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章 初次修炼
    第5章 初次修炼

    段皓从崔家出来,并没有离开天云帝菀,反而沿着林荫小道向着小区深处走去。

    重生以来,他无时不在思考恢复修为的方法,以地球当前的稀薄灵气,自然无法找到有助自己回复修为的天材地宝。

    幸亏在灵空仙界,段皓曾得到一套名为‘夺天阵’的阵图。

    这套阵法能够强行凝聚山川灵气,布置出一个小范围的修炼宝地。而距离他最近的山脉,当然是脚下的白云山。

    段皓步法很奇特,时而前进时而后退。

    每当有人目光触及到他时,就被一个玄妙的力场所扭曲,只能看到对面的景色。

    奇门八步,归属奇门遁甲,既能隐藏行踪,又能丈量大地灵脉走向。

    段皓一边回忆‘夺天阵’的布置方法,一边踏着奇门八步,最后来到山巅一方平整的巨石之前。

    “咦!居然也有人推测出白云山灵脉所在,不过这‘小聚灵阵’也错得太离谱了吧?”看着巨石周围杂乱的刻痕,段皓略微讶异。

    难道地球上除了自己,还有其他修仙者?

    可惜片刻之后,段皓眉头紧皱,因为他根据眼前阵纹推断,布阵者水平极低,在灵空仙界连入门都勉强。

    “罢了!这阵法略微改动还能凑合,终究是省我不少力气,大不了欠原主一个因果。”段皓淡淡摇了摇头,咬破指尖开始修改。

    现在他体内既无灵气,手头也没布阵材料,只能用体内纯阳热血刻画阵纹。

    几分钟过去,因为大量失血,段皓脸色发白,好在他两世为人,心性极为坚毅,终于坚持到最后。

    待到段皓落下最后一笔阵纹,巨石四周骤然起风,无数白雾飞快汇集过来。

    深吸一口被阵法强行凝聚过来的灵气,段皓恢复了些许精神:“不愧是末法时代,以夺天阵的霸道,凝聚到的灵气质量居然这么差!看来这白云山灵脉,不够我修成《混元一气指》的筑基篇。”

    修仙共分九大境界:筑基、入品、至人、人仙、地仙、天仙、宇间传说、宙光造化、天道圣人。

    其中筑基境还分开穴、通脉、凝窍三个小境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等到灵雾浓度能够遮掩自己身形,段皓才盘膝坐到巨石之上,开始修炼《混元一气指》筑基篇。

    默运玄功,段皓鼻吞口纳,将阵中灵雾源源不断吸入体内。

    随着他修炼的深入,巨石周围逐渐形成一个漏斗状的旋风,临近草木以肉眼能见的速度开始发黄枯萎。

    而段皓周身毛孔,也逐渐渗出缕缕腥臭黝黑的物质,这些都是他降生以来积累在体内的秽物。

    修仙,说白就是一个去芜存菁的历程。

    好在这地方位处山巅,又是夜晚人迹罕见,这才没人注意到正在进行蜕变的段皓……

    星斗漫天,天际初白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一夜过去,天边泛起璀璨的金光。

    段皓睁开双眸,星目闪过一丝精光,他张口发出一声长啸,翻身一跃,双手在巨石上按出两个一厘米深的掌印。

    “果然不出我所料,童阳之身修炼《混元一气指》,要比前世快得太多。初次修炼不仅顺利开辟丹田,还蓄满二十四个穴道。”段皓紧握双拳,感慨说道。

    开穴期需要吸纳灵气蓄满体内穴道,每个穴道需要九道灵气。段皓蓄满二十四个穴道,意味着昨夜总共凝聚了二百一十六道灵气。

    段皓伸手向不远处一颗松树轻轻一点,指风一闪,木屑炸裂,碗口粗的松树炸出一个五厘米深的小洞。

    “总算有些许自保之力,不过想要提高修炼速度,还得搜罗一些上年份的药物……”回想前世翻江倒海的仙人手段,段皓脸上喜色退去不少。

    “咕……咕……”感应到腹中传来的饥饿感,段皓好笑向山下走去:“自从证得天龙金身,我好像已经几百年没感到饥饿了……”

    而此时,崔家三口开始风雨不动的晨运,但今天崔富贵只顾跑在前面,留下妻子穆清带着女儿在后面慢跑。

    “妈,秦风给我打了电话,说上次来我们家,老爸连门都没让进,直接赶他走……”崔画彤鼓着小脸,嘟着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穆清闻言大怒,准备杀上去和崔富贵理论,却被身后骤然射来两道车灯打断。

    崔富贵冲过来将她们拉到道路一旁,避过一辆呼啸而过的宾利欧陆,车子带起的风压卷得他们衣裳剌剌做响。

    “不要问,这车坐着南粤顶天的人物,以后见到就要靠边站。”崔富贵神色凝重。

    从没见他如此神色的穆清吓得不清,原本兴师问罪的念头也熄了。

    唯有崔画彤眼带憧憬看着远去的宾利轿车:‘秦风父亲身为秀越区区长,怕是出巡也没有这等威风。’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辆宾利欧陆一路畅通无阻,司机是一名三十来岁的硬汉。

    他剃着板寸,面容刚毅,一双眼睛警惕打量着周围,犹如钢铁铸成的古铜色肌肉将迷彩背心撑得鼓鼓。

    副驾坐着一名身材玲珑有致的女子,犹如天鹅的雪颈戴着一条墨玉项链,一身需要熟透美妇才能撑起的海派旗袍,穿在她身上毫无违和感。

    相比崔画彤对个人气质的刻意造作,这旗袍女子双眸一转就是风情万种,两者有云泥之别。

    宾利欧陆最后停在段皓上山的山道之前,硬汉熄火后下车巡视一番,确保安全后,迎下一名身着白色练功服的老者。

    旗袍美女走过来搀扶老者,妩媚的大眼打量着周围。

    “咳咳,馥兰,走吧,今天就让你这丫头大开眼界!”老者轻抚颔下半尺来长的银须。

    旗袍美女美眸一亮,连连点头,家族传言爷爷修炼之处何等神妙,这次终于能一见真容。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赵军满眼羡慕,身为老爷子的司机,他自然知道老爷子今日前来此处的用意。

    很明显,周馥兰小姐已经得到老爷子的肯定,准备启动阵法为其开辟丹田。

    ‘哎,都是自己不争气。要是能够从明劲大成突破到明劲巅峰,可能早就得到机会,利用那神奇的阵法聚气入体,成为一名内家武者。’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上山下山只有一条山路,双方很快相遇。

    段皓见这三人气度不凡,不由得多看几眼:‘这老人体内有灵气?不……不对!应该是内力,这是一位武者!’

    发现自己猜错,段皓嘴角一弯。

    不曾想,他这表情变换,吓得赵军浑身肌肉紧绷,右手缓缓向腰后摸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