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98章 你缺钱?
    “嗯,出租屋。”天鹤点头,接着抬脚向卧室走去,边走边说:“黑侠有东西让我交给你。”

    孙颖没再多问,又跟着天鹤走进了卧室。

    卧室东西不多,只有一张有些发霉的木板床,还有一个破破烂烂的书柜和两把木椅,墙边有一排老实的衣柜。

    房间的窗帘也是拉上的,整个房间有一种发霉的味道。

    进门之后,孙颖把手指放在鼻下,下意识的吸了口气:“你就住这里?我听说你不是住别墅的吗?”

    “辞职了。”天鹤走到衣柜前面,打开衣柜从里面提出一个银白色的箱子,然后把箱子放在木板床上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黑侠给我的东西,他说让我交给你。”

    孙颖眼神中有些期待,不,不应该说是期待,或许是有些复杂吧,复杂的看着木板床上的箱子。

    孙颖并不知道黑侠要给自己什么,而且她开始以为黑侠不会再出现了,虽然这次也没有出现,但至少有了他的消息。

    停顿了几秒,孙颖深吸一口气,上前蹲在木板床边,两手把放在箱子上,但迟迟没有打开。

    天鹤则站立一旁,默默的观察着这个差点跟自己有关系的女人。

    今天的孙颖还是如以往一样,一身黑色的制服装,下面是灰白色的到膝裙,里面有些诱人的青色丝袜,脚下一双鱼嘴的工作黑色高跟鞋。

    只见孙颖双手放在箱子上感觉几秒,好像再感觉黑侠的气息。又好像再迟疑,她不敢开这个箱子。

    但不管怎么说,几秒之后,孙颖暗暗吸了口气,打开箱子两边的按钮,拉开箱盖,露出里面一个信封。

    这么大个箱子只装了一封信?

    孙颖看到信封时,明显的一愣,侧脸看向旁边站立的天鹤,好像在用眼神询问一般。

    天鹤耸肩,一脸不解:“孙总,你别这么看着我,黑侠确实只给了这个一个箱子,而里面也没有什么黄金白金,当然,就算有,我也不会偷,怎么说我现在也是百万富翁。”

    孙颖转过脸不再看天鹤,而是看着里面的一封信,伸手拿过信封,然后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摸着信封的手感,里面好像没有东西。

    孙颖皱眉快速拆开信封,她都有些怀疑,黑侠跟自己开什么玩笑?

    打开信封之后,孙颖才算明白,里面确实有东西,只不过是一张很薄的纸片。

    把纸片倒了出来,上面写了一连串的号码和数字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拿着纸片,孙颖又看向了旁边的天鹤。

    “我问了这箱子里面是什么,他没有告诉我,但他说,等你看到里面的东西时,让我告诉你,这是瑞士银行的账户密码,里面的钱先放在你手中,而他明天急需一千万华夏币的现金,让你把现金送到这个房子来。”

    “一千万现金?送过来?”孙颖看了看手中的纸片,又瞧了瞧天鹤:“他是怎么找到你的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清楚啊。”天鹤苦笑:“我早上起床之后正准备下楼,刚打开门,就看到一个男人站在门口,然后他说有事跟我讲!”

    “讲过什么?”孙颖拧眉冷语道。

    “他说他自己是黑侠,让我帮他做件事。”天鹤歪着嘴:“而且,他还说……”

    孙颖眯起眼,催促的问道:“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说喜欢我的歌……”天鹤无奈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对于这个,孙颖不太关心,她现在只关心黑侠的行踪:“还有呢?”

    “还有?我想想,好像没什么了,毕竟他跟我说了很多话,都是闲聊。”

    停顿片刻,孙颖继续问道:“你见过他的样子?”

    “见过。”天鹤点头。

    “是什么摸样的?”孙颖语气瞬间提高一点,而且语气中明显的可以听得出来,她很急。

    “什么摸样?”天鹤不解道:“你是问他帅不帅吧?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孙颖眼神中出现了一道不知名的闪光:“算是吧,到底什么摸样的?”

    天鹤想了想,胡编乱造道:“30来岁,再我看来,也说不上帅和丑,毕竟孙总你知道,男人看男人,有的时候看不出丑美的。”

    孙颖一挑眉:“那他脸上有没有痣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天鹤差点吐了,这妞还真相信自己的话啊?哪有这么多痣长在脸上的?不过还好,她没有问,黑侠脸上的痣上有没有毛。

    心中想,嘴里却说:“没有,白净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呼。”孙颖忽然不知道为什么,长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孙总?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孙颖摇头,把纸片放回信封,忽然又问道:“他是不是警察?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也问了。”天鹤一笑:“我也很奇怪啊,问他的时候,他说:他跟警察有合作,黑侠要消失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孙颖点了点头,心中暗道:看来他真的不是警察,跟自己猜想的差不多,只不过是跟警察达成了某种协议。

    “孙总,黑侠还说啊,暂时他要低调一段时间,你有什么事就告诉我,他会经常来找我的,我转告给他。”

    “找你?”孙颖一怔,转念一想也释然了,上次黑侠说过,他比较欣赏白银的歌曲,看来两个戴着面具的人有些惺惺相惜。忽然孙颖有些羡慕的看了面前这个大男孩一眼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正好有话跟他说,我明天把钱给你送过来,到时候你见到他,跟他说,上次我答应的事情,一定会做到。”

    天鹤一愣,接着心中一笑,脸上却装作不知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你告诉他就可以了,他自然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好吧。”天鹤无奈:“我现在只当传话筒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了。”孙颖点点头,虽然嘴里说多谢,但脸上却没有一点笑容,这个女人真他妈的冷啊。

    “那先这样,公司有些事情,我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也有点事情,正在给别的孩子当家教呢,我去上班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听到这话,孙颖停下脚步,转脸看着天鹤:“你现在还当家教?”

    “对呀。”

    “你缺钱?”

    天鹤摇头:“不缺,不过我希望看着喜爱音乐的孩子,在我的调教下,成长起来。”

    孙颖第一次有些笑意,不过这个笑意只是嘴角一翘,接着马上恢复平常色,转头继续向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天鹤把孙颖送下了楼,然后目送她离开巷子,等孙颖的身影消失在巷子口时,天鹤笑了起来,笑的非常邪恶。

    小妞,我看你还能跑出我的手掌心?让你继续冷?我看你冷到什么时候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