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章 武道宗师
    第6章 武道宗师

    赵军这举动引得老者一阵好笑,自从上次自己险些遭受刺杀,这个司机有些风声鹤唳了。

    他拍拍赵军的肩膀:“现在是清晨,估计是周围住户前来登山罢了。”

    段皓对此老淡淡点点头,转身自顾下山。

    这毫不在意的态度,气得周馥兰够呛:‘哪怕不知爷爷身份,但老人家年龄摆在这里,这小子还一副眼高于顶的模样,难道‘尊老’二字都不懂?’

    周馥兰眼带不满看着段皓背影,老者呵呵大笑,拉着她继续向山巅走去。

    赵军追上来比了一个电话手势:“老爷子,要不要?”

    “哎,这地方又不是我周天石的!”老者摇摇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以段皓的眼力,自然看得这三人来历不凡。

    但又如何?

    只不过几个有些权势的凡人罢了,难道还能让天南龙王段天南动容不成?

    要知前世依附在段皓羽翼之下的修仙皇朝就有数十个,最弱的那个拥有的疆域,都要远超现在地球上所有国度的国土总和。

    至于年龄更是笑话,段皓两世为人,加起来的年龄都超过一千岁。这段小插曲后,段皓走到天云帝菀大门外,拨通了胖子肖斐的电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皓哥说啥话呢,什么租不租的。现在是旅游淡季,房子空也是空着,来了随便挑一间住。”电话那头胖子很开心,打了辆出租车飞奔过来,带段皓吃了粤式早茶就陪他去之前小区收拾行李。

    而此时,周天石三人也来到山巅巨石之处。

    “丫头,这‘小聚灵阵’爷爷只能再开启三次了!”周天石小心从怀中掏出一个黄花梨木盒,里面装着三张发黄的纸符。

    “你可要把握机会,争取成为内家武者。”挑出一张最破旧的,周天石对周馥兰嘱咐道。

    ‘爷爷打算在今天将我培养成内家武者。’周馥兰大眼充满惊喜。

    好在她心境不差,连忙深吸一口气闭目调息,片刻后一双美眸已是古井无波。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赵军点点头,不愧是周家最杰出的三代,如能成为内家武者,前途不可限量。

    周馥兰旗袍一展跃上巨石:“爷爷,我准备好了!”

    “小赵负责警戒,不要让外人上来。”周天石对赵军点点头,随后调动内力灌注到手中纸符。

    纸符被内力触发,化为一个火球,周天石将之点向巨石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

    几秒过去,火球在巨石下方滴溜溜转动,由亮到暗,直到熄灭,什么事情也没发生。

    “莫非‘启灵符’年代太久……”眉头紧锁,周天石再次取出一张纸符。

    很快,一个更明亮的火球飞到巨石下方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

    十来息过去,直到火球熄灭,依旧没有引起任何异象。

    “没道理啊!”周天石脸色很难看,他手中的启灵符来之不易,剩下最后一张准备传家,不敢再试。

    周馥兰端坐在巨石上不敢动弹,唯有一双大眼四处打量。

    正巧她无意瞥过面前巨石,不由得发出一声惊呼:“爷爷,您快看!”

    周天石闻声化作一道白影掠上巨石,看到周馥兰所指之处,也是脸色一呆——这两个深深印在巨石上的掌印。

    赵军见到这一幕也是一脸惊骇:“老爷子,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赵,快查!”这两个掌印让周天石心潮激荡,以他半步宗师的实力,要在巨石上拍出两个掌印不难。

    但要让掌印边缘光滑如镜,底部掌纹清晰可见,周天石自认自己还无法做到,因为这必须在力道上的控制,达到登峰造极才行。

    宗师!

    心中冒出两个字眼,周天石袖中双手紧握成拳。

    武道宗师啊!

    别看自己只差半步,但只有自己才知道,这半步困住了华国多少个武道修炼者。

    没想到自己有生之年,居然能再见到一名宗师。

    只是以周家在南粤省的势力,没理由自己不知这位宗师的存在啊?

    再说最近也没传闻北方几位大佬南下,莫非此人是从海外而来?

    对方在自己修炼之处留下两道掌印用意何为?

    是敌是友?

    无数疑惑让周天石沉吟不定。

    赵军很快跑了过来:“老爷子,我在前面一颗松树的树干上发现一个深达五厘米的指洞。而且……而且阵法被人篡改了!”

    周天石闻言跃下巨石,果然见到自己花费巨大代价请道门高人布置的‘小聚灵阵’,已经被人改得“面目全非”。

    好在他一生经历的风雨极多,此时还能把持得住,走到赵军所言的松树之前,摸着树干那小洞,终于脸色惊骇吐出一口浊气。

    这是指风?

    他艰难吞了一口唾沫,沉声对着赵军说道:“小赵,你去查查刚才下山遇到的那个青年。不过要小心,我怀疑他背后站着一位武道宗师。”

    赵军曾经是南方军区特种兵,自然知道很多世俗界不知道的秘密。

    解放战争中,各大首长为何南征北战甚少负伤?

    不就是在那个国土即将沦陷的年代,南北武道界放下成见,无数宗师自愿承担起诸位首长的保卫工作吗。

    ‘飞花摘叶、草木竹石皆可伤人!’这不是小说家言,而是真实存在。

    但只有到达一定层次的人,才能得知世俗界之上还有一个超然的修炼界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赵军语气很坚定,内心很忐忑。

    别看自己离开队伍前得过军区比武第九名,真对上一位武道宗师,自己可没自信能活下来。

    宗师啊!

    超然世外的存在!

    周天石拍拍他的肩膀:“如果遇到紧急情况,你就报出我周天石名号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赵军满嘴苦涩。

    ‘还报您的名号?

    老爷子,您也只不过是半步宗师!

    不说人家给不给面子,只说面对一名武道宗师,我还不一定有机会开口呢!’

    “丫头,走吧!”周天石肉痛看了看“被毁”的阵法,转身带着周馥兰向山下走去。

    而他不知道的是,周馥兰大眼滴溜溜一转,无声对着赵军张了张口。

    ‘本小姐也要参加行动!’

    见到周大小姐的口型,赵军顿感抓狂,一张苦瓜脸更苦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