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3章 起死回生
    第23章 起死回生

    发生这种意外,林江立刻上报给代理店长徐东,后者居然找个借口脱身,将事推卸给他。

    林江无奈下只能报警,看着小吴的眼光很惋惜。

    因为他知道,草木堂为了将负面影响降到最低,小吴事后一定会被辞退的。

    ‘唉,挺勤快的一个小伙子,这年头工作可不好找……’林江摇摇头。

    人群中有认得老者的,打电话通知了他的家人。

    段皓也走了出来,小吴是为了给自己准备药材才出的事,如果袖手旁观,势必念头不通畅,到时渡劫又会产生心魔。

    “脉搏全无……”草木堂一名老中医颓然收起手上银针。

    旁边一名中年医生蹲下去做心跳复苏和人工呼吸,忙了四五分钟摇摇头:“没办法,太突然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号称‘三针逆命’黑老在场就好了……”之前那老中医满脸遗憾,暗恨自己学艺不精。

    中年医生摇摇头:“黑老坐镇草木堂本部,远在京城,打飞的也赶不上。”

    小吴闻言面如死灰,这两位是店内最高明的大夫,同时这么说,基本上判定老者没有生命迹象了。

    “我杀人了……”小吴眼神呆滞,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一名前来看诊的老人安慰道:“小兄弟,不要担心,这场意外我们都看到了。这里二三十个人,一起作证不会让事情恶化的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爷,您说得轻巧,李家不好惹呢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要作证您去,我家里衣服还没收呢!”

    “靠,你个怂货!外面这么大太阳,下个毛线雨啊?”

    “这小伙子麻烦大了,李家大儿子是一个油盐不进的滚刀肉,二儿子有钱有势,黑白通吃。不好办啊……”

    周围乱成一团,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要帮作证,这是心有良知的,

    借口离开,这是胆小畏事的,

    围观起哄,这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;

    一百来平方的草木堂大厅,上演着人生百态,无法一一言俱。

    段皓挤开人群,聚起体内一缕灵气,灌注五指抓向老者脉门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,住手。”那中年医生连忙拦住:“林主管已经报了警,现在必须维护现场完整。大家都后退几步,配合一下。”

    段皓淡淡看了他一眼:“这老人很可能处于假死状态,先让我查探一番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假死?如果说脉搏全无,心脏停止还好说。现在是瞳孔扩散,还假死?你哪个医学院毕业的,这点常识都没有?”中年医生气恼说道。

    刚刚自己已经断定老者死亡,段皓这不是说他医术不精,当场打脸吗?

    段皓正待开口,突然看到一名眼熟的胖子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‘好巧,居然是他……’段皓嘴角一弯,原来这胖子正好是之前打过交道的李振辉。

    李振辉眼带惊慌,没有发现一旁的段皓,直接跪到老者身边:“爸,爸……你怎么了……不要吓我……”

    这胖子嚎嚎大哭,嗓子都哑了,倒是让段皓暗暗点头。

    “李总,节哀顺变。”中年医生明显认识李振辉,上前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吴大夫,您救救我爸,多少钱都行!”李振辉掏出支票本,哆嗦着手,半天打不开笔帽。

    “李总,秦老也在这里,刚刚也给令尊看过,您还是安排后事吧!”吴大夫惋惜看了一眼李振辉手中的支票本,要是有机会救下那老者,这次一定发了。

    这时又进来三人,两个是这区的片警,另一个胖子和李振辉有几分相似,是他的哥哥李振光。

    相比一身光鲜的李振辉,李振光衣着普通,看人眼珠滴溜溜转动,显然是个心思活泛的角色。

    “人家开药店救人,你们开药店要命!哪个撞死我爸,给我出来,今天必须有个交代。”李振光进来后一点悲意都没有,反而插着腰,唾沫横飞,眼光闪着莫名之色。

    “你冷静一点,法医马上就到。”一名中年片警连忙拦住李振光。

    另外高瘦的片警开始控制场面,问道:“另外一名当事人是谁,麻烦站到我身边。”

    众人无声的眼光汇集到小吴身上,吓得他缩缩脑袋,李振光冲过去就是两脚,伸手把小吴拖了出来。

    两位片警拉出同样要施展拳脚的李振辉,段皓眉头一皱,上前抓住了李振光的手腕,让小吴的脸颊躲过一劫。

    “你谁啊?”李振光被人抓住,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“啪!”一记耳光将他扇了个懵圈,待看清出手之人,李振光缩缩脑袋,原来是弟弟李振辉。

    “段少!我这哥哥也是悲伤过度,您多包涵。”李振辉连忙推开李振光。

    段皓淡淡点点头,走到李家老者身边,扒拉开吴大夫:“一边去,再耽误,假死也变真死了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要接手也行,等下法医过来,责任书得你来签名。”吴大夫顿时大怒。

    段皓冷冷看了他一眼,救人还分什么责任,要是每个医生都这样,多少条生命得耽误在所谓明确责任的过程中。

    见段皓望来,吴大夫哼了一句:“李总,令尊经过我和秦老诊断,已经判定死亡。这小子硬说假死,还要继续查看,这不是对老人家遗体不尊重吗?”

    两位片警也是有些难办,只能尽力维持现场秩序。

    李振辉进退两难,华国讲究人死为大,落地为安,身为人子怎么能让父亲死后被人打扰。

    ‘可是段少又说阿爸可能假死……’李振辉眼神游离不定,将目光看向一旁沉着脸的秦老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你有几分把握?”秦老转而看向段皓。

    段皓面无表情:“说得多,你们不相信;说得少,你们不让治,有区别?”

    秦老抚须点点头:“那你放手一试,需要老夫协助只管开口,有机会总比没有好,毕竟一条人命呢!”

    段皓脸色好看了不少,秦老相比那吴大夫有担当得多。

    “那请段少多费心!”听到秦老背书,李振辉对段皓鞠了一躬。

    两位片警也上前说道:“小兄弟,你只管救人。有我们在,不会让人乱来。”

    段皓点点头没有说话,一提体内灵气,右手抵于老者前胸,缓缓渡过一缕灵气。

    虽然他不懂医术,也来不及炼制丹药,但不是有个秦老在场?

    只要利用灵气刺激下老人的生机,让停滞下来的身体机能恢复运转,就能给秦老创造抢救机会。

    三分钟过去了,段皓掌下的李父依旧没有什么变化,李振辉眼中的希望逐渐褪去。

    吴大夫冷冷笑道:“这是气功吗?如果用气功救得了人,还需要这满柜的药材做什么?”

    他戏谑看了看段皓:“真是不知天高地厚,我吴某人十来年坐诊经验,难道还能看错。只苦了李老先生啊,死后都不得安宁!”

    随着他话音一落,周围议论纷纷,一些人甚至还对秦老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好在两位片警很负责任,连忙控制场面,年长那位更是没收了几部偷拍照片的手机。

    秦老叹了一口气,自己已经半截入土的人,这些虚名哪会放在心上,只担忧这少年如何跟苦主交代罢了。

    李振光见状跺跺脚:“到底有完没完,别折腾我爸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却见段皓掌下的老者微微一震,蜡白的脸色闪过一道红晕。

    “神了,神了!”

    “奇迹啊!”

    众人骤然大哗,眼带震惊看着段皓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不可能!我的判断不可能出错的!我十几年坐堂经验……”吴大夫双目圆瞪,发狂了一样冲上来。

    “滚开!”李振辉上前一脚把他踹开:“你个庸医,我爸都没死就叫我准备后事,真听你的,岂不是让我背了弑父的恶名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