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6章 肖家出事
    第16章 肖家出事

    赵军浑浑噩噩下了山,坐车里点了一只烟,叼嘴上半天没抽,直到烟灰烫到手臂才猛然惊醒。

    “低估了……我们都低估了天南先生……”他扔掉烟蒂,连忙拿出手机:“喂,是我!赵军。马上派人来天云帝菀,封锁所有上白云山的山道。”

    “对!许下不许上,如果有位穿运动服的青年下山,不要阻拦,立刻打电话给我。”

    放下电话,赵军启动车子向着周园冲去,他必须将今天所见向周天石汇报……

    而就在他离开后不到二十分钟,天云帝菀来了二十几辆牧马人,近百名黑西装硬汉脸色严肃冲下车来。

    天云帝菀物业高层已经被打过招呼,派出大量安保带着他们向着山道跑去。

    不明就里的业主结合两天前那一幕,猜测纷纷,不过却没人敢出来询问。

    “老爸,外面好像又有大动作!”崔画彤在阳台看到这一幕,跑到楼下对崔富贵说道。

    经过两天时间,崔家夫妇关系有所回暖。

    穆清哼了一句:“估计又是什么不三不四的人惹出来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崔富贵反驳道:“别阴阳怪气,上次吃的亏还小?吃饭吃饭,各家自扫门前雪,休管他人瓦上霜。”

    “说不定又是那家伙惹出来的事。”想起上次丢了大脸,穆清瞪了一眼崔富贵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眼见父母又要因为段皓吵起来,崔画彤苦恼捂着头,她发现自从段皓出现后,自己就开始家宅不宁。

    ‘天啊,下个星期天我生日,老爸还要我带着他。到时见秦风尴尬不说,就那小子一副**丝样,怎么带出去见人?到时本小姐这张脸往哪搁啊?’崔画彤摇摇脑袋,感到生无可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段皓隔日清晨才下山,看着手心一只小瓷瓶,摇头苦笑:“三炉丹药成功一炉,虚鼎之法果然不靠谱,难怪前世师父说丹鼎是炼丹师生命的一部分。”

    段皓师父阳明仙尊,不仅是一名人仙境修士,还是一名丹道高手。

    两名黑西装守在山道,看他下来,连忙迎上去,其中一个相貌刚毅的问道:“请问您是天南先生吗?”

    段皓略微一想:“阿军派你们来的?”

    “军爷吩咐过了,让我们封锁山道,不要让闲杂人上去打扰先生。”这黑衣人得准信,愈发恭敬。

    段皓淡然点头:“让大家撤了吧,等下我会给赵军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这两人点点头,识趣离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段皓准备先填饱肚子,从昨天到现在已经三顿没吃,目前不是一般饿。只是当他返回肖家时,却发现气氛很不对。

    胖子肖斐愁眉苦脸坐在柜台,没见肖爸肖妈,要知道现在是早餐时间,正常情况下,二老已经在饭桌周围忙碌了。

    “谢天谢地,皓哥你总算回来了,我爸妈可能出事了!”肖斐见他进来,连忙迎上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我昨天在山上过夜,今早看日出呢,发生什么事情?”段皓编了个理由。

    肖斐焦急道:“昨天中午和你分别后,我因为打游戏被老妈说了几句,一生气跑去网吧通宵。早上七点回家就没看到人,他们的手机也打不通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临近找了一个小时,没找到人,回店里也没等到,要不还是报警吧。”肖斐着急拿出手机。

    “别急,这还不到二十四小时。”段皓眉头微皱,山道被赵军封锁,肖爸肖妈不可能上山。

    “你别紧张,我去找找!”段皓抄起桌上两个馒头,转身就走,赵军手下估计还没撤,正好派上用场帮忙找人。

    “皓哥,你人生地不熟的……”肖斐冲出门口已经不见段皓人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段皓一边吃着馒头,一边施展身法,脚下一点身形掠出数米远。

    随着他体内灵气蓄满八十个穴道,现在已经可以使出些许修仙者的手段。

    因为修炼的《混元一气指》是直指至人的绝世功法,除了心法之外,还包含指法,掌法,身法等等。

    现在他用的就是筑基期身法烈阳步,每步踏出热浪滔滔,速度比专业田径运动员全力冲刺还快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一脸摩托车呼啸从后面冲了上来,一个漂亮的甩尾横在他面前。

    “段皓,肖斐父母出事了!”来者摘下头盔,短发边缘是珠圆玉润的耳垂,居然是一名年龄不大的女子。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”段皓没印象和对方打过交道。

    “我叫戴濛濛,平天区公安分局警员,先上车,路上再给你解释。”戴濛濛干脆利落,指指身后的座位。

    段皓坐上机车后座,暗暗沉吟。

    自己重生以来,因为修为尚未恢复,处事已经很克制,怎么会引来国家机关的注意?

    “抓牢了!”

    戴濛濛带上头盔提醒到,段皓点点头,双手揽住面前的娇躯。

    背后传来的热量让戴濛濛微微一震,她不带好气瞪了段皓一眼。

    段皓淡然说道:“你叫我抓牢的!”

    戴濛濛闻言一滞,深吸一口气,油门一拽,300cc的机车发出轰鸣声,呼啸窜了出去……

    黑色机车最后停在花城客运站,一路上段皓已经从戴濛濛口中得知,原来肖斐父母是被火鸡一伙人掳走。

    自从火鸡被放出来后,这几天,戴濛濛一直在暗中跟着段皓和肖斐。

    这不,昨日他们刚刚从草木堂离开,戴濛濛就发现黄毛带着人跟在后面,毕竟周家那辆宾利欧陆太显眼了。

    黄毛摸到肖家客栈,感觉惹不起段皓,胖子去网吧一路上又有戴濛濛跟着,干脆带人将肖家二老劫走。

    戴濛濛也是通过调查监控,认出黄毛才知道这事是火鸡等人的报复。

    “你是警察,直接派警力救人不就行了?”段皓放开搂了半个小时的柳腰,跃下机车对着戴濛濛说道。

    戴濛濛甩给段皓一个大白眼:“两个原因,第一,黄毛作案的金杯面包车是套牌的,找不到;第二,我是以私人身份参与此事,毕竟张局长只是平天区公安分局局长,不是市刑侦大队队长,无权任命派出便衣警察。”

    前世段皓就对于这些体制内的东西不清楚,要不然当时段父落难,一家子也不会到处求告无门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