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章 我认识他
    第7章 我认识他

    火鸡被放的时间比张局长预料还要快,看着这群人渣扬长而去,平天区公安分局士气低落到极限。

    张局长一言不发转身就走,刚进办公室就摔了茶杯,他拿起电话:“喂!让戴濛濛到我办公室来一趟,有任务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鸡哥,看那些条子一脸便秘的样子,太爽了。”一名小弟崇敬看着火鸡说道。

    “哼,早跟你们说过,好好跟哥干,钱途大大的有。”火鸡迈着八字步,将有些趴下的鸡冠头扶正。

    “嘶!”扯到头顶伤口,他抽了一口冷气,转身盯着一个黄发青年:“黄毛,昨天到底怎么搞的?小丽不是说弄一个乡下来的小子吗?怎么惹上蓝波出租车那群煞神了?”

    黄毛缩缩脑袋:“原本事情很顺利,但一个大胖子出现后,那群蓝波就向我们出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哪来的大胖子?”火鸡选择性遗忘林波等人,没办法,武力值差太多,只能认怂。

    黄毛将手机递过去:“老大,我偷拍了几张照片。”

    火鸡抢过来一看,当他见到里面梳着大背头,一身开襟唐装的崔富贵时,吓得险些将黄毛的二手三星摔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‘疯狗’崔爷,谁叫你们去惹他,你们活得不耐烦,别给哥招祸。”火鸡气急一巴掌将黄毛抽了个跟头。

    崔富贵当年两把片刀砍通街,可是火鸡当做偶像崇拜的存在。

    自从十年前洗白做运输生意,崔富贵的影响力不减反增,现在一声言语,平天区大佬们都得卖面子。

    黄毛憋屈得想哭,你马子惹的事,反倒我挨了三顿打。

    眼见火鸡眼冒凶光,黄毛连忙点开下一张照片,里面是一身运动装的段皓还有躲在他身后的胖子:“老大,得罪大嫂就是这小子,那个肥仔估计是他朋友。”

    火鸡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,摩挲着下巴露出一个阴冷的笑容:“呵呵,去查查这两小子底细。只要不牵扯上崔爷,就给老子断他们一条腿。大老板不怕花钱,但养我们总得会咬人。这次栽跟头,不管给自己还是大老板,总归得有个说法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段皓不知火鸡那么快就被放出来,正准备报复自己和胖子。

    他刚到胖子家开的民居客栈。

    这是一幢三层建筑,一楼农家乐,二三楼住宿,现在是炎夏,旅游淡季,入住率不高。

    肖斐父母很好客,一番交流后,不仅发现肖妈跟段皓是同乡,更巧的是肖斐居然和段皓同校。

    于是肖家更加热情,安排三楼一间清净的房间,直言段皓开学前只管住这里,不过段皓还是交了两千块钱伙食费。

    最让段皓满意的是,肖家客栈距离天云帝菀也就是半个小时脚程,很方便他每日前往山巅修炼。

    下午段皓离开肖家客栈,继续前往白云山巅。

    当他来到天云帝菀门口时,发现门口站着很多保安,几名西装革履的男子手持对讲机,满头大汗来回奔走。

    “莫非发生了什么大事?”段皓略微沉吟,凭借奇门八步掩饰身形走进大门。

    进门后发现小区内的气氛更紧张,到处站着眼神如鹰的黑西装男子。

    “我是振辉建材的老总……你们要干什么……我要控告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不远处传来一阵吵闹,一名中年胖子被几名黑西装从宝马车中拽了出来,一脸愤怒挥舞着手机大喊大叫。

    一名戴着金边眼镜的西装青年快步走了过去,向他出示了一张名片。

    原本叫嚣着打电话给平天区副区长的胖子,瞬间就怂了,乖乖被带到一旁喷泉广场。

    段皓没发现崔家人,摇摇头继续向山顶走去。

    只是他没想到的是,不久后,一副和他有八分相像的素描画像,居然出现在那胖子面前。

    “认识这人不?”周馥兰穿着一领孔雀绿旗袍,饱满前胸别着一枚红宝石胸针,手中的画像是赵军连夜画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认识……”瞅了一眼画像,胖子摇摇头。他平时自诩为色中饿鬼,但今日却很老实。

    因为他知道对方绝对不是自己能够染指的存在,没看到平日难得一见的西装青年,站在一边连腰都不敢挺直?

    “你可以走了!”周馥兰挥挥小手,刚刚从胖子脸上的细微表情,她知道对方没有说谎。

    因为除去武道修炼者的身份,她还是一名超级学霸,十五岁就被哈佛录取,导师是世界顶尖行为分析专家柯蒂斯,这也是周天石同意她参与行动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下一个……”她对西装男子挥挥手,后者点点头,转身走出这幢天云帝菀最高豪华的别墅。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云帝菀的喷泉广场,聚集着几百名天云帝菀的业主。

    他们一大早就被“请”到这里,要不是对方来头太大,现在早就炸起来了,毕竟能住进天云帝菀,哪个不是在平天区叫得上号的主?

    “这些臭打工的,把我衣服都弄皱了,我今天还约了秦太太打牌呢!”穆清狠狠瞪了一眼不远处的一名黑西装说道。

    “打毛线牌,你给我消停一会!”崔富贵转过脸来吼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刚刚和几个有生意往来的老总谈了几句,只知这事是南粤周家插手,天云集团都被勒令全力配合。

    南粤周家啊!那可是巨无霸的存在,不仅军政法都有子弟就职,名下更有多个商业集团。

    这时候别说一个秀越区区长,就是花城市长来了都不好使,没见这么大的动静,区政府办连一个办事员都没派来?

    正好西装青年走到这里:“可是崔总一家?麻烦过来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你谁啊?”穆清不带好气顶了回去。

    崔富贵大惊冲了过来:“王经理您好,我是崔富贵。这位是内人穆清,抱歉抱歉,您别跟她一般见识。”

    王经理没有接他的烟,面无表情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崔富贵暗暗叫苦,这王经理是天云集团的高层,以对方的能量,收拾自己那运输公司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。

    崔家三口很快被带到周馥兰面前,看到这名旗袍美女,一向对自己相貌气质很有自信的崔画彤骤然有种自惭形秽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见过这个人没?”周馥兰将画像递给崔富贵。

    一看画像,崔富贵双瞳一缩。好在他应变极快,借口打火机掉了,俯身捡起已换上一副茫然表情:“没见过,要不我让公司下面的人问问?”

    要是寻常女子,就被他这模样骗了过去。

    可惜碰到在行为分析学上造诣不浅的周馥兰,她转而将画像递给崔画彤:“你呢?”

    崔富贵心中一突,昨日他就看出女儿对段皓没什么好印象。

    让他松了一口气的是崔画彤摇摇头:“没见过,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周馥兰大眼一眯,身上的慵懒瞬间转为一股难言的气势,崔画彤不甘示弱与其对视,但很快就败下阵来。

    她承认,自从见到对方后,自己就产生嫉妒心,所以才一反常态为段皓做了伪证,不过好像骗不过对方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穆清尖锐的声音在帐篷中响起:“我认识他,他叫段皓,来自南海市凉州区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