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章 仙道机缘
    第12章 仙道机缘

    周天石三人很快离开,让段皓心喜的是,他们已经跟天云帝菀打过招呼,这处所在被列为禁地,以后就是他的专属修炼场所。

    暗赞周天石行事滴水不漏,真应了华国那句古话,老而不死是为贼,这好卖得你无法拒绝!

    段皓跃上巨石,盘膝坐下,闭目凝神,运转玄功,周围灵雾飞快将身形淹没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夕阳西下,段皓化作一道残影,飞快向着山下掠去。

    这次修炼总共蓄满二十个穴道,加上之前二十四个,目前总共蓄满四十四个穴道。

    现在段皓一指点出,能将松树树干戳个透明。

    “人体有穴道三百六十有五,每穴道需要九道灵气才能蓄满。

    蓄满一百二为小成,二百四十为大成,三百六十为圆满,最后打通五个隐穴为大圆满。

    这次夺天阵凝聚的灵气比上次稀薄些许,看来凭借白云山的灵脉,无法支撑我修炼到开穴小成。”

    段皓眉头一皱,凝神北望,目力尽处是片依稀可见的远山。

    云霞山,号称花城之肺,据说上面还有一面天然淡水湖泊——沧澜湖。

    “尽快解决周天石伤势和周家功法问题,事后借周家势力进驻云霞山,如果那个湖泊……”段皓嘴角微微一弯,心中浮现另外一个阵法。

    因为周家已经打了招呼,段皓一路行来,不管是物业管理的高层,还是荷枪实弹的安保人员,纷纷对其点头行礼。

    这一幕被众业主看到,更是满头疑惑,难道是某个大集团的太子爷在玩白龙鱼服不成?

    临近大门,一名中年胖子,叼着雪茄牵着一只哈士奇,面对面向段皓走来。

    “咦!这青年很面熟,好像在那里见过?”这胖子挠挠头,待到段皓走远后才猛然打了个激灵,早上那个旗袍美女拿给自己看的,不就是对方的画像吗?

    回到肖家客栈,段皓发现肖斐才刚刚起床,此时肖妈妈料理好晚饭,众人围着饭桌用餐。

    大家问起段皓下午去了哪里?他找了个登山锻炼的理由,听得肖家三口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好家伙,大热天躲空调房还来不及,居然前去登山,难怪段皓全身透着一股精干的气息。

    再对比在空调房内猪了一下午,拿着碗筷连连打哈欠的肖斐。

    肖父摇摇头,果然应了那句话:有种好孩子是别人家的孩子!

    肖妈妈大发雌威,勒令从明天开始,肖斐必须跟着段皓前去登山,争取开学前把一百七十斤减到一百二十斤。

    看着肖斐哭丧的脸,段皓暗暗好笑。

    佛家论因果,道家讲机缘。

    今夜肖母说个缘头,且看明天胖子有没踏入仙道的机缘。

    饭后段皓走到院外,正好手机铃响,原来是崔富贵打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小皓,叔拜托你个事,下个星期六是彤彤的生日。刚秦风来电话,要给她在绿水会所庆生,据说还请了许多同学和朋友。叔这放心不下,那天你跟着去,万一有个闪失也能帮扶一把。”崔富贵语气很低沉,充满了身为人父的无奈。

    段皓眉头一皱,今生自己对崔画彤一点感觉都没有,毕竟心中早就被花浅语占据。

    更何况经过今天的事情,自己和崔画彤之间估计连朋友也做不成,不过崔富贵前世待自己如同己出,确实无法拒绝。

    “富贵叔放心吧,那天我跟着过去,保证将彤彤完整无缺带回来。”段皓考虑了片刻,还是答应了崔富贵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夜过去,段皓揉揉手腕,面前是十来张a4纸,上面画着一幅幅人型图画,反面是密密麻麻的绳头小楷。

    “嗯,依照我连夜创造的这门心法,修炼个十来年,踏入所谓的宗师境界轻而易举。”段皓将这秘籍卷好,找条橡皮筋扎了起来,准备过几天带去送给周天石。

    功法的问题解决了,剩下就是周天石的伤势,这个难题,段皓决定炼制一炉正元丹来解决。

    正元丹是一种未入流的丹药,能够固本培元闻言脏腑。

    要不是段皓前世征战星空古路,手中缴获甚多,还真的找不到一种目前能够炼制出来的丹药。

    早餐后,肖斐放下碗筷就向楼上溜去,气得肖妈妈直跳脚。

    “小皓,让你见笑了,肥仔真是烂泥扶不上墙,唉!”

    肖妈妈的叹息还在耳边回响,段皓独自一人走向山巅,心中暗叹肖斐无缘仙道。

    这次修炼,直到中午时分,段皓才缓缓收功。

    相比上次,这一次蓄满十八个穴道,总共蓄满了六十二个穴道。不仅指风更加凌厉,连身法也是大有长进。

    如果说昨天与周天石动手,要胜过对方还需费一番手脚,今日了结对方段皓只需一招。

    依旧到肖家吃午饭,肖斐红着脸埋头不语,看样子早上被收拾了。

    “老妈让我跟着你,接下来的日子,午休是没指望了,要不然他们连我零花钱都给扣了。皓哥,你瞧瞧,有这样的父母吗?”胖子招了辆的士,载着段皓向市中心赶去,一路不停的抱怨。

    段皓闭目养神,任由胖子唠叨,脑海不停回忆正元丹的丹方。

    地球很多炼丹材料都没有,原来的丹方需要作出改动,找出替代药材。

    计程车最后停在一幢装饰古风的店面之前,上面有一块鎏金大匾——草木堂。

    “皓哥,这就是华国最有名的中药连锁店,京城黑家老号草木堂。如果这里还找不到你要的药材,南粤省内基本找不到。”胖子压低着声音说道。

    段皓点点头,草木堂黑家据说传承自满清,三百年御药专供,口碑确实没得说。

    并肩走进草木堂,非比其他医药连锁,草木堂没有所谓的导购,保持着老药房的传统设计。

    左边一溜红木大药柜足有三米高,上面密密麻麻的小柜子贴着正楷写就的小标签,十来名身着旗袍的少女手持戥秤正在拆药。

    右边是七八名坐馆大夫,每人身后白墙都挂着竖匾,上书各人姓名。

    现在是上午九点,前来寻医的市民络绎不绝,每位大夫面前都开始排起长队。

    段皓运转灵气灌注双眼,去除一两个气息晦涩之外,大多数大夫目光清澈,一名老中医头顶还有些许功德之气,草木堂传承几百年,确实有过人之处。

    不过就在此时,段皓见到排队等待就诊人群中,居然有一名穿得流里流气的青年,正是之前在车站险些和自己动手的——黄毛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