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2章 瑞士银行
    汪家一群人一直都在看好戏,当看到黑侠放弃的时候,他们觉得今天就算千军万马过来也是枉然,毕竟死无对证,也没有证据。

    但是,此时九叔背对着他们躺在地上,已经不知死活,他们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。

    就在吴家祥还准备开口说话的时候,天鹤没有给他们解释的机会,一步上前,几掌把四个人弄晕。

    当然,汪江锦还是有些小身手的,但是此时他已经输了底气,所以两下也被天鹤弄晕在地。

    搞晕之后,天鹤忙盘膝坐下,来不及庆幸自己计谋得逞,而是修炼,身体多处受伤,虽然伤不致死,可这样长期流血,自己下一步不好办。

    运功缓解血管的压力,让伤口快速的愈合,除了肚皮上的伤口比较深之外,其余的伤口都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大约十分钟,天鹤缓缓站起,血差不多已经止住了。

    起身之后,天鹤看着不远处躺在地上的九叔,一步一停的走到他面前,一脚下去骨裂声传来,九叔的右臂也被踩断。

    再就是左脚,右脚……

    在一切差不多搞定之后,天鹤输入内功把九叔弄醒。

    醒来之后,九叔先是一皱眉,接着身体一阵抽搐,还好,他这次没叫唤。

    “九叔啊,人老成精的东西,居然还会轻敌?”

    九叔眼神之气明显有些涣散,侧眼看了天鹤一下,嘴中沙哑的说道:“后浪啊后浪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后浪,可你不是前浪,你只不过是一个老不死的而已。”

    九叔轻咳一声,接着闭起眼,也不再理会天鹤,好像是在运功恢复,又好像是在等死。

    “别装死。”天鹤单手掐起九叔的脸颊:“来之前我托人查了一下,我听说你有一个女儿吧?现在还有一个小外孙?对不对?”

    九叔一瞪眼,怒视天鹤,声音激动外加沙哑:“你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天鹤放开手,摇摇头:“我这个人真的很善良,没有杀过人的,而且我听说啊,你女儿跟你关系不太好,她是很善良的一个女孩,现在是很善良的一个少妇,她不喜欢她爸爸当混混,对吧?她现在应该在北方那个叫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想我怎么样?”九叔泄了气,开口询问。

    “很简单。”天鹤也不在逗弄九叔,而是伸出一根手指:“只要把你这些年勾结所有人的名单和证据给我,我保证你女儿和你那小外孙,平平安安,当然,我也可以不保证,因为只要你给我,我不会去北方找她们的,就让她们好好的,安安静静的过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我有?”

    天鹤一眯眼:“你是贼,就算你势力再大,你也斗不过他们,你不抓住一些人的把柄,你怎么会有今天这个地位?所以,你不用忽悠我,把名单和犯罪证据拿来。”

    九叔看着天鹤,并没有马上回答。

    天鹤继续说道:“我的目的只是对付汪家,你只不过是一个顺带着的,不过九叔啊,你当年混的时候,有没有想过,你早晚会有这么一天呢?”

    “你能保证吗?”九叔答非所问。

    “非常能保证,而且……”天鹤叹了口气,忽悠道:“我也只是为了国家办事,我是一个特警,我能对手无缚鸡之力的母子下手吗?我要的就是抓那些人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显然是打动了九叔,沉吟几秒,九叔沙哑的声音说道:“在龙椅后面有一个机关,右转两下,左转一下,然后按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宾果。”天鹤伸手拍了拍九叔的老脸,站起身来,向外院走去。

    “杀了我。”九叔看着天鹤的背影,沙哑的叫道。

    天鹤停下脚步,头也不回淡淡的说道:“我刚才很想杀你,但是,我没杀过人,我也不想把我的第一次给你,你自生自灭吧。”

    走了两步,天鹤又停下了脚步,回过头指着九叔:“不过,你也活不了几个小时了,记住,这是你自己死的,不是我杀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天鹤转头就走。

    “把瑞士银行的钱给我女儿!嗯!!”刚走到院门口,天鹤只听到身后一句话,接着就是一声闷响,不用猜,天鹤知道他用内功逼断筋脉死了。

    停下脚步,抬头看了看蓝天白云,本来还想找个理由不杀人的,但是……

    这个老不死的,是不是想老子一辈子记得你?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天鹤抬脚像金銮殿走去,心中有些堵,但还好,比天鹤想象中的要好,他一直以为,自己杀的第一个人,一定是陈家的某个人,而且应该会有杀人综合症。

    没想到原来杀人,也不过如此?

    其实天鹤不知道,心态决定一切,每个人都是不同的,有些人虽然没杀过人,但第一次杀人不但不害怕,反而会兴奋。

    而有些人,就算杀了几个人,也会有些紧张和害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‘金銮殿’中的五人坐龙椅是固定的,而且是纯黄金打造,价值不菲。

    后面有一个圆的金制转钮,这个按钮外表看上去是一条蛟龙的眼珠子,让人意想不到。

    右转两下,左转一下,发出的声音跟保险柜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紧接着天鹤小心翼翼的向下一按,还做好了起身逃跑的动作。

    虽然九叔死了,但人不一定是临死就会说真话。

    但还好,天鹤没有看到想象中的万剑飞来,而是龙椅后面一米宽的空间,地面有一个暗格缓缓打开,而里面放着两个手提箱。

    提出手提箱,手提箱中没有密码,打开一个箱子,里面是一沓沓的记录本,就好像公司财务的财务本一样,不用看天鹤就知道里面有多少人的犯罪记录,估计整个江南省有一大批人吧?

    也许外省的也有,毕竟这么多年了,不知道换了多少人。

    另外一个箱子,里面是三个文件资料袋,打开资料袋,里面放着是瑞士银行的账号密码。

    三个资料袋,一个是瑞士银行的账号密码,另外一个是f国国家储蓄银行的帐号和密码,另外一个是荷兰合作银行的保险柜钥匙和卡片。

    拿出瑞士银行的袋子,天鹤看了看,自言自语说道:“给你女儿?你以为我傻?我比她缺钱。”

    收好资料袋,天鹤提着两个箱子又向后院走去。

    下午四点,天鹤才换了一身道袍,提着两个箱子从后山离开,离开之后天鹤打了一个电话给叶佩茹。

    “搞定,带人到藏龙道观后院,汪家的犯罪证据在他们身上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