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9章 谈判(中)
    孙雨妍看着黑侠,这还需要说?不是明摆的嘛?

    孙颖说道:“因为九叔他足够的聪明,传言还说他省里有后台,再就是没有他的犯罪证据,加上这些年下来,他为人比较低调,所以,直到现在他和钱帮还可以逍遥法外。”

    “表面的一层,这谁都知道,暗地里你们知道吗?”天鹤忽然坐直身子,伸出一根手指:“我只告诉你们一点,九叔确实有后台,他的后台是……吴家祥。”

    说罢,天鹤又倚回沙发,双目不带任何色彩的看着两个震惊的女人。

    如果说她们不知道九叔和汪家有关系,这情有可原,毕竟这些都是见不得光采的,能够知道的人越少越好。

    但是她们不可能不知道吴家祥是谁,也不可能不知道汪江锦的外公叫什么。

    震惊,沉默,发呆,害怕……

    一系列的情绪出现在两个女人的脸上,就好像彩灯一样闪烁不定。

    而震惊,害怕这些情绪都是必然的,如果真如黑侠说的那样,那么这个汪江锦实在是太会隐藏了,而且他答应自己对付九叔,一定有什么阴谋。

    “真,真的?”好半晌,孙颖才颤颤巍巍说出了几个字。

    天鹤差点都僵硬了,这两个女人沉默起来太安静,自己也不好乱动,直到听见这句问话,天鹤活动了一下颈部,动了动身子:“好像,我没有必要骗你们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,孙氏姐妹又进入了沉默期,她们在估算自己的损失和可能发生的后果。

    如果这件事是真的,那么事情就大条了。

    孙颖忽然闻到了一股阴谋的味道,是汪江锦给自己姐妹下的一个套,一个阴谋,一个等着自己两个人往下跳的陷阱。

    而且消失许久的九叔,也许还是幕后策划人,至于白松,难道他也是装病的?

    不对,如果白松是装病,那么自己偷偷掏空寰宇的资金,不会这么容易。

    “我这几天向外偷调资金,一切顺利,过几天寰宇就只剩下一小部分流动资产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孙颖那好像自言自语,又好像询问的话语,天鹤摇摇头:“这个我就不知道了,我也不知道这个白松到底想干什么,但是,九叔的后台就是吴家祥,这点你丝毫不用怀疑。”

    孙颖眼珠子转动的急快,虽然现在自己好像还很安全,但是,孙颖知道,自己已经被动了,而且是非常的被动,一个不好别说报仇雪恨,到时候自己姐妹的命都会送进去。

    “消息真实吗?”在孙颖思考问题的时候,孙雨妍对着天鹤询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此时的天鹤已经把主动权拿在手中,很多问题交给她们自己考虑就行,所以听到孙雨妍的问话,他还是很风骚的装模作样:“我自信我的消息网,所传回来的任何消息,都无比真实,就好像他们告诉我,你孙家姐妹准备对付九叔和白总一样的那么准确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把孙雨妍给堵的结结实实。

    事实上,要对比起来,孙雨妍是交际花,她的应变能力和口才绝对不亚于叶佩茹,而且可以说,她比叶佩茹更加厉害许多,脑子比叶佩茹更加聪明许多。

    可是,她也不知道为什么,面对黑侠的时候,特别是他刚才骂自己蠢的时候,孙雨妍居然有些委屈,有些难受,就好像一个长辈在教训晚辈。

    晚辈不管做的多么好,长辈也会严厉的训斥,从而内心产生了委屈感。

    要说起来,孙雨妍也不太懂,只是因为她当局者迷而已,她从小就是姐姐照顾,姐姐有的时候像妈妈一样照顾自己,但她从小缺少父爱。

    长大之后交际在形形色色的老板,总裁,经理人身旁,见到的都是年长的那些老男人,很多人跟父亲是一样的年纪,可孙雨妍清楚的知道,这些人之所以很多时候给自己面子,主要就是看着自己的容貌。

    而对于黑侠,一个敢当面呵斥自己‘蠢’的男人,而且听声音像是30多岁,孙雨妍一慌神的感觉,觉得他好像是一个长辈,一个自己可以放心去相交的长辈,也可以说,孙雨妍对‘黑侠’产生了父恋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很微妙,连孙雨妍自己都不太清楚。

    当然,这种父恋不是对天鹤产生的,而是对黑侠这个幻化出来的身份。

    天鹤并不知道自己刚才那么火气一冒,居然让孙雨妍对黑侠这个身份产生了父恋,如果知道的话,天鹤也许是乐的牙都碎掉。

    说白了,人在很多时候,想法只是一瞬间的产生,就等于大脑的化学反应一样,好像天鹤对孙雨妍一见钟情,那个时候天鹤的大脑产生了上千万种化学反应,他自己也控制不了。

    “汪江锦的目的是什么?”孙颖并不知道两个人的想法,她一直再想着关于身份曝光的消息。

    天鹤耸耸肩:“这个我就不清楚了,因为我没有刻意的去关注这个汪江锦。”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他们早前不对我们动手?他们完全有机会在我们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之下,动手制住我和雨妍。”孙颖还在提问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孙雨妍很少会去阻拦姐姐的话,但此时的孙雨妍并不知道自己的变化,她对‘黑侠’这个身份产生了晚辈和长辈的感情,那么晚辈自然想表现一下,说白了就是想得到长辈的夸奖。

    见四只眼看着自己,孙雨妍轻启薄唇:“我们要扳倒九叔的事情,汪江锦才刚刚知道,那么九叔也才刚刚得到消息,之后肯定先要调查我们的背景,然后再对我们下手,如果我猜测不错,九叔现在还不知道我们的背景,所以到现在,九叔一直让汪江锦拖住我们,不要我们轻举妄动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而白松那边也许只是九叔丢出来的烟雾弹,目的就是为了麻痹我们,让我们以为事情可以很轻松的解决,到时候他们就可以轻而易举的让我们翻身不得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孙颖忽然想通了很多东西。

    而天鹤则是静静的看着孙雨妍,淡淡开口:“说得很对。”

    孙雨妍听到天鹤的话,心下一喜,其实也不是孙雨妍喜欢上了黑侠,而是黑侠给她带来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,说句不好听的,就是感觉父亲重生了,她在黑侠身上感觉到了长辈的感情和那么少许的父爱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