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章 自信的穆清
    第9章 自信的穆清

    周天石感觉自己活了快九十岁,从来没一天这么尴尬过。

    最可气赵军的手机在这关键时刻居然没电,但愿自己那刁蛮孙女不要乱来,做出无法收场的举动。

    ‘好在段先生气量大,要是北方那几位,只刚刚那丫头那几句话就能给家族招祸。’周天石陷入沉思:‘段先生昨日已经见过馥兰,他们两个年纪又差不多……’

    双眼闪过一道精光,周天石轻抚下颔银须,不管是相貌还是才能,他对自家的孙女相当有自信。

    而段皓更不用说,这么年轻的武道宗师,简直是超级潜力股。

    心中下了某个决断,周天石掠到段皓身边:“实在抱歉,馥兰那丫头被老夫惯坏了。老夫等下定让她向段先生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周老言重了,我等尽快下山,解除了误会便可。”段皓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相比周家对自己的误会,他更好奇是谁出卖了自己。

    是你吗?

    段皓眉头一皱,脑海浮现一道倩影,正是前世他暗恋过的崔画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周馥兰得到段皓资料,就放其他业主离开,除了崔家……

    穆清没想到自己将段皓的身份抖搂出来后,非但没有得到礼遇,反而一家人被软禁起来。

    她越想越气,冲向门口却被一道人影堵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崔太太,在事情没有解决之前,还请继续留在这里。”王经理擦着手腕的劳力士黑水鬼,一脸漫不经心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好……好!有能耐把手机还给我,我要打电话!”

    穆清开口后就后悔,软禁之前自己三人的手机就被收走,这种情况下对方怎么可能还给自己。

    不过让她惊讶的是,对方递给她一个封口袋:“可以,随便你打!要是没电,还可以用我的!”

    “哼,你给老娘等着!”暗笑对方脑残,穆清夺过袋子,她决定动用手中的资源,给对方一点颜色看看。

    “爸!”崔画彤一脸担忧,摇摇崔富贵的手臂。

    “让她打吧。”崔富贵知道穆清现在听不进任何意见。

    “喂,您好!是秦太太吗?我是穆清啊……”小心走到角落,穆清打通了电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接到穆清电话的是一名身穿精致套裙的中年女子,假如去除岁月痕迹,定是个千娇百媚的美人。

    她就是花城秀越区区长秦仕的夫人,秦风的生母,刘澜。

    “有人非法拘禁你们一家?”

    “这样吧,正好小风在家,我让他去找许秘书,大约十五分钟后到。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,刘澜招来小保姆:“去把少爷叫来。”

    很快,秦风身穿科比签名的耐克篮球服,满头大汗跑了进来。

    相貌英俊,身高将近一米八的他,一身腱子肉将球衣撑得鼓鼓的,荷尔蒙熏得身后小保姆小脸通红,堪称标准的少女杀手。

    秦风擦擦脸上的汗,笑道:“妈,找我有事?”

    “画彤那丫头不是一直没正面答应你的表白吗?儿子,机会来了。妈妈已经打电话许秘书,你去洗个澡换身衣服,争取今天把那丫头拿下……”刘澜递给爱子一瓶运动饮料,简单将事情描述。

    秦风听得双眼冒光,他从初中就开始追求崔画彤,随着少女身子逐渐长开,他对崔画彤的迷恋就愈加深重。

    更何况父亲在官场上想要更进一步,需要大量的财力支撑,而崔家正好符合这个条件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得到刘澜的确切回复,穆清冲着倚在门口的王经理吼道:“你少给老娘得意,十五分钟后有得你哭!”

    王经理走到崔富贵面前戏谑一笑:“崔总,您是个明白人,这件事已惊动了南粤顶天的人物。只要您把段皓交出来,我保证你们一家马上离开。有些事,不要让我难做,说得太白,没意思。”

    ‘如果这疯狗识相,大不了让市场部扔几张单子给他。’

    说完他胸有成竹看着崔富贵,后者和自己在几次酒会上碰过头,想要通过自己拿下天云集团的订单,自己手中有资源不怕对方不低头。

    可惜,让他没想到的是,一个烟圈被崔富贵吐了出来,砸到他的脸上:“崔某人,真不认识他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笑容逐渐褪去,王经理冷哼一声,起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穆清冲着门外尖叫道:“你给我等着,我的人十五分钟内就到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段皓下山就和周天石两人分开,他赶到崔家三口所在的物业管理处,门口警卫果然得了通知,一脸恭敬让他进去。

    段皓看了一眼崔家母女,走到崔富贵面前关切问道:“富贵叔,没事吧?”

    崔富贵正埋头抽着烟,抬头推着他向门口走去:“你来干什么,还不快走!”

    穆清尖叫一声:“走?不许走,你这个扫把星,不知惹了什么祸事害得我们一家被人软禁在这里。快来人啊,你们要找的段皓在这里,都说他跟我们崔家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段皓见状冷冷一笑,已经知道是谁出卖了自己,看着崔画彤的眼光少了几分冷意。

    “富贵叔,这都一场误会,外面的人都撤了,你们随时可以回家。”段皓怕怕崔富贵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走什么走,这七八个小时没个说法怎么走?不走!”穆清坐到沙发不愿起来。

    崔富贵气急,这件事牵涉到南粤周家,真有误会,还指望周家道歉不成,能够全身而退已是万幸了。

    崔富贵忍住气说道:“你走不走,不走我带着女儿走。”

    “要走你走,彤彤不怕,秦风就快到了,等下非让姓王的道歉不可!”穆清拉住崔画彤。

    崔画彤原本打算离开,听到心上人要来,停下脚步坐到母亲身边。

    崔富贵见状转身走出大门,段皓大步流星赶上去。

    “小皓,今天真对不住,你婶婶她也是担心家里……”听到后面脚步声,崔富贵停下来,满脸通红对段皓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富贵叔,您先回去吧,等下我会把彤彤完整无缺带回去的。”段皓微微一笑,眼中闪过一道冷光,另外一个就说不定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