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99章 不是含情脉脉,那是啥?
    孙颖上了车,但并没有直接启动,而是拿起信封,拿出里面的纸片,仔细的看了几眼,接着掏出电话,跟江州市银行预约了一下,明天早上提款千万。

    虽然银行有规定,200万至1000万取款需要2天的预约时间,但在华夏,特别是华夏的官方机构,他们做事是看人的。

    你是普通人,1000万转账也需要2天时间预约,但孙颖明显就不是普通人。

    打完总行经理的电话之后,孙颖又给孙雨妍打了一个电话,把瑞士银行的卡号和密码报了过去,关于国外的转账,孙颖一般都会交给孙雨妍去办,毕竟在人际关系上,孙颖不如孙雨妍来的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中午12点,天鹤回到了基地,回来的时候,叶佩茹和叶佳正在食堂吃饭,食堂里面哄哄闹闹的。

    不过当天鹤走进食堂的一瞬间,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,几十双眼睛齐刷刷的看着天鹤。

    煮饭的大叔也是眼尖,看着天鹤进来,快速的拿出铁盘子,给天鹤多打了一点饭菜,然后给天鹤送了过去。

    叶佩茹和叶佳旁边的长桌,本来一群人都坐在这儿的,可天鹤来了之后,特别是天鹤走到了叶佳身边,一群队员好像看到了瘟神一样,鸟兽散,三三两两的端着盘子和碗,移到了很远的桌子旁。

    看着天鹤坐下,叶佳无奈:“你看看你这个人品?”

    “这跟人品无关。”天鹤摇头:“只不过他们不太了解我而已,而且这才过了一天,等再过几天,你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大叔正好把饭菜端来,天鹤一笑:“谢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客气。”煮饭大叔一笑,转身向自己的位置走去。

    “喂,我说句不该说的。”叶佳劝道:“其实这些人我了解,他们都是比较不错的队员,不然我也不会把他们挖到我这个队里,你没必要再考验他们的素质。”

    “这跟素质无关。”天鹤又摇头,拿起铁汤匙,挖了一块土豆和鸡肉,丢进嘴里,边嚼边大舌头的说道:“我也不是考验他们。只不过我要看看他们的忍耐力,我训练的人,没有忍耐力是不行的,一个人的成就有多大,不止看他的实力,而是看他能忍到什么程度,忍辱负重就是这个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你让他们变成韩信啊?”叶佳无语。

    叶佩茹也插嘴:“这个年代谁愿意当韩信啊?谁能受得了胯下之辱?”

    “没人愿意。”天鹤摇头,咽下嘴里的菜,继续说:“但我要训练出一群韩信,你们可以想想,当年一个韩信就灭掉了项羽,成就了大汉天下。如果我有一大群的韩信的话,后果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后果?你不会是要找事吧?”叶佳半开玩笑,半无语的问道。

    天鹤翻了一下白眼:“我有病啊我?算了,不跟你们说这些无聊的问题,等到时候训练出来你就知道了,一个月时间,足够训练出一群真正的战士。哎哎哎,你们两个大美女亲自光临,不会是看这些队员有没有被我整死吧?那你们可要失望了,我现在还没有开始整他们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叶佩茹先开口:“我们其实是来问问,为什么我们昨天晚上练了那个心法,早上就感觉小腹有些热气?是不是内力?”

    天鹤一咧嘴:“内力?你们想得美吧?有些人修炼一辈子都不可能有内力的,你们如果真的有了气感,那就是所谓的丹田之气,这才是入门而已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两个人虽然都有些失望,但是,同时,她们也有些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只要不是什么副作用,一切都好说。

    天鹤挖了一口饭放在嘴边,继续说道:“而且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们,你们是沾了我的光,才一晚上出现了气感,很多人需要一个月时间才会有气感出现。”

    说完,天鹤把饭倒进嘴里,接着开始埋头吃菜。

    “什么叫沾你的光?”叶佩茹不解。

    叶佳解释道:“他也许是说,如果不是他给我们心法,我们永远都是普通人。”

    “错。”天鹤摇头,嘴里塞的满满的,一边解释一边喷饭:“我的意思是,你们都受过伤,而且我都用内力帮你们治疗,所以你们体内有残留下来的内力,当你们修炼的时候,这些内力你们虽然用不了,但是可以转换成丹田之气,所以……你们才会这么快出现丹田之气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叶佩茹一怔,接着一喜:“那你可不可以在我们修炼的时候,一直给我们输入内力啊?”

    “想得美?”天鹤翻白眼,无情的打击道:“要是这样修炼的话,那这个世界高手就满地跑了,修炼太快,力量是不断的增加,但心性和境界同样是非常重要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也就是说,我可以把你们的境界提升很多,让你们瞬间变的很厉害,但问题是,过不了一段时间,你们可能会走火入魔,不受控制的内力会影响你们的大脑,让你们轻则变成神经病,重则变成植物人,甚至直接让你们大脑停顿,死亡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佩茹你记得吧?上次在河边,我就是差点走火入魔,因为我这几年提升的太快,快到一种不可思议的地步。”

    天鹤这次说的大部分都是真话,不过他并不担心这个心境的问题,拿玉石来精纯自己的内力,只不过是增强内力,并没有增长,所以并不影响心境,也不会出现心魔。

    听完天鹤的话,两个人都默默无语。

    而此时,在不远处的一群人,吃吃停停,有问有答。

    “喂,你说,这个鸟人教官,是不是跟队长有什么特殊的关系啊?”

    “扯蛋,队长会看上他?小屁毛孩,还没我大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看着不像,倒是队长的妹妹可能跟他有什么关系吧!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她妹妹是出了名的聪明才女,会喜欢这种傻乎乎的鸟人教官?打死我也不信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信,不过你看看队长他妹妹的眼神,含情脉脉看着鸟人教官。”

    “放屁,那是含情脉脉啊?你啥眼神?”

    “不是含情脉脉,那是啥?”

    “那是仇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戳,你眼珠子长歪了吧?那明明是嗔怪。”

    “我晕,嗔怪这个词你也会用啊?行呀,还有点文化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