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5章 和谈
    叶佩茹点点头,把录音点开,听到录音之后林瑶一屁股坐回椅子上面,目光有些发呆看着天鹤,耳朵则是一字一字听着对话。

    等录音放完,天鹤微微一笑:“听到了吧?你最后一句话说的是‘要是你敢反悔,别怪果儿出什么危险’,这就是你说的接过去玩几天?这叫威胁,恐吓,绑架,勒索,不用我说你应该猜得到是什么罪,少说也要20年,另外,这件事还没完,果儿的大伯也有参与吧?你们等着坐牢。”

    “不,不,我不要坐牢,我不能坐牢。”林瑶忽然激动起来,站起身来想抢过叶佩茹手中的手机,天鹤一巴掌乎在林瑶的手臂上。

    哼了一声:“怎么?想毁灭证据?我告诉你,毁灭证据还可以多告你一条罪。”

    “不,我不能坐牢,我还有孩子,我坐牢,孩子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孩子?你也知道啊?那你绑架别人的孩子?你他妈也是一个女人,这种事你做的出来?”天鹤指着林瑶骂道:“我告诉你林瑶,这件事现在只有两条路,第一,什么也不说了,让警察来处理,你等着坐牢,你孩子以后也没有妈妈。”

    “我选第二个,第二个。”林瑶很是激动,连第二条是什么都不知道就选第二条。

    天鹤点了点头:“好,那证据我也不交出来,你和琴姐和解,但是,我警告你,以后见到琴姐,最好给我退避三舍,还有果儿的大伯,今天没有见到他,如果他以后还敢闹事,我真的不介意弄死他。”

    “我保证,我保证以后不再找果儿和姜琴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天鹤和叶佩茹对视一眼,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行,那你出去跟警察解释一下吧,就说这件事是个误会,和解的问题你自己跟琴姐说。”

    说完,天鹤站起身来,伸手递给叶佩茹,叶佩茹拉着天鹤的手臂,慢慢站起身来,她伤口抹了化瘀散,虽然没有前天疼了,但还是不能做大运动。

    拉起叶佩茹,天鹤和叶佩茹走出会议室。

    姜琴站在门口,搂着怀里的果儿,身体轻轻摇摆,看着天鹤两个人出来,忙问道:“谈的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你进去跟她谈谈吧,我已经谈好了,和解,以后她不会再找你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小天。”

    “别客气,那我和朋友先走了,琴姐你自己能搞定了吧?”

    “可以了、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出了警察局,叶佩茹把压抑在心中的问题问了出来:“你干嘛帮姜琴啊?”

    “可能是我正义吧,又或者是同情心泛滥了。”天鹤无奈耸耸肩,仰头看了一下天空,今天云彩不少,太阳却不见,估计这两天又要下雨。

    “你不会是看上她寡妇的身份了吧?”叶佩茹问完,死死盯着天鹤。

    天鹤一愣,接着笑了起来:“你想什么呢?我这么饥不择食吗?好吧,我承认琴姐确实长的不错,但是,我对她真的没有什么非分之想,我要想也是想你,你看看,我们家佩茹多正点?而且我们年纪相仿,特别是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,天鹤阴阴一笑,暧昧的说道:“特别是,我们佩茹可是黄花大闺女呢。”

    “要死啊?”叶佩茹俏脸一红,四处偷偷看了几眼,低声道:“别在这里胡闹,一会让熟人看到不好,走啦。”

    叶佩茹走的不快,走路也有点不自然,天鹤想伸手去扶,但叶佩茹抽手给躲过了,低声怒道:“你别碰我,让别人看到告诉我二叔或者爸爸就完蛋了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一前一后就这么走着,天鹤也无奈,现在都婚姻自由时代了,怎么会完蛋呢?而且叶佩茹年纪也不小了,是时候发春……不是,是时候谈恋爱了吧?

    到了马路边上,天鹤回头看了一眼,接着低声问道:“现在估计没人会注意我们了,是不是可以亲热了?”

    “滚,没人看着也不行,你个死色狼,早知道我就不帮你了。”叶佩茹怒不可遏盯着天鹤,恨不得一拳头弄死他一样。

    “唉,可怜我堂堂一个大处男,面对美女不能亲,苦兮悲兮……”

    “少在这里说废话,赶紧回家,小雪还担心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小雪?担心你?还是担心我?”

    “担心你……侄女。”叶佩茹没好气的白了天鹤一眼:“小雪也是被绑架过,所以她害怕那小女孩出事。”

    天鹤点头赞道:“喔,没想到这妮子心还是很善良的嘛。”

    “废话,小雪本来就是一个单纯的女孩,我就不知道你为什么每次欺负她。”叶佩茹说着说着,看到出租车过来,伸手拦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是我欺负她吗?”天鹤无奈,实话实说起来:“哪次不是她看到我之后,就阴阳怪气,非要逼我反驳,我能有什么办法,而且张玉珍阿姨最近也要回来了,我和小雪的关系还是这么硬生生的,到时候张阿姨也不好想,我现在也苦恼,没办法跟小雪和解啊。”

    上了车,叶佩茹的动作很慢,生怕让屁股后面伤上加伤。

    关好门,天鹤对司机说了一句:“环城山庄。”

    说完,又对着身旁的叶佩茹:“你又不是没看到,我什么时候率先得罪过小雪来着?没有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是没有,但问题是你男人啊,你不知道让着她?”

    “男人?”天鹤笑了起来:“男人就应该让着女人啊?我告诉你,就是这个思想把你们女人惯坏了,弄的你们女人现在天不怕,地不怕,你看看现在这个社会,满街都是‘妻管严’,女人可以打男人,那叫教育。男人打女人,那叫虐待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草,现在有妇联,我们男人有什么?被欺负了找警察都没有用,警察还会笑话我们,说我们不像男人。但是我们不找警察,直接打媳妇呢?那警察还会抓我们,说什么欺负女人,像不像男人?结果怎么样?男人不管怎么办,都不像男人,这都是拜你们女人所赐啊。”

    “小兄弟见解独到,说到我心坎里面去了。”司机大哥忽然插了一句话,接着苦笑道:“我就是怕媳妇,每天赚点钱拿回去,多了媳妇高兴,少了媳妇生气,有的时候还不给我做饭吃,我出去吃,花钱她又骂我,唉,世道啊。”

    “看看。”天鹤一副笑意指着司机,眼神盯着叶佩茹:“看看我们男人有多惨。”

    “那只是个别吧?”叶佩茹也不好意思,有些无力的反驳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是个别,但也是一个现象,这种现象迟早会普及,你知道为什么吗?”

    叶佩茹摇摇头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因为女人都是长舌妇,张家长,李家短,这个说说自己怎么管老公,那个说说自己怎么揍老公,久而久之你们管老公的经验会得到升华,以后的世界是你们的,估计等男人绝种之后,你们应该也可以发明女人和女人就可以生孩子的系统,到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“滚蛋,越说越邪乎。”叶佩茹怒道:“你少在我面前打马虎眼,我告诉你,你说的那也只是个别现象,谁让你们是男人呢?男人是什么?那是顶梁柱,就该赚钱回去哄老婆,不爽你下辈子也当女人呗。”

    司机忽然回头,对着天鹤苦笑一下。

    天鹤却是一脸不爽,使劲的摇摇头:“我才不当女人呢,女人忒麻烦,不管是上大便还是上小便,都要蹲着,这还不算,最主要就是大小便都要用卫生纸,你说说多浪费啊?而且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十天的大姨妈,那要花多少钱啊?特别是那几天不能吃冰东西,再就是妇科病……”

    啪……

    叶佩茹一拳打在天鹤的胳膊上,怒气冲冲:“你少说这些恶心的东西,你再说看我怎么收拾你。”

    “看看,又打人了吧?我还不能还手。”天鹤苦笑一声,假装的揉了揉二头肌,说真的,叶佩茹打人不疼,至少跟姜琴比起来,她打人可以说一点感觉都没有。

    现在天鹤更加怀疑,这个姜琴是不是有什么天生神力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