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3章 偷听的?
    “算命?”冯静一怔,接着摇头道:“算命也不可能算的这么仔细吧?不可能知道我们的计划,是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,冯静看着李印雪。

    “你看着我干嘛?”李印雪不解,忽然明白了什么,心中一急:“哎呀,你不会是认为我跟他通风报信吧?”

    冯静似笑非笑:“只有你跟他住在一间别墅,而且这个办法是佩茹想出来的,佩如不可能通风报信,而我跟他就没有说过三句话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。”被人冤枉的感觉不好,李印雪心中难受,脸色焦急:“佩茹,你也不信我吗?”

    “冯静是开玩笑的。”叶佩茹呵呵一笑:“咱们都不可能是内奸,如果天鹤真的知道这件事,那么只能说明一个问题,就是他有办法知道我们的一举一动。”

    李印雪松了口气,但听到这话,微微一怔,叶佩茹说的这么诡异,有办法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?

    不自觉的,李印雪四处看了几眼:“难道他是鬼?”

    冯静忽然也有一种心悸,也下意识的四周看了看。

    叶佩茹无奈:“你们想什么呢?我的意思是,他可能搞了什么监控器,或者监听器,如果不是这个理由,我实在是想不出他有什么办法知道我们的一举一动,毕竟知道这件事的人只有四个,除了我们三个还有叶龙,但叶龙跟他是水火不容,不可能给他通风报信的。”

    “监控器?”李印雪一愣。

    “监听器?”冯静亦是一愣。

    李印雪忽然大叫:“完了,这个偷窥狂,他如果放了监控器,那……那我洗澡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李印雪再也说不下去了,穿着拖鞋吧嗒吧嗒向楼上跑去。

    叶佩茹和冯静也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叶佩茹的猜想也不是天马行空,她是有根据的,要换成普通人,肯定不会弄什么监控器或者监听器。

    可天鹤是普通人吗?叶佩茹可以很明确的肯定,天鹤就是一个怪物,所以别说是窃听器或者监控器,就算天鹤弄一个监视卫星,叶佩茹都可能会相信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到了楼上,李印雪翻箱倒柜了半天,然后四面墙各个可以隐藏针孔摄像头的地方,也都检查了一遍。

    最终还是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“哎呀。”猛然间,李印雪在床头柜里面发现了一张纸条。

    “黑侠来过我房间。”

    冯静闻风赶来,看着李印雪手中的纸条,喃喃自语:“这个黑侠真是神出鬼没啊,他怎么知道你收藏了一个dv的?”

    叶佩茹站在一旁也不言语,这件事她早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而在二楼,天鹤换了一身干净的运动服之后,接着离开了别墅,向‘环城山庄’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回到车内,天鹤从座位下面拿出师叔送来的东西,接着驱车开往一个民房。

    在距离‘环城山庄’大约11公里的地方,有一处比较脏乱的居民区,这边也可以说是江州市最破的地方,建楼的历史有将近三十年。

    最高的居民楼只有四层,而且下面没有防盗门,上了楼之后在楼梯间,随处可见暴露在外的电线,所有的线路都缠绕在一起,上面还有许多灰黑色的脏东西。

    房间也没有防盗门,外面是一个铁门,里面是一个木门。

    在三楼,天鹤掏出钥匙打开门,里面是一个三居室的房屋,装修也有十多年,虽然不太脏,但是很破旧。

    这也是天鹤租了一年的落脚点。

    坐在镂空木质的沙发上,天鹤掏出《心髓功》和《疯魔掌》。

    翻阅许久,天鹤也差不多懂了,《心髓功》只不过是一套养气用气的心法,不过它比一般的气功要好很多,因为它是专门用来修炼内功之气的。

    而且心髓功居然分了层次,从一层至六层,层层破茧,层层突进,如果这么算起来的话,自己连一层都不是,而师叔可能已经到了二层,三层或者六层。

    怪不得自己跟他差距这么大呢。

    天鹤看过心法之后,心下暗喜,如果真是书上记载,层层破茧,层层突进的话,那么只要突破一层,自己的实力再翻一翻?

    这样算下来,到六层不是可以天下无敌了?

    再看《疯魔掌》,只有九招掌法,不过九九可变换,变化九九八十一,也就是说,看似九掌,实为八十一掌,而且掌掌相连,内劲连绵,打在人身上可以出现二重劲、三重劲,甚至四、五、六……

    按照书中所讲,内力越纯厚,疯魔掌越精进,重劲也就越高。记载中最高可达到九重劲,不过书中也说了,至今为止,人类最多就出现了四重劲。

    看完两本书,天鹤心下激动,怪不得自己这段时间修炼内功,总是感觉很难进步,原来是没有得到真法,用丹田之气的心法去运转内功,怎么可能有进步呢?

    看完之后天鹤也不再多想,起身把门从里面反锁,又把窗户关好,然后包着书跑进房间,房内只有一张木板床,床上用品都没有。

    把门关好之后,天鹤盘膝坐在床上,照着书上记载开始,眼观鼻,鼻观心,缓缓运气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在f6号别墅的三楼。

    李印雪有气无力的一臀坐在软床上,气愤的嚷道:“这个死东西,到底把监视器放什么地方了?”

    冯静也坐在床边,三个人找了将近半个多小时,可以说把整个三楼都翻遍了,也没有见到针孔摄像机之类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难道他真的没有藏?这次整叶龙真的只是一个意外?”叶佩茹若有所思,但她不太相信这个结论,世界上哪会有这么碰巧的事情?

    而且这件事左看右看都好像是刻意针对叶龙的。

    这时,叶佩茹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,挎包在书桌上。

    叶佩茹上前拿出手机,看着来电显示,说了一句:“我出去接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等叶佩茹离开房间,李印雪奇怪的问道:“佩茹打电话,从来都不会避开我们的,难道……是她的男人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