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章 误会
    第15章 误会

    李总,也就是牵着哈士奇的胖子,算上之前看过段皓的画像,他跟段皓总共有两次交集。

    这两天每次想起旗袍美女的威势,以及犹如一条蝮蛇的王厉风,李振辉都是遍体冷汗半夜惊醒。

    而眼前这少年,正是引动那两位大神的主!

    我的天!难怪周正弘在对方面前连个座位都没,这是哪位太子爷?

    这次捅破天了!

    李振辉艰难吞了一口唾沫,表情犹如死了爹一样。尽管贵宾室的冷气开得很低,但也阻止不了他周身毛孔涌出的油汗。

    “哦!是你,昨天见过。”段皓戏谑一笑,以他的眼力,自然看出对方昨日在天云帝菀门口与自己擦肩而过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敢……不敢劳您记得。”李振辉吓得话都说不顺畅。

    “老公,你怕什么?咱姐夫是平天区副区长,拼后台什么时候输给人家!”李慧挣开徐东搀扶,一瘸一拐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一记重重耳光让她懵在当场。

    “臭娘们,仗着姐夫的名头到处乱装逼。我警告你,再给我搞出事来,就去离婚!”李振辉转身一掌将李慧扇趴下,狠狠踹了几脚。

    李慧吃不住疼,嗷嗷大哭。

    这画风突转的一幕,让围观的众人一脸呆滞。

    要知道李振辉这几年赶上房地产的好形势,手下的建材公司堪称捞金机器。

    仗着有个平天区副区长的姐夫做后台,李振辉要钱有钱,要人有人,什么时候认过怂。

    但是眼前这青年连话都没发,李振辉就吓破了胆,莫非这段姓青年是传说中花城那几个家族的嫡系?

    林江捂着胸口站在一旁,暗叹要不是自己心脏功能过得去,这大起大落谁受得了?

    再看一旁如丧考妣的徐东,他心中大快,对方仗着有李慧这个大主顾,平时没少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。

    这一次踢到铁板站错队,日后看他还如何嚣张。

    “饶了我吧……老公,我以后不敢了……”李慧抱着头缩在地上,从来没见过丈夫如此作态,她这次真的怕了。

    “向我求饶干什么,我现在都不知道人家饶不饶过我,净给家里招祸的灾星!”李振辉狠狠踩了两脚,眼光偷偷瞥向段皓。

    不过让他心凉的是,段皓面无表情,自顾喝茶。

    李振辉咬咬牙,随后让人震惊的是,他竟然啪的一声跪到地上,对着段皓说道:“这位少爷……您就把我李振辉当个屁,放了吧,要不然有什么要求您只管说……”

    直到此时,段皓才抬头看了看他,淡淡说道:“李振辉是吧?”

    “是的……小的就是……”李振辉点点头,刚收到周正弘一个眼色,他心中愈发肯定对方来头极大。

    “今天就算了,如果日后为难林江主管……”段皓玩味看了一眼周正弘,后者讪讪一笑。

    “不敢,不敢,以后所有的补品都从林主管手上进。今天耽误了草木堂的生意,我赔偿,我赔偿!”李振辉打了个激灵,就差指天发誓。

    “那行,你们可以走了!”段皓淡淡点点头,毕竟身处法制社会的华国。

    要在灵空仙界,自己那会跟这群人说这么多,直接一指点杀了事。

    李振辉松了一口气,将李慧拉了起来,哈着腰说道:“今天对不住各位,改天李某人摆酒赔罪……”

    “得了,有完没完……”赵军冷喝一声,打断了他的剖白。

    “李总,差不多可以了……”周正弘连忙使眼色,脸上就差写着你什么档次,轮到你摆酒。

    李振辉见状大骇,招呼几名装死的花臂膊搀起李慧,推开凑过来的徐东,脚步匆匆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“林主管,药材全部配齐了。”小吴带着几名伙计,手上大包小包提着桑皮纸封装的药材。

    林江走到段皓面前小心问道:“段少,您可要验验药材?”

    段皓摇摇头,招呼赵军留下五十万现金,拿着桌上装着野山参片的锦盒,带着小胖子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待到他们离开,贵宾室骤然哗然。

    由始至终见证了这一幕的几名大客户,纷纷拿起手机在各自的圈子讨论。想来很长一段时间,这一切都会成为某些圈子里的谈资。

    徐东站在一旁脸色很难看,迟疑了一会,对林江问道:“林主管,刚刚那位到底是什么来头?”

    周围狂刷手机的众人,闻言看了过来,林江淡然一笑:“段少来头我不知道,反倒依稀听得周经理说了一句,那位板寸硬汉名字似乎叫做赵军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原来是他!”

    “我的天,周老爷子的司机,传说中的军爷!”

    “刚刚军爷好像提了一句……大小姐……莫非是周家的小公主周馥兰?”

    “难道那位少年是周大小姐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嘘,慎言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段皓不知道因为赵军的身份,竟然引发众人胡乱猜测。

    他坐在周天石那辆宾利欧陆,身旁是惊魂未定的胖子肖斐。

    赵军旁边副驾座堆满了大包小包的药材,自从得知这些药材都是准备给周天石制药后,他就犹如母鸡护仔一般放在身边。

    车子最后停在肖家客栈,肖斐识趣下车。

    今天发生的一切,让他意识到段皓虽然借住在自己家里,但绝对和自己不是同个世界的人。

    段皓踏上山道后就施展起身法,脚尖轻点一步迈出横掠七八米。

    赵军虽然身手敏捷,但眨眼就被他甩在身后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武道宗师!”赵军气喘吁吁,曾经是顶级特种兵的他,深深知道,哪怕没身上这几十斤负重,自己也追不上段皓。

    等他登上山巅,未等喘口气,就被眼前的一幕吓得险些滚下山道。

    只见段皓一手负于身后,一手并指凌空虚划,指尖一条金线在虚空逶迤盘曲,逐渐构筑成一只三足圆鼎。

    “炼制丹药需要丹鼎,我手中没有丹鼎,只能凭借夺天阵相助,临时凝出一只虚鼎凑合。”段皓朗朗说道。

    赵军大气都不敢出,悄悄掐了一下大腿,钻心的疼痛昭示眼前这一幕都是真实,自己并没有在做梦。

    “你把药材都拆开,放到一旁就可以离开。”段皓头也没回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!”赵军点点头,一边拆着药包,一边突然有所觉悟,有些理解当初段皓的自称。

    “我段天南不是武道中人,而是一名修仙者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……这世上真的有仙?”转身看了一眼在灵雾中浮浮沉沉的透明圆鼎,赵军喃喃说道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