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章 重生2004
    第1章 重生2004

    时值七月,暑气逼人,南粤省南海市,凉州客运站外,缓缓停下一辆半旧的夏利汽车。

    “小皓,快醒醒,到车站了。”说话是一名中年女子,她轻摇着身边一名相貌清秀的少年。

    开车的中年男子见到这一幕,好笑摇摇头:“这小子,睡得死猪一样。”

    段皓吃力睁开双眼,见到这对中年男女时,一股酸涩涌上鼻腔,喉咙犹如被堵住一般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赶紧,车都快开了。”中年男子拖着行李箱走得飞快。

    “还说?不是你这破车慢,现在儿子都在大巴里吹空调了。”那女子推搡着眼眶发红的段皓,三人向着一辆长途大巴赶去。

    趁着丈夫去放行李,她向段皓手里塞了几张钞票将他推上客车。

    ‘2004年7月18号!’

    看到车载电视显示的时间,段皓双瞳一缩,豁然望着车外向自己挥手的双亲。

    ‘呵呵,没想到我段天南没有死,反而重生回到一千年前的大学时代。’

    紧紧手心还带着母亲体温的钞票,段皓低声喃喃:“老爸老妈,儿子回来了。这一世,那些欺辱我们的人,我绝对会让他们付出代价……”

    前世段皓只是一名被生活蹂蹑得体无完肤的普通人,2035年一次意外,让他穿越到灵空仙界,拜入修仙宗门纯阳宗。

    当时已经四十八岁的段皓,向世人诠释了什么叫大器晚成。他只用了六百年就证得‘天龙金身’,成为至人级大修士。

    因为道号天南,世尊‘天南龙王’,乃是灵空仙界千年内有望踏入人仙境界的绝世天才。

    可惜,四百年后他还是陨落了,陨落在人仙劫最后一劫——天魔劫!

    段皓一直以为凭借大毅力大修为,可以将当初留在地球上的遗憾镇压。

    但当天魔劫到来之时,他才知道自己想法多么可笑。

    父母……

    爱人……

    兄弟……

    域外天魔略施手段就勾出他记忆深处的无数悔恨,让他沉沦到无穷幻境之中。

    直待天龙金身被魔气侵袭,他才幡然醒悟——没有一颗无暇的道心,根本无法踏上仙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哎哎!说你呢,挡路了!”

    不耐烦的催促惊醒了段皓的回忆,他转身一看,原来是一名身穿短裙的圆脸少女。

    ‘堵了过道……’段皓对几名排队上车的乘客点点头,拭去泪痕找到自己座位坐下。

    那几名乘客相视一笑,年轻人离乡情怯嘛,可以理解。

    反倒那少女走过他身边哼道:“都04年了,还给老娘演什么情深深雨蒙蒙。以为这年代悲情牌能泡到妞,也不闻闻自己身上的穷酸味。”

    车上响起一片附和轻笑,如常人遇到这种情况,难免面红耳赤,可惜遇到此事的是段皓。

    他闭目养神没有理会,身为至人级大修士,如果和这种刁蛮女计较,反倒拉低自己档次了。

    无奈这圆脸少女衣着清凉,身材姣好,未上车已经吸引几名青年注意。

    眼见有个献殷勤机会,这些人纷纷开口帮腔。看那圆脸少女脸露得色,段皓又闭目不语,一时语调渐高,惹得车上乘客频频侧目。

    段皓邻座是一名胖子,看不过去起身争辩了几句,这伙人立刻调转枪头。

    胖子一张嘴那抵得过一群人,偏那圆脸少女不嫌事大,不停拿他身材讽刺。

    段皓眉头微皱,这伙人真是得寸进尺。自己懒得理会也就罢了,既然有人仗义出头,哪能让人家吃了亏?

    他轻叹一声,缓缓站了起来,双眼泛冷环顾四周。

    想段皓前世威震灵空仙界,于星空古路血战万族。

    哪怕此时修为全无,但只双眼蕴含的威势,又岂是这些普通人能够承受?

    目光所至,议论渐消,起哄的青年纷纷打个冷战,不约而同低下头颅。

    圆脸少女最是不堪,段皓目光虽然只在她身上停留了一瞬,却也让她花容失色满身冷汗。

    匹夫一怒,血溅五步,

    天子一怒,流血千里,

    仙人一怒,伏尸百万。

    曾经的至人级大修士岂是区区凡人能够挑衅?

    好在大巴客满开始启动,段皓收回目光淡然坐下,回想刚刚送自己上车的父母,双眼微微一凝。

    如果按照历史进程,三年后,父亲段明德就会被小人陷害,不仅丢掉凉州区副区长之位,还被构陷贪污披上囚衣。

    回想前世为了父亲,母亲古芸月带着自己姐弟前往父亲家族求援,不惜抱病在段家门外跪了一夜的场景。

    “走开走开……当初为了娶你,段明德已经破门而出,他现在和我们段家没有任何关系。别在这里哭丧……”

    “段明德?他不是挺有能耐吗?都做到凉州区副区长,怎么还求到我们头上?”

    段氏族人的嘲笑犹在耳际回响,段皓浑身散发着惊人寒气。

    当年段家拒绝出手,自己无奈带着母亲姐姐返回凉州,得到却是父亲在看守所畏罪自杀的噩耗。

    事后段家更是在父亲头七那天派来一名三代小辈——段昆。

    凉州区区长,凉州区公安分局局长,南海市副市长,南海市政法委书记……

    无数自己姐弟上门求助而不得见的大人物,纷纷环绕在段昆身边。

    ‘见死不救也就罢了,所谓死者为大,居然派个三代小辈到我父亲灵堂上耀武扬威。’

    ‘西云段家!修仙者冷漠无情也比不过你们这一门冷血,这样的宗族认来何用。’

    ‘这一世只要我回复修为,一定要前往苍山踏灭你们的门楣,让你们这群毫无亲情的畜生匍匐在我的脚下!’

    哪怕过去一千年,每次想起此事,段皓都是心恨难平。

    前世修仙有成,段皓曾经返回地球,但六百年的时光已让段家化为历史尘埃。

    这些人和事,一直被他镇压在记忆深处。

    但不管是构陷他父亲的幕后黑手,还是间接害得他家破人亡的西云段家,却无时不在反噬段皓的道心。

    直到渡劫时被域外天魔勾动,让他千年修为化为飞灰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”身旁惊语打断了段皓的回忆。

    看着被自己气机吓得缩到车窗边的胖子,段皓歉意一笑,转而望着车外飞快倒退的景色:‘如果我没记错,这大巴开往花城,接我的是富贵叔,还有,那位崔画彤,崔大小姐。’

    富贵叔全名崔富贵,段皓父亲段明德的至交好友。

    前世段家出事,崔富贵四处奔走帮助段家,是段皓最感激的几个人之一。

    崔画彤是崔富贵的独生女,当年是他暗恋对象。

    襄王有意,神女无心。

    当年崔富贵很看好段皓,一直要撮合他们两人。

    但在段家出事后,崔画彤马上将段皓划到陌生人行列,很快就和一名官二代秦风双宿双飞。

    此事给段皓打击很大,要不是后来遇到花浅语,可能他已经自暴自弃,也就没有了后来的天南龙王段天南。

    千年过去,当年的单相思,今日只能换得莞尔一笑,反而另一道倩影在段皓脑海中愈发清晰。

    花浅语,段皓最落魄时给他最大鼓励和支持的女子,是他修行千年无法忘怀的伊人。

    “小语,前世我对于你处境无能为力,今生只要我回复修为,必定北上解决你的困境。”段皓嘴角浮现一丝温情,却不知身后圆脸少女悄悄拍了他一张照片,向一个名为火鸡哥发了过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