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1章 使坏
    天鹤知道孙颖的意思,其实拿资料就是避开自己的妹妹,但是错有错着,天鹤正想要汪江锦的个人资料。

    这一点是孙颖没有想到的,而且孙颖调查汪江锦,只是想知道,他到底隐藏的有多深。

    当然,天鹤是不会把汪江锦的真实身份告诉孙颖的。

    “这份资料我拿走了,至于帮不帮你,到时候我会找你的。”说完,天鹤站起身来,今天晚上要说的已经说了,要做的也已经做了。

    至于到底帮不帮,天鹤还是要回去考虑考虑,至少在没有想出后路之前,天鹤是不会同意帮助孙家姐妹的,就算孙颖拿身子来换也不行。

    “怎么联系?”孙颖一急,也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“等我想明白之后,我会过来找你的。”天鹤微微一笑,接着忽然抬起手:“对了,暂时先不要动寰宇的资金,因为我想听白银的歌。”

    孙颖有些莫名其妙看着走到门口的黑侠。

    忽然,黑侠转身说道:“白银这小子的歌不错,记得,专辑出的快一些,我等的有些着急了。”

    “黑侠。”孙颖不解:“白银的歌好像没有出来吧?你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“我有自己的渠道,还有……”天鹤临走的时候还要风骚一把:“最新专辑你拿回家来听过,雨妍也听过吧?既然你们都能听得到,难道我没办法听到吗?这种冒充我的人,我肯定是要关注一下的,不过,我感觉还算比较满意。”

    直到天鹤离开,防盗门关上之后,孙颖好像有些虚脱,一屁股坐回沙发。

    从见到黑侠的时候孙颖就一直绷紧着神经,直到刚才,她也算是破釜沉舟,用身子换黑侠帮忙。

    可一直到现在,黑侠也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。

    “姐。”孙雨妍看着姐姐的模样,忍不住问了一句:“黑侠会帮我们吗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孙颖真的不知道,她可以说是商场上的谈判高手,可今天用了两张底牌,愣是没有谈出一个结果,所以孙颖实在是摸不清楚黑侠的脉门,也不知道他到底想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黑侠隐藏的太深,而且我根本就不知道他的表情,也看不出他的喜怒哀乐,就那么一双大多时候没有色彩的眼神,我真拿不准。”

    孙雨妍听到这话,默不作声想着问题。

    许久,孙颖侧脸看着妹妹发呆,不解的问了一句:“雨妍,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孙雨妍一回神,也不隐瞒,无奈摇头:“我觉得他像爸爸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孙颖可是一点儿也感觉不出来黑侠像爸爸,只觉得他是一个老油条,商场上的老油条。

    “哪里像?”

    孙雨妍摇头:“我也说不好,只是感觉他有的时候很像,特别是他刚才说我蠢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别瞎想了,他怎么可能像爸爸?好了,太晚了,回房睡觉吧,希望黑侠他能早点想明白,还有,这几天你就不要去找汪江锦了,他想拖就让他拖,现在拖延时间对我们来说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天鹤回到‘环城山庄’的时候,时间已经到了凌晨2点。

    回到房间天鹤并没有急着休息,而是拿出《心经》默读。

    直到2点30,天鹤才收好《心经》。

    其实对于天鹤来说,今天跟孙颖谈话并没有什么进展,反而让自己内心浮动。

    要说收获也是有的,那就是汪江锦这几天的行程,说真的,要天鹤袖手旁观,他扪心自问绝对是做不到的,但在孙颖面前又不能这么快给个答复。

    因为天鹤也没有想出一个好的办法,既可以让九叔挂掉,自己又可以置身事外。

    此时念完《心经》之后心情也平复了许多,天鹤也没有再废脑子,而是打坐修炼。

    直到次日清晨六时。

    敲门声惊醒天鹤,说真的,三个半小时天鹤是一眨眼就过,对于天鹤来说,自己才刚刚进入修炼状态。

    无奈的起身开门。

    “咦,你怎么穿起衣服了?”门外站的是李毅,而李毅一脸奇怪的看着天鹤的衣服。

    老子就没脱衣服。

    天鹤翻了一下白眼,无语道:“难道我还光着给你开门吧?我可没这种不良嗜好,喂李毅,我能跟你商量一下事情不?以后你找我能不能等到早上8点之后啊?”

    李毅不好意思的一笑,抱歉道:“打扰你睡觉了?嘿嘿,实在不好意思,不过昨天我找不到你啊,跟你说说冬儿的事情呗。”

    “冬儿?啥事?”天鹤下意识的问了问,接着恍然大悟:“我想起来了,你搞定她老爹了么?”

    “没搞定。”李毅好像斗败的公鸡一样,低着脑袋:“我就用你的办法,我鸟都不鸟他,照样去看冬儿,开始他没有说什么,但后来又把我拉到一旁,他说,玄冬儿订亲了,叫我不要缠着她,而且我们两家相隔太远,不可能有结果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看着李毅说的轻描淡写,但天鹤可以明显的感觉到,李毅受到了很大的委屈,估计那个冬儿的父亲说话也不好听。

    果然,李毅看天鹤不语,语气微微放大,郁闷的叫道:“我只是喜欢冬儿的歌,只是想跟她交个朋友,妈个比,当老子色狼了,说的话那叫一个嚣张,根本就看不起人,如果他不是冬儿的老爹,我……我,我叫人废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进来说吧。”天鹤把李毅让进房间,接着关上门。

    伸手揉了揉颈脖,边揉边说:“那我也没有办法了,人家都订亲了,而且冬儿的老爹把话讲的这么绝,你再去也只是自讨没趣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没办法了?”李毅忽感失望,他一直觉得天鹤会有办法。

    天鹤想了想,贱笑一下:“办法也不是没有,只是,需要借助一个人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李毅心情可谓是大起大落,一瞬间又有了希望,眼巴巴望着天鹤。

    天鹤把电脑椅转过来,然后坐在上面,盯着面前站立的李毅,微微一笑:“叶龙。”

    “叶龙?他能帮我?”

    天鹤脸色阴笑起来:“肯定能帮,而且我敢肯定,上次叶龙这厮被我整了之后,今天一定会过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找我?找我干嘛?”李毅被天鹤那半仙的模样弄的晕晕乎乎。

    天鹤摇头晃脑,就好像自己是天半仙一样,真真假假的说道:“找你主要就是拉你出去玩,目的就是通过你来了解我,他绝对不会甘心被我白整,一定会伺机报复,所以,我们来一个反间计,他想利用你,你就利用他去对付冬儿的老爹。”

    李毅点点头,将信将疑的问道:“具体呢?怎么利用叶龙?哎哎哎,如果利用叶龙,那叶佩茹会不会找我麻烦?”

    天鹤哼笑一下:“排兵布阵,都是愿赌服输,哪有事后找麻烦的?如果叶龙今天不来找你,那么事情就算我没说,他也没想过利用你。但如果他来了之后找你,那你记住,他就是想利用你来对付我,所以,你别这么妇人之仁,平时叶龙也没少欺负你吧?这次老子帮你欺负回来,如果事后叶佩茹时候真的找你麻烦,你就说是我出的主意。”

    “行不行啊?”李毅还是有点小担心,毕竟以前被叶家兄妹欺负惨了。

    “一定行,这次我就灭一灭丫的威风。”

    “具体怎么做?”

    说到这,天鹤阴阴一乐,起身,在李毅耳边嘀咕了将近一分钟。

    听完之后,李毅不喜不忧,直直的看了天鹤半晌。

    直到天鹤被他看的有些发毛,警惕的问道:“你有病啊?没听明白我说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李毅摇头:“我只是感觉……叶龙要惨了。”

    想整我,下辈子吧。

    天鹤哼哼一笑:“记得,一会拿4000块钱给我,学费。”

    李毅满脸不爽的说道:“哦。”

    “够便宜的了。”天鹤将李毅退出房间,扶着门把手看着门口一脸郁闷的李毅:“2000块钱学费,2000块钱是打扰我睡觉的钱,让你记住,下次不到8点不要来烦我,ok?”

    “o……k”李毅一句话没说完,天鹤的房门已经被关上。

    站在门口停顿良久,李毅好似想明白了,转身自言自语上楼:“钱是身外物,能帮我祛除心中的怨气,就算0也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咔……

    天鹤房门忽然打开,看着上了几阶楼梯的李毅:“那就0,一会拿给我。”

    说完,又把门关上。

    啪啪啪……

    “我犯贱啊?”李毅狠狠抽了自己几个嘴巴,上次就是2000,被自己一句话弄成了4000,这次又翻倍了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