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章 草木堂
    第13章 草木堂

    “皓哥,那人怎么也来这里?”肖斐有些畏惧看着黄毛。

    段皓好笑拍拍他的肩膀:“流氓也是人,是人就会生病,你怕什么,有我在呢!”

    这时一位挂着店面主管铭牌的青年男子,脸带微笑走了过来:“两位小兄弟,可是要买药?”

    现代都市工作生活压力大,许多人到了中年,大大小小会染上难言隐疾。

    为了避免难堪,一些人会让家中儿女或者请人代购,林江每月都得接待十几宗这样的生意。

    “林主管,我们要买这些药材。”肖斐拿着段皓给的药方,递给林江。

    林江接过一看,脸色微微一变:“小兄弟,这方子上近三成的药材,已经被国家限额出售,价值不菲;其余七成药材,大约需要八千块钱左右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天,皓哥,最便宜的那些都要八千块!”肖斐吓了一跳,对着段皓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林江闻言眼带狐疑,这俩人该不会没钱买吧?

    段皓没想到中药材价格高到这种程度,要知道,自己挑选作为代替品的药材已经是最常见的了。

    “我去打个电话。”段皓淡淡说了一句,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:“嗯,我在天星广场,草木堂,顺便带点钱……”

    他们两人后面原本站着一名中年女子,见段皓打电话叫人送钱来,她不屑一笑,上前挤开肖斐,对着林江傲然说道:“林主管,上次看的那株野山参我要了,帮我切片吧。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是李太太,好的!您先到贵宾室坐一会,我马上吩咐。”

    林江欣喜点点头,李太太名叫李慧,丈夫是一家建材公司的老总,家产不菲,就是为人很刻薄。

    “方子上所有的药材都包好,十五分钟后有人送钱来。”段皓挂掉电话,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好吧……小吴,你带两位小兄弟去贵宾室等一会。”林江迟疑了一会,招来一名伙计吩咐几句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段皓暗暗摇头,以他踏入开穴期后的敏锐听觉,林江的小动作怎么能瞒得过他,不就是害怕自己没钱买?

    居然叫人安排饮料点心,合计把自己和肖斐当小孩子哄了。

    ‘罢了,已经打电话给赵军,大不了等一会就是!’段皓没有揭穿林江,毕竟对方没有恶意。

    小吴是个面善的年轻人,带着段皓和胖子来到贵宾室,里面坐着四五名气度不凡的男女。

    李慧也在其中,看到他们进来,轻蔑发出一声冷哼。

    肖斐气得脸红耳赤,段皓拍拍他的肩膀,与这种无知蠢妇计较反倒拉低自己档次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过了片刻,又有一名西装青年走了进来,李慧和对方相识,迎了上去:“呵呵,周先生,这次又来买冬虫夏草啊!真羡慕您那太太!”

    “见笑了,那比得了李太太,听说最近野山参的价格又涨了。”周正弘目光平和坐到沙发。

    周正弘是一名注册会计师,就职花城顶尖的会计事务所,是很多知名企业的座上客。

    “我家那口子整天在外面奔波,我看得心疼,只能炖炖参汤给他补补身子,再贵不也得买!”李慧看似语气无奈,眼梢却挂满得意。

    “李太太财大气粗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这哪是吃药,简直是吃金子啊!”

    贵宾室内几名男女纷纷开口附和,一时间李慧得意洋洋,转而看向没有出声的段皓两人。

    “哎!你们两个?来买什么?不会是帮爸妈买鹿茸海马大驴鞭子吧!”李慧一脸戏谑看着胖子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对方言及父母,气得胖子猛然站了起来:“你才买鹿茸海马!你家才买大驴鞭子!我们买的东西比较多,八千块钱呢!”

    “喔,八千块呐,确实挺多,阿姨养毛毛一个月美容加进口宠粮也差不多八千块。不过胖子,你带钱没?”李慧举举怀中的贵宾狗,戏谑看着肖斐。

    除了周正弘自顾喝茶,其他人都吃吃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胖子气得直哆嗦,段皓伸手拉住他,冷冷看向李慧:“做人积口德,嘴臭惹到事,吃一万斤野山参也不好使。”

    段皓话音一落,不仅众人收住笑声,连周正弘也是眼带好奇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你信不信老娘让你今天没办法带走一克药材!”李慧气得尖叫站起来,怀中的贵宾汪汪狂吠。

    吵闹声传到大厅,黄毛探头一看,脸色一喜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发生什么事?还不把门关上。”林江手持一个锦盒,快步走了进来,招呼小吴关上贵宾室的门。

    “林主管,这俩小子怎么回事,我记得要想进尊号的贵宾室,最低要求是年消费总额三十万吧?”李慧满脸冷笑,指着段皓两人说道。

    林江闻言暗暗叫苦,怎么惹到这个泼妇。

    要说段皓那方子,配齐稳稳超过三十万,倒是拥有进入贵宾室的资格。

    自己也是看段皓打电话叫人送钱,才会叫小吴引他们进来。

    毕竟华国有句老话:人不可貌相,海水不可斗量。

    ‘这个月奖金看来泡汤了!’林江暗暗一叹。

    他走到李慧面前:“李太太,招待不周,您多包涵。这批野山参原价十八万二千元,收您十八万整数,您赏个面子。”

    胖子脸色一白,低声拉拉段皓的袖子:“皓哥,咋办,让那位大哥亏了二千块呢。”

    段皓没有回答,心中暗暗点头,难怪草木堂历经三百年风雨不倒,林江处事很不错。

    李慧看都不看林江:“我差那两千块钱?今天不给我个交代,这野山参,你就留着卖其他人吧。”

    贵宾室顿时大哗,切了片的野山参还怎么卖人,就算卖也卖不起多少价格,这一招够狠。

    林江要么将价值十八万的野山参砸手上,要么就得逼段皓俩人低头,但不管怎么做,草木堂今天这脸面是落定了。

    周围的议论让李慧得意洋洋,她冷冷看着脸色煞白的林江:“呵呵,怎么样,林主管,想好怎么做没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林江满头大汗,正为难时,手中一空,装着野山参的锦盒已经到了段皓手中。

    段皓拿起一枚参片闻了闻,淡然说道:“六十年份,入药刚好!既然你不买,那我收了,区区十八万块就想难为人?你也太小看人了吧!”

    李慧见状呵呵冷笑:“区区十八万?好大的口气,我今天就坐这里,看你从哪拿出这十八万块钱!”

    可惜她话音刚落,贵宾室的门就被人推开:“口气大不大,凭钞票说话,别说十八万,就是八十万,八百万,我们也拿得出来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