出门当心点。”说完话,天鹤闪出巷子,离开了摄像机的范围。

    只留下了三个倒地的混混和一个望着白银发呆的女孩。

    “导演,要不要重新拍?”

    导演默默摇摇头:“这样就行,还不错。”

    说完,导演站起身来,看着白银走到身旁,笑道:“小伙子不错啊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导演帮忙改的剧本,好了很多。”

    导演一愣,紧接着哈哈一笑:“好说,来,再看看下场戏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天就这么过去,开始还可以,但渐渐的,大家都跟着一起赶场,很多人到后期已经疲倦不堪。

    下午的时候,天鹤只能完成自己的动作,其余的让他们以后对着空气自己去拍摄吧,然后在剪切到一起。

    晚饭之后,天鹤才回到‘环城山庄’,跟黄姐打了一声招呼之后,身体也有些乏,上楼洗了一个澡,回到房间看了一遍《心经》,默念了一遍《静心经》之后,盘膝在床上开始打坐。

    一天时间过的也很快,今天对于天鹤来说也算是一种折磨,开始拍戏还有些新鲜,慢慢的就不再新鲜,反而绝对有些累。

    其实最主要的就是赶场,换服装,一个接一个,休息的时间都没有,很多时候容易把剧情弄混淆。第二天清晨,天鹤缓缓睁眼,把昨天一天的疲惫一扫而空,想起昨天那一天,唉,真不是人能够承受的,自己还有内功恢复,也不知道其余那些普通人是怎么拍戏的?

    怎么坚持下来的?难道就是为了出名?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?

    拿过床边的衣服,从里面掏出手机,昨天晚上打坐的时候就感觉到手机震动,只不过天鹤很乏不想去理会。

    拉过手机看了看,十几条短信,大部分都是叶佩茹发来的,而剩下不少来电显示,到晚上周伟还打了电话,还有一条周伟的短信。

    “喂,干嘛呢不接电话?晚上出来玩玩,有几个靓妞。”

    还有几个陌生的手机号码打过来的电话。

    天鹤挑选了一下,给叶佩茹回了一个短信。

    “昨天玩的太疯,回来的时候太累就睡觉了,嘿嘿,不好意思,没看到你短信。”

    回了短信之后,天鹤站起身来穿上衣服,刚准备洗簌,手机就来了震动。

    叶佩茹发来的短信。

    “你还知道回短信啊?我被你害死了,我现在坐都不敢坐,他们问我怎么回事,我只能说洗澡的时候滑了,你怎么赔我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天鹤无奈:“你要我怎么陪你,我就怎么陪你,大不了我**一次呗。”

    “死边去,没个正经,今天我在家里恢复,还是不过去了,省的小雪怀疑。”

    “嗯,行吧,那我只能一个人玩电脑了。”

    几条短信发了将近10多分钟,天鹤的手机响了起来,号码没有名字,但天鹤记得这个号码,应该就是果儿的妈妈。

    想了一下,接起电话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