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章 宗师无望
    第11章 宗师无望

    许秘书和秦风不时瞥着一旁的段皓,王厉风愈发不耐,挥手招来几名人高马大的安保。

    许秘书拉着秦风转身就走,今天丢脸事小,连累孙总监事大。

    对方已经在秦风父亲身上砸了不少“公关费”,现在地皮没拿到,反倒被自己两人坑得饭碗都丢了。

    这事可真是把人得罪死,回去还得头疼善后,要不然姓孙的破罐子摔碎,影响到秦风父亲的仕途就麻烦了……

    秦风临走前紧紧盯着段皓,长这么大他从来没这么狼狈过,自己有预感,这名同龄人必定是自己强劲的对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帕萨特很快离开,相比来时的气势汹汹,此时有一股落荒而逃的味道。

    王厉风满脸春风走到段皓面前:“段先生,实在对不住,都是一场误会。改天鄙人做东,君豪大酒店摆酒赔罪,还望段先生和崔总赏脸啊。”

    看着眼前烫金名片上‘王厉风’三个大字,段皓嘴角微微一弯。

    这种人是真小人,在你得势时能把人托到云端,在你落魄时也能将人踩到泥里。

    不过小人用得好,也能派上大用处。

    见段皓接了名片,王厉风笑容愈发真诚,向赵军打个招呼后就识趣离开。

    “走吧,富贵叔在家中等着你们。”段皓抛下一句话转身就走,赵军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穆清赤红着脸没有说话,崔画彤点点头,拉起母亲跟上段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到崔家的小别墅,崔富贵见女儿完好无缺,心上大石总算落地,不经意见到站在段皓身后的赵军。

    ‘这不是那位大人物的司机吗?怎么在这里?’崔富贵脸色一变,迟疑走了上来:“您是……军爷?”

    “崔总,今天抱歉了,都是一场误会,几天后会给您一个交代,还望多多包涵啊!”赵军对崔富贵笑了笑。

    这一举动愈发让崔富贵摸到不到头脑,怎么回事?

    赵军什么时候跟人客气过?

    崔富贵疑惑看着段皓,段皓却不想解释,崔家底蕴太薄,不合适参与修炼界。

    赵军已经替周家做出承诺,只要自己不倒,周家看在自己面子上,自然会在各个方面对崔富贵照拂一二。

    说了几句没营养,段皓和赵军离开崔家,赶回山巅正好见到周天石一脸焦急站在夺天阵外。

    “这是第三次冲关了……”周天石担忧看着阵内盘膝修炼的周馥兰。

    “老爷子,事情已经办妥。”赵军向周天石描述了事情经过,随后在阵法边缘打起一套拳法。

    周天石讪讪一笑:“段先生,没经过您的同意,老夫就让馥兰进入阵法修炼,事后周家会有一份厚礼送上。”

    段皓微笑表示无妨,反正以周家那套垃圾功法,也吸收不了多少灵气,何不做个顺水人情。

    ‘只是这女子莫不成要模仿金鼎派假丹之法,以阵内灵气充当外力强行开辟体内丹田。’段皓略微一看,暗暗摇头,这种做法属于走旁门,成功几率很低不说,侥幸成功也会落下隐患。

    果然,未等段皓开口提醒,阵中的少女已经吐出一口鲜血,仰头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丫头!”周天石惊骇大叫,段皓轻轻一叹,掠入阵内将一具娇躯揽入怀中。

    温香暖玉入怀,段皓却心如止水,伸手连点怀中娇躯数十要穴,再拍出一道精纯灵气渡入对方体内,总算将周馥兰体内絮乱的气息理顺。

    待到他起身,周天石感激拱手:“多谢段先生相助,要不然馥兰的根基怕是得毁了!”

    看着因为情绪激动而剧烈咳嗽的周天石,段皓说道:“周老这病根应该是修炼的功法造成的吧?你为了避免后人重蹈覆辙,请人布下小聚灵阵。打算依靠阵法凝聚灵气,帮助周小姐开辟丹田,直接从明劲巅峰踏入内家武者对不?”

    看着段皓朗朗说来,不仅赵军眼带惊骇,连刚刚醒转的周馥兰也是一脸震惊。

    “宗师不愧是宗师!”周天石眼带敬佩叹息道。

    周馥兰担忧问道:“爷爷?段先生说的是不是真的?您这老毛病是因为修炼家族的功法导致的?”

    周天石唏嘘叹道:“家族功法确实有大问题,先祖有言,不到迫不得已,不许后人修炼。

    无奈当年时局动荡,老夫出于保存家族,又兼有几分天赋,冒险修炼侥幸成为内家武者。后来发现果然如同书上记载,一旦踏入内家境界就大伤肺腑经脉,估计老夫最多剩下七八年寿命。”

    周馥兰泣不成声:“要不是爷爷年轻时往来坎海海域护送侨胞救国捐款,几次身陷重围伤了根基,现在可能已经踏入宗师境界。

    段先生,您是武道宗师,能否设法救救爷爷。我们周家在南粤经营三代,您有什么要求只管说,在南粤地界,少有我们做不到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段先生,老爷子一生行善,求您出手帮老爷子一把!”赵军跪到段皓脚下,当初他在队伍犯了大错误,是周天石花费大人情请军中一位大佬出面保下他。

    “小赵,你这是做什么!”周天石伸手将赵军拉了起来。

    自知自事,他几十年来中医西医都看过。

    甚至耗费大人情去北方拜访一位武道宗师,但是得出的结果几乎一致——病入膏肓,无药可救!

    段皓沉思了片刻,淡淡说道:“周老有功于华国,我自然不会袖手旁观,只不过要治本有些麻烦。这样吧,那套功法不能再练了,几天后我上门一趟,彻底帮你们解决如何?”

    “多谢段先生!”周馥兰欣喜万分,跳起来揽着段皓的手臂连连摇晃。

    待到众人眼神怪异看着她,才猛然惊醒发出一声娇呼,躲到周天石身后,只是那一霎间粉面如桃李,艳光四射,哪怕段皓两世为人,也不由得不在心中暗赞:真是天生尤物。

    周天石见状微抚颔下银须,相比自己的身体,他倒是更加希望孙女能跟段皓更进一步。

    他对着赵军吩咐道:“你留个联系方式给段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段先生,老夫在翠屏峰周园扫榻以待,只要有空,您可以随时打电话让小赵去接您。另外,生活上有什么需要或者什么麻烦,也可以吩咐小赵去办。周家在南粤经营数十年,方方面面都会卖面子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周老客气了,我道号天南,诸位以段天南称呼我吧。”段皓收好赵军的名片,对众人微微一笑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