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章 谁是谁亲生
    第3章 谁是谁亲生

    “崔总客气了,这几块废柴……嘿嘿……伤不到段兄弟。”带头的壮汉离开前对段皓笑了笑。

    段皓微微一笑,这群人身上行伍气息很重,估计是退伍军人,应该察觉到自己动手前泄漏的一缕气机。

    相比崔画彤一脸不屑,崔富豪却是惊喜打量着段皓,他没想到林波对段皓评价这么高。

    一时间,崔富贵对段皓的满意程度,从九分提升到十分。

    秦风在他这种老江湖眼中,权欲太甚,并非良配,更何况其父在官场上出名的不择手段。

    崔家与秦家结亲,恐怕会被吞个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反倒段明德出自西云段家,古芸月家中三代手持戒尺,这种家庭培养出来的孩子绝对踏实。

    想到此处,崔富贵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,他将崔画彤拉了过来:“小皓,这是富贵叔闺女,崔画彤。我已经安排好了,开学后你插班到彤彤班里,到时你可以要多多照顾彤彤。”

    看着这个前世暗恋过的少女,段皓心如平湖,笑了笑:“凉州段皓,叫我皓哥就行了!”

    崔画彤心中不屑一笑,矜持回道:“恩,崔画彤。”

    ‘呵,果然和前世一样骄傲。当年我的确很单纯,居然在富贵叔的撮合下,对这种大小姐心生遐想。’见到前世熟人,段皓唏嘘不已。

    他正色对崔富贵道:“富贵叔,您放心,有我在,不会让人欺负画彤的。”

    前世段家出事,崔富贵帮助段家甚多,今生看崔富贵面子上,以自己修仙者的能力,保这位崔大小姐一世富贵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“那敢情好!”崔富贵开怀大笑,他不知天南龙王这句承诺有多重。

    “本小姐也记下了,你可得说话算话啊!”崔画彤语气很平淡,心中暗暗冷笑:‘吹得好像自己多么厉害一样!要不是我们,现在都被人揍趴下了。’

    她身边追求者非富即贵,一些人的背景大得吓人,段皓的承诺在她看来何其可笑。

    圆脸少女发现没人注意到自己,悄悄躲到树荫下打起电话。

    崔富贵双眼一眯看了看她,嘴角微微一弯,这一幕除了段皓,恰好让肖斐见到。

    肖斐立刻向段皓告别,留下一张名片后就坐上一辆计程车。

    临走时还巴拉着同患难是真兄弟,有事一个电话两肋插刀之类,听得崔画彤直翻白眼。

    段皓见状莞尔,这胖子挺精明,看得出崔富贵背景不一般,又牵扯到火鸡哥这种流氓团伙,立刻就脚底抹油。

    “这天气太热了,小皓,咱先去看富贵叔给你安排的房子,等下再回家去见你婶婶。”崔富贵一边对段皓说道,一边对林荫下那名壮汉使了一个眼色。

    “那行,麻烦富贵叔了。”段皓当做不知,转身钻进副驾座。

    崔画彤见状不屑一笑,心中又给他加上一个‘胆小鬼’的注脚。

    这辆大奔离开花城客运站,很快跑上环城高速,十五分钟后来到一片住宅小区。

    本世纪初,珍港的养生之道开始传入内陆,引起全国半山别墅价格飞快飙升。崔富贵花八百万买了一幢小别墅,坐落在白云山山脚的天云帝菀小区。

    他原本打算让段皓住到家里,因为妻女反对,干脆就近帮段皓买了一套二手的二室一厅。

    “小皓你瞧瞧,缺什么,明天让彤彤带你去买。”进门后崔富贵递给段皓一个文件袋。

    段皓接过来一看,里面装着一本房产证还有一张银行卡。

    “富贵叔费心了,这房子花了多少钱,我以后赚到钱还您。”段皓收起文件袋,眼神闪过一道莫名之色。

    “别啊!我跟你爸那关系谁跟谁啊?不就一套房子吗,还跟富贵叔见外了?对了,那卡里五万块钱,密码六个零,花完找富贵叔要。”崔富贵哈哈大笑,打开冰箱每人分了一瓶可乐。

    那怕段皓修仙千年,此时此景也是心中一暖,不愧是前世对他最好的富贵叔。

    崔画彤站在一旁大为冒火,不说这百多万的房子,就说这零花钱。自己每月才一万元,老爸您可真大方,随手一丢就是一张五万的卡。

    还不够再要?

    到底谁是谁亲生的啊?

    而且居然要本小姐陪这穷小子去买东西,万一让熟人看见,误会了怎么办?

    崔画彤气得直咬牙,趁崔富贵不注意,不断给段皓甩着大白眼。

    更可恨的是,任她如何挑衅,段皓就是面无表情喝着可乐,让她有种拳头打在棉花上的感觉。

    崔富贵是个雷厉风行的人,可乐还没喝完,就带他们回家。

    两处房产只有五分钟车程,相比刚刚小区,天云帝菀的安保要严密很多。

    经过大门时,崔富贵指着岗亭内荷枪实弹的安保人员说道:“小皓,他们手上都是真家伙!二十一世纪什么最赚钱——房地产!你别看富贵叔家产几千万,还真不够买套半山别墅。”

    段皓点点头,前世他离开地球是2035年,04年的房价已经有了飙升苗头,井喷时期是08年。

    “现在花城的地,谁家最有门路,必属‘天云集团’。两年前拿下云霞山,第一期一百套别墅,今年年末开始销售。”崔富贵停好车,揽着段皓肩膀边走边说。

    “老爸,莫非是号称‘花城之肺’的云霞山?”崔画彤美眸一亮。

    “嘿,没错,就是绿化程度达到80%,拥有南粤第一天然淡水湖的云霞山。”崔富贵点点头。

    崔画彤眼带希冀:“要是能住到云霞山就好了,据说那里空气比天云帝菀还要更胜一筹。”

    相比崔家父女讨论的云霞山,段皓对天云集团更感兴趣。

    天云集团太子爷慕容王孙,不仅是他前世最大的敌人,也是间接导致花浅语魂归幽冥的罪魁祸首之一。

    ‘慕容王孙……天云集团……’段皓目光微冷,此时的天云集团只是一条地产大鳄,要待日后与京城花家联姻之后才借势成为南粤首富。

    三人走到崔家别墅门口,崔富贵举起双手做投降状:“闺女,饶过你老子吧,云霞山的别墅将我这两百来斤肉卖了也买不起。”

    恰好一名美妇推门出来,见到这一幕笑骂道:“还不快进来,老大不小做什么怪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老婆,这是小皓,段皓。”崔富贵推过段皓说道。

    “穆姨好!”段皓淡然打个招呼。

    “喔,段大哥家的孩子,先进来坐坐吧,等下就开饭了。”穆清瞥了一眼段皓,说话不咸不淡。

    刚刚自己已经收到女儿的短信,这小子想要从崔家拿走一套房子和那五万块钱,也得看自己答应不答应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