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0章 姜琴(下)
    天鹤倚在沙发上,打量起这个房间,很多东西自己知道,但又不能直说,说多错多,只能一点点的提醒,如果不用自己出手就最好,如果需要自己出手,那也要等有机会,用黑侠的身份出手。

    好一会,姜琴连续打了好几个电话,可一直都没有人接听。

    “他们不接电话。”

    天鹤看着身边神态焦急的姜琴,猜测道:“肯定是心里有鬼,果儿肯定被他们绑架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找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天鹤忙站起身来,看着姜琴一脸茫然,眉宇间满是愁容看着自己,天鹤苦笑一声:“你这么直接杀上门有用吗?我们这只是猜测,并不确定,另外,你知道他们会把果儿藏在什么地方吗?如果你这么冲过去,万一找不到不是打草惊蛇了么?”

    天鹤其实并不是想阻拦,而是想问清楚,这个姜琴到底知不知道‘金域豪庭’别墅区的位子,万一不知道很容易打草惊蛇,到时候连自己都不知道果儿的下落,这件事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所以天鹤很阴险的拐弯抹角,套一套姜琴嘴里的话。

    姜琴现在着急,而且听着天鹤的话也有道理,所以根本就没有考虑过天鹤是在套话,仔细想了想,眼珠子不规则的转动了一下,嘴里喃喃自语:“找不到果儿怎么办?难道先报警?”

    天鹤翻了一下白眼,真服了这个傻女人,进门的时候还觉得她已经恢复了淡定,没想到一切都是她硬装出来的。

    叹气道:“美女啊,我实话实说吧,那,我问你,你回答,果儿大伯和大姑一共有多少个住的地方?”

    “多少个?”姜琴现在脑子很乱,也没有在乎天鹤那没大没小的话,想了想道:“就我知道的,一共有五处房产,其中两个地方是他们自己住的,还有三个是用来炒房的,其余有没有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五个在什么位子?”

    “在,咱们江岸有一个,不过是早年买的,一直用在炒房上,现在里面有租客,还有‘环城山庄’一期,是果儿大伯住的地方,锦城苑有一个是她大姑住的地方,还有……”

    一口气说完五个,天鹤无奈摇头,果然是没有金域豪庭,看来自己猜想是对的。

    如果自己是绑匪,也不会把果儿放在别人都知道的房产里面。

    看来要找个机会提点一下这个姜琴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嘴中却说着:“这么多,也不知道哪个藏着果儿。”

    “不如报警吧?”姜琴其实这种事根本就不需要问天鹤的,但毕竟现在家里就天鹤这么一个男人,虽然这男人好像才18岁,但18岁也是男人嘛。

    所以姜琴下意识的问了一下天鹤的意见。

    天鹤忽然开口:“不过昨天晚上,我记得我看到过人贩子。”

    “啊?人贩子?就是绑走果儿那个?”姜琴一脸激动,又上前抓住天鹤。

    天鹤再一次怀疑,这个女人是不是天生神力,抓人怎么这么痛的?

    天鹤狠狠的抽了几下胳膊,好不容易抽出来一只,姜琴一把又给抓住,一连急切:“天鹤我求你,你告诉我,在什么地方,我求求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,姜琴好像是准备跪下。

    “哎呀。”天鹤忙叫了一声,被她抓着借力拖住她的胳膊,无奈道:“我只是远远看到,不太确定是不是她,而且我没有看到果儿跟她在一起,当时我坐公车路过‘金域豪庭’的时候,在‘金域豪庭’门口看到了她的侧面,所以我也不敢肯定。”

    “金域豪庭,金域豪庭。”姜琴侧过脸嘀咕了两声,但双手还是没有松开,紧接着姜琴转过脸:“金域豪庭是别墅区,他们在那边好像没有房产。”

    “也许有,你不知道呢?”天鹤皱起眉头反问一句,他现在很怀疑,自己的胳膊是不是肿了,因为这娘们的力道真的很大。

    “对,可能有,我不知道。”姜琴重复了一下天鹤的话。

    其实天鹤现在也很难受,姜琴身上一股温度和香味冲击着天鹤的鼻子,而胳膊又被她捏的很疼,这种感觉并不好。

    “美女,能商量一件事吗?”

    姜琴回过神,盯着天鹤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你以前有没有练过举重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没有呀,这跟果儿有什么关系吗?”姜琴撇眉不解。

    “不是,我是说,你的力气真的好大,我的胳膊可能要被你捏断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姜琴轻声一呼,快速的松开手,退了两步,看着天鹤皱眉抚摸手臂,一脸歉意:“对不起,对不起,我不是成心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啦。”天鹤松了口气:“反正昨天你也是这么抓我的,不过当时抓的时间很短,没有现在疼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姜琴歉意的盯着天鹤。

    “行了。”天鹤搓了搓胳膊,说道:“要不我们去金域豪庭看看?也许有收获呢?”

    “好,那,那要不要报警?”

    “去看看再说,等下报警也不迟。”天鹤一边搓着胳膊一边向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其实天鹤真的有些怀疑,姜琴是不是天生神力,按理说人在爆发潜能的时候力气会很大,但是,那只是偶尔才会出现,就比如昨天她发狂的时候。

    但刚才,姜琴并没有发疯,只是有些激动,所以天鹤对姜琴的神力有些怀疑。

    而且天鹤知道自己的实力,自己并不是普通人,就算以前只有‘丹田之气’的时候,也不会被一个女人抓痛胳膊,何况现在自己有内功。

    不过此时天鹤也没有多想,先找到果儿再说吧。

    事实上,天鹤也不知道干嘛要帮他们,也许是出于黑侠的正义感,也许是出于对姜琴的同情。

    今天来的时候就想着,只提供一些线索就算了,不过刚才听完她的遭遇,加上男人天生对漂亮女人有着一种保护欲,所以天鹤没有多想的就决定帮她。

    反正这件事不是大事,怎么做都不会暴露自己的身份,只要自己注意点别出手就行。

    出门的时候,姜琴还微微有些犹豫,因为她想起了自己额头上的纱布,但在天鹤眯眼的目光中,深吸一口气,拿着包,跟着天鹤一起走进电梯。

    进入电梯之后,姜琴低着头,有些可叹的问道:“你是不是觉得我这个妈妈做的不好?这个时候还在乎自己身上的伤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