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章 耳光响亮
    第10章 耳光响亮

    周馥兰摆弄着一套名贵的汝窑茶具,动作行云流水,明显在茶道上有很深的造诣。

    王经理站在一旁,看她递来一杯清茶,连忙受宠若惊接了过去。

    周馥兰手持一只闻香杯,斜躺在贵妃榻上犹如一尾慵懒的美人鱼:“等他们依仗的救兵来了,你去打发走。他们看到希望破灭,自然会交代的。”

    王经理压低声音说道:“大小姐,如果您不方便,有些事情我可以代劳的,保证手脚干净,绝对不会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马上撤走所有人,小王和小赵过去一趟,见机行事,务必让段先生满意,馥兰立刻跟我上山。”王经理话未说完,就被一个洪亮的声音打断。

    只见周天石大步进来,拉起周馥兰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军哥,老爷子什么意思?”王经理大惑不解看着赵军。

    “这还不懂?就是让段先生满意的意思!你马上跟我去处理,完事我还得上山!”见他还要再问,赵军一脸不耐烦,干脆将王经理扛在肩膀,大步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想到自己被留下处理这些杂事,赵军大为光火,犹如百米冲刺颠得王经理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一辆挂着政府牌照的大众帕萨特,缓缓开进了天云帝菀。

    “少爷,天云集团设计部孙总监和你爸爸经常在一起吃饭。等见到崔家人,我给孙总监打个电话,他们一定得放人。”许秘书一边开着车一边对着秦风说道。

    由于周家下令撤人,帕萨特没有受到阻拦,再加上穆清故意隐瞒一些事情,秦家还以为只是崔家和天云帝菀物业之间小矛盾。

    帕萨特缓缓停在物业管理处外面,许秘书昂首挺胸带着秦风走了进去,正好碰到独自返回的段皓。

    段皓戏谑看着这个前世的‘情敌’,当年自己落魄后,崔画彤就是跟此人成了好事,现在对方在自己眼中只不过是一个凡人罢了。

    三人一起进门,穆清看都没看段皓,满面春风向秦风迎去:“小风,你总算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穆姨,您放心,这位是区政府办许秘书,没有什么事是许秘书一个电话不能解决的。”秦风一身范思哲休闲西装,手腕带着一块欧米茄机械表,加上那挺拔的身材,相比同龄人要成熟时尚了不少。

    介绍完许秘书,他转身拉起崔画彤白嫩的小手:“彤彤,我来晚,你没事吧?等下一定让他们给你们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崔画彤红着脸点点头,秦风的到来让她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看看秦风身后一身山寨运动服的段皓,再对比一身名牌的心上人。

    一个害得自己一家被软禁了七八个小时,一个风度翩翩前来解围,两者高下立判。

    崔画彤打定主意,事后一定找崔富贵摊牌,趁早和秦风将关系定下,省得这不着调老爸整天乱点鸳鸯谱。

    “人呢?来个管事的啊?无缘无故把人扣半天连个说法都没吗?”秦风给崔画彤一个自信的眼神,站起来高声说道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神采飞扬的秦风,再看旁边一点存在感都没有的段皓,崔画彤真不知老爸觉得后者哪点好?

    正当秦风志得意满时,门外传来了一声戏谑:“哪来的小狗,口气倒是不小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秦风,彤彤的男朋友,这位是秀越区政府办许秘书。你们涉嫌违法限制业主人身自由,说!是不是还有纠结社会闲散人员的涉黑行为。”秦风闻言一怒,冲到王经理面前,上来就是一顶大帽子。

    除了段皓面无表情摇摇头外,崔家母女都是大声叫好。

    许秘书点点头,不愧是秦区长的公子,这官腔打得有三分水准。

    他轻咳一声走到秦风身边,指着王经理哼道:“你是天云集团哪个部门的?我们秦区长和你们市场部孙总监是好朋友。想来其中有什么误会,你给道个歉,今天这事就算了。要不然,等下大家脸上都不好看!”

    穆清冷笑摇摇头:“这么样,老娘说得没错吧,一个打工的穿上西装还当自己是个人物了!”

    秦风和许秘书脸上挂着自信的微笑,最近孙总监正在公关秦父治下一块地皮。

    天云集团肯定不会为了一个物业经理和自己为难,毕竟这年头什么最不值钱?

    经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周天石只留下两句话,一句是见机行事,一句是让段先生满意。

    好在路上的罪不是白受,王经理从赵军那得到一些消息。他瞅了一眼段皓,顿时心中有底。

    “呵呵,崔太太,您等的救兵就是这两个活宝?”擦擦金边眼镜,王经理戏谑看着穆清。

    穆清闻言一滞,狐疑看着许秘书,难道秦家糊弄自己,这个姓许根本不是所谓的政府办秘书?

    穆清怀疑的眼光让许秘书大怒,开口喝到:“放肆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!”清脆的耳光既打断了他后面的话语,也吓了秦风和崔家母女三人一跳。

    段皓一脸淡然,自从见到赵军,他就预料到这一幕。

    许秘书被一记耳光扇个踉跄,未等他发作,一张烫金名片就让他满腔怒火转为惊骇。

    “抱歉……抱歉……原来是王先生,秦区长昨天还和贵公司孙总监打过高尔夫……”看着名片上王厉风三个大字,许秘书心中犹如千万只羊驼奔过,汗水飞快浸湿了衣领。

    我的神啊!谁说王厉风是物业经理?

    王厉风可是南粤省仅有两位国际注册会计师之一,顶级金融天才。

    这种人物可是多次参与花城金融高级会议的存在,就算自己上司秦区长来了,对方理不理还真说不定。

    要不是几年前在华尔街败了一阵,天云集团还真的无法凭借一个首席金融顾问以及5%的股利招揽对方。

    “姓孙从这一刻不再是天云集团的员工,给你们一分钟,马上给我消失。”王厉风冷冷一笑,彷如撸掉的是一名临时工。

    秦风暗暗叫苦,通过父亲他早就听说王厉风的大名,不仅将对方当做自己前进的标杆,还希望有天能拜入对方门下。

    没想今天见到真人,却是给对方留下这种印象。

    ‘该死,穆清这是挖个巨坑给本少跳……’嘴带苦涩,秦风不满看了一眼簌簌发抖的穆清。

    穆清这一刻真的怕了,她怎么能想到区区一个经理居然敢抽区长秘书的耳光,而后者连个屁都不敢放。

    她转身指着段皓尖叫道:“你……你别乱来,你要找的段皓在那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回应她的,却是一记响亮耳光。

    脸颊传来的巨力让穆清摔倒在地,崔画彤尖叫跑了过去,发现母亲脸颊已经高高肿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东西,敢直称段先生名讳。还好王某只是个小卒子,要是上面的人在场,岂不是连累我也吃挂落。”王厉风金边眼镜后的双眸蕴含寒光,穆清摸着脸颊低声哭泣不敢言语。

    秦风和许秘书闻言一震,王厉风这等人物居然充当马前卒,那背后的水到底有多深。

    这次穆清真是惹上大事情了。

    不行!得尽快和崔家撇清关系。

    不过那段皓到底是何方神圣,居然有这么大的来头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