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8章 横扫全场
    第18章 横扫全场

    夜空下的废弃汽修厂,到处散落着汽车残骸。

    破碎的砖块瓦砾,发臭的生活垃圾,再加上空旷的回音,这座建筑物犹如一只噬人怪兽坐落在花城郊外。

    肖爸肖妈脸色惨白偎依在角落,两人右脚都不正常的弯曲,身上衣服沾满了尘土。

    不远处火鸡拿着一只钢壶,打着哈欠倚在一根水泥柱。

    黄毛指挥着几个穿得花里花俏的青年,将一箱箱货物搬上那辆套牌金杯面包车。

    “黄毛,手脚麻溜点,那边催货呢。”火鸡冲黄毛喊了一句,后者跑过来说道:“鸡哥,弄好了。”

    将钢壶塞到黄毛怀中,火鸡一摇三摆向面包车走去,上车前嘱咐道:“打人的视频给大老板发去,天亮后,找个没监控的路口把这俩人扔了,别给我搞出人命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鸡哥。”黄毛点头哈腰,待到金杯面包车离开后,一脸兴奋拿着钢壶冲上二楼。

    二楼放着震耳欲聋的音乐,几十个流氓,喝酒的喝酒,打牌的打牌。

    几个明显地位比较高的,各自占据了一张沙发,抱着和黄毛手中一模一样的钢壶,满脸陶醉眼神迷离。

    玻璃茶桌上堆满小指来长的小钢瓶,一名光头壮汉见黄毛上来,哼哼道:“快点,就等你了。”

    黄毛熟练拧开一只小钢瓶,插到钢壶颈部,猛然一吸,满脸陶醉,其他小流氓眼带羡慕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不过,他们也知道,这种名叫‘快乐气球’的玩意价格不菲,必须头领才能享受,自己还不够档次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段皓身形如烟,冲入汽修厂,二楼嘈杂的声音让他大致判断出上面的人数。

    心忧肖斐父母的安危,段皓在一楼一间一间搜寻着,终于在后门,发现蜷缩在地上的两人。

    “可恶!”看到肖家夫妇扭曲的右腿,段皓眼神一冷,点出两缕指风。

    两名正在抽烟的流氓双眼一黑,软绵绵栽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发现肖爸肖妈都处于半昏迷状态,段皓心中大怒。

    自从重生以来,胖子一直将他当做兄弟,肖爸肖妈更是对自己视如己出,听闻自己离开崔家,二话不说就让自己在客栈安顿。

    自己虽然没有表示,但早就打定主意要保肖家一世荣华的,没想竟然让火鸡这群人废了二老一条腿。

    “两位先睡一会,醒来就会好的。”段皓轻轻一叹,点了他们昏睡穴,随后将两人断裂的腿骨接上,找个安全僻静的地方藏好。

    做好这些,段皓面无表情看向二楼,上面传来震耳欲聋的重金属音乐,还间杂着几声鬼哭狼嚎。

    正在狂欢的流氓们,还不知楼下两名放哨已经被人废去。

    段皓缓步沿着楼梯走上二楼,一眼就盯住黄毛,这家伙和几名大汉躺在最里面的沙发。

    几十个穿得很杀马特的青年明显嗨得过头,直到音响被段皓拔掉才察觉到有外人到来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找死啊?”一个鼻子穿着铁环的青年,冲上来指着段皓的鼻子骂道。

    段皓看了他一眼,双眸蕴含的杀机让这个鼻环青年骤然一惊,肚内几瓶啤酒化作蒸蒸热汗:‘我靠,这小子眼神怎么这么可怕!’

    未等他再次出声,段皓一掌经将他扇飞,人在半空就喷出半边牙齿。

    “砸场子的,跟我上啊!”

    “废了这小子!”

    “抄家伙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下犹如捅了马蜂窝,临近十几人敲碎啤酒瓶向段皓冲了过来,后面的拿了水管片刀一拥而上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段皓冷冷一笑,烈阳步一踏,水泥楼板微微震动。

    自从灵力蓄满体内八十个穴道,段皓拳脚力道上千斤,这群流氓碰上就飞,挨上就跪。

    这种流氓欺负普通人还行,遇上段皓,哪怕不用仙术,只凭搏斗技巧也能虐杀他们。

    果然……

    不到三十秒,现场只有段皓站着。

    因为肖家夫妇被断了一条腿,段皓动了真怒。这些人不是被他一条腿,就是被他断了一只手,而且还是目前医疗条件无法治愈的伤势,现在躺在地上哀嚎不断。

    黄毛吸食了一瓶快乐气球,处于亢奋状态,段皓下手又快,直到小弟全躺下才惊醒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怎么找上来了?”黄毛手中钢壶滑到地上,回声在这空旷的建筑中不停回响。

    一名光头纹身男拍拍脑袋,把怀中的钢壶砸到玻璃桌上,大手一挥:“不用怕,有我们兄弟在这里。小子,你混那条道的,报上名来!”

    三名躺在沙发的壮汉应声站了起来,双手环臂冷冷盯着段皓。

    黄毛顿时来了几分底气,自从上次被林波等人修理一顿后,火鸡意识到手下没能打的不行。

    正好背后大老板交给他们一条来钱路子,凭借着金钱和这种快乐气球的新型玩意,火鸡笼络到这四名壮汉。

    黄毛看过这四人的身手,三指粗的钢筋轻而易举就能掰弯,都是拳上能站人,臂上能跑马的好汉。

    ‘这下有好戏看了!’黄毛阴冷看着段皓,缓缓掏出一把匕首。

    段皓没有理会光头男,冷冷看着他问道:“火鸡去哪里?”

    黄毛看了一眼光头男,发现后者脸露怒色,心中大定,嚣张对段皓说道:“鸡哥没在这里,不过你小子上次害得我们进局子,这次最少留下两条腿。”

    段皓脸色一冷,化作一道残影冲了过去,光头男几人纷纷抄起开山刀冲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给我上……”黄毛站在一旁高声助威,但是随着四声惨呼,脸上血色飞快褪去。

    不到十秒钟,这四名壮汉全跪了,段皓深恨他们助纣为虐,下重手废了他们四肢,日后治好也是废人一个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居然打赢了……”黄毛惊骇看着在地上哀嚎的四名壮汉,手中匕首哐当掉到玻璃茶桌上。

    刚刚简直和武侠片一样,四名号称在东北砍过虎的壮汉,连对方一片衣角都没摸到,眨眼就别秒杀了。

    ‘老天爷,我们到底招惹了什么存在啊!’黄毛裆下一湿,看着逐渐向自己走来的段皓,只恨自己为什么不一开始就跑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