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4章 果儿
    “你他妈少在我面前骂人,我告诉你,你绑架我侄女,这笔帐,老子一会跟你算。”

    妇女脑中一圈一圈的小星星,嘴角渗出鲜血。

    叶佩茹无奈,挥挥手:“先带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妇女昏昏沉沉被特警押上车,叶佩茹低声问道:“干嘛这么大火气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就看这女人不爽,那天在街上没撞到我,还瞪我一眼,我这个人很记仇,所以正好找个机会打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小天。”说话时,姜琴抱着果儿,一脸笑意的走过来,但脸上还有泪水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琴姐,现在放心了吧?”天鹤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果儿,叫叔叔。”

    果儿确实很招人疼,一双大大闪闪的眼睛,眨巴眨巴盯着天鹤,奶牙牙的声音叫道:“叔叔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姐姐。”姜琴对着叶佩茹说道。

    “姐姐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天鹤刚才还挺爽,但听到这话,一脸无语:“我叔叔?她姐姐?辈分乱了啊琴姐,果儿应该叫她阿姨的。”

    “就叫姐姐。”叶佩茹一摆脸,上前摸了摸果儿圆乎乎的小脸:“好可爱,来姐姐抱抱好不好?”

    果儿怕生,听到这话,忙抱着琴姐的脖子。

    天鹤看到果儿的动作,心情才平衡了一点,上前伸出手:“来果儿,叔叔抱抱。”

    看着果儿还是扒着琴姐的脖子,琴姐对着果儿的耳朵轻声说了几句。

    再看果儿,抬起头,看着天鹤,对他伸出两只手,要抱。

    “乖咯。”天鹤接过果儿,抱在怀里看着叶佩茹,笑道:“小孩子的眼睛是雪亮的。”

    “得瑟。”叶佩茹没好气的说了一声。

    姜琴这时心情真的很好,果儿没有受伤,只是受了一点惊吓,毕竟年纪还小,见到妈妈也就忘记了被绑架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小天,果儿姑姑那边的事情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主要看她态度,如果要死不活的不知悔改,我不介意把他告进监狱,让她蹲个十几二十年,但要是态度好,庭外和解也没有什么问题。”

    叶佩茹不解:“绑架果儿的人是她姑姑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叶佩茹无奈:“这怎么算绑架?”

    “确实不算绑架,最多是非法拘禁,但问题是,我有证据可以证明她绑架勒索。”天鹤一手抱着果儿,一手从怀里掏出姜琴的手机:“听听录音你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叶佩茹拿过手机,翻找了一下录音,播放……

    良久,叶佩茹叹了口气:“没想到有这样的姑姑?”

    “所以呀,看看她的态度如何,其实这件事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好,毕竟琴姐和他们是亲戚,如果闹僵了,以后琴姐面对他们家那边的人,确实有些麻烦。”

    姜琴听到这话也点点头,确实是,如果真把果儿的姑姑弄进监狱,以后怎么面对果儿爸爸那边的亲戚?

    “那我们去市局吧?问问果儿姑姑的口供再说。”叶佩茹提议道。

    四个人上了车,姜琴和天鹤坐在前面,而叶佩茹和果儿则是在后座。

    也许是因为比较困吧,果儿上了车之后,在后座躺着眯眯眼不一会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叶佩茹声音也比较轻,手放在果儿的脑袋上,面对着天鹤说道:“这件事具体是什么样子的?”

    天鹤反正也没事做,就从上次自己在广场,然后到今天跟姜琴见面,一字不漏的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叶佩茹也算明白了,原来不是什么亲姐,而是刚认的一个姐姐。

    说真的,知道这件事的经过之后,叶佩茹心中有些不爽,毕竟姜琴看上去很有韵味,而且年纪不大,虽然有个小孩,但果儿毕竟年纪还小,算不上是拖油瓶。

    现在天鹤又帮了这么大一个忙,万一姜琴心生好感怎么办?

    不知不觉,连叶佩茹都不知道自己干嘛要想这些无聊的问题,反正就是感觉不爽。

    到了市局之后,在一个会议室内,其实就是普通的会议室,这里一般是外来人接受询问的地方。

    房间内姜琴抱着睡着的果儿坐在一边,天鹤和叶佩茹坐在一起,对面则是坐着左脸上一个巴掌红印的三十岁女人。

    “不要用这双怨恨的眼睛盯着我,你信不信老子一发火,把你眼珠子抠出来?”天鹤语气很淡然,看着面前那瞪着自己的女人说道。

    女人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,刚才在警车上,他已经想明白了,这件事绝对不是姜琴弄出来的,而是刚才打自己的男人一手策划的。

    所以听到天鹤那嚣张狂妄的语气,妇女不甘心的一撇脸:“这是我的家事,不用你多管闲事吧?”

    “你的家事?”天鹤一扬眉,哼笑几下:“确实是你家事,可也是我家事,果儿是我认的侄女,我侄女被绑架,我会不管吗?还有我告诉你,你丫叫什么来着?”

    妇女没有回答,而是侧过脸,气的肝疼。

    “林瑶。”姜琴轻声插了一句嘴。

    “哦,林瑶是吧?”天鹤冷笑两声:“我告诉你林瑶,这件事本来只不过是非法拘禁,但是,你给我姐打过一个电话,勒索她把公司交给你,这已经算是绑架勒索了,你准备晚年在监狱中度过吧。”

    林瑶‘腾’的一声站起身来,盯着天鹤:“我跟你有仇?”

    “无冤无仇,但还是那句话,你惹我侄女了。”

    林瑶怒吼道:“那公司本来就是我们林家的,我弟弟留下来的公司,我凭什么不能拿回来?我这也是迫不得已,这个贱女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再说这种话,小心我把你右脸也打肿。”天鹤伸手指着林瑶,阴阴的说道。

    林瑶沉了一口气,压制了一下激动的情绪,眼神看着天鹤,手却指着姜琴:“这个女人,仗着她是我弟弟的未亡人,就霸占公司,两年时间把公司弄的快要倒闭了,我拿回来有什么错?难道非要被她弄的破产才行吗?”

    天鹤看着姜琴,姜琴正在哄果儿,由于林瑶的声音太大,果儿有些动静,可能是快醒了。

    “琴姐,你先出去一下吧,我跟她谈,别把果儿弄醒了。”

    姜琴看了一眼林瑶,点了点头站起身来,向会议室外走去。

    等姜琴离开,天鹤眯眼盯着林瑶:“你说的没错,但是,你弟弟已经去世了,公司既然留给了姜琴,那么,就算公司变成什么模样,那都不管你的事,现在谈的是你绑架果儿的问题,我做叔叔的不可能让我侄女被欺负吧?被欺负难道我还要谢谢你?”

    “我没绑架。”林瑶听到这话,使劲的摇摇头:“我只是把果儿接到家里玩几天。”

    天鹤拿出手机递给叶佩茹:“放一下录音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