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4章 卖不卖
    第24章 卖不卖

    吴大夫被李振辉一脚踹进人群,爬起来捂着脸快步走开。

    众人纷纷指指点点,医术不行还不许别人救,这医德也是没得说了。

    段皓没空去理会这种小人,他抬头对秦老说道:“我稳住老人心脉,你快来施针。”

    秦老闻言收起眼中惊色,半跪下来,打开针袋,上百根银针在灯光下熠熠生辉。

    “小友稳住。”看了一眼段皓,秦老消瘦的手指一抹针袋,五根银针已插入李父身上几个要穴。

    “大家都往后退几步,不要耽误医生救人!”两名片警推开人群,忙得满头大汗。

    只见秦老手起针落,几个呼吸就施了三四十根银针,李父脸色也逐渐变红,过了片刻,当救护车到来时,已经能睁开双眼。

    “活过来了,活过来了!”

    草木堂内不断传出欢呼声,引得驻足围观的人越来越多,120救护人员满头大汗才挤进来抬走李父。

    “谢天谢地!”看着扬长而去的救护车,林江松了一口气,感激看着段皓。

    “段少,秦老,真的太感……激你们了。多的……话不说,以后有事只管说话,我李振辉皱下眉头那就不……是人养的。”李振辉激动得话都说不全。

    段皓看了一眼被警方带走的小吴,淡淡说道:“小吴也是无心之举,谢我就不用了。如果你父亲没什么大碍,就不要难为小吴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一半段皓玩味看着眼珠不断转动的李振光:“小吴一个打工仔,磨成粉也榨不出三两油,何必呢!”

    李振光闻言大惊,暗道这青年好厉害,居然看穿自己准备讹钱?

    看着落荒而逃的哥哥,李振辉苦笑连连,拍着胸口保证只要老人家没事,绝对不追究小吴的责任。

    李振辉离开前,留下了两张五十万元的支票,段皓和秦老每人一张,而且段皓今天所有消费他全包了,不够隔日再补齐。

    “段少,我就说,您可不是缺钱的人,这不眨眼就五十万落袋了!”有惊无险解决了一个大危机,林江对着段皓打趣道。

    段皓微笑不语,要不是赶上这件事,自己确实没钱,真得赊账。

    “遭了,药方还在小吴身上,段少,劳烦再写一张吧。”林江拍拍头,不好意思对段皓说道。

    段皓点点头,正准备拿纸笔在写一份药方时,却见到秦老手持一张白纸,大步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林主管,这方子谁留下的,立刻带老夫去见他!”秦老上气不接下气,颤抖的手紧紧抓着林江。

    林江吓了一跳,这刚刚送走一位,您可别激动,再倒下一个,乐子就大了。

    “秦老,您别激动,慢点说。”林江倒了一杯水给秦老,瞅一眼老人手中的方子,脸色突然变得很怪异。

    “段少……那个,这是您刚刚写的方子。”

    段皓看了一下,点点头:“估计刚刚混乱的时候,小吴失手落下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小友,这方子是你的?”秦老眼神一亮,转而紧紧抓住段皓的手臂。

    “嗯,的确是我写的。”段皓点点头。

    这原本是一种名为墨玉丹的丹方,主要功效是治疗断肢残臂。

    因为很多炼丹材料地球上没有,经过段皓改动,现在药效大减,只能做出一种治疗骨伤调养经脉的药膏。

    “了不得!了不得!如果老夫没猜错,这是一张药膏方子。老夫根据药理推断,这种药膏不仅能促进骨骼生长,而且同时还能温养经脉。”秦老连连赞叹,一眼就将段皓所写药方的功效推断出来。

    段皓微笑不语,自己是修仙者,对所谓医理一窍不通。

    好在前世在灵空仙界搜罗不少丹方,一些在目前地球上难以治愈的病症,对于自己来说真的不算难。

    秦老拿着药方老脸微红,对着段皓说道:“小友,商量个事,这药方能不能卖给草木堂。”

    贵宾室几名大客户闻言纷纷注目,几年前有人在内蒙古一座古墓内挖出几张元代古方。

    据说最后被一家国企制药厂收走了,还登上新闻头条。

    “这药方能卖多少?”一名珠光宝气的少妇好奇跟身边的丈夫说道。

    “秦老可不是一般人,据说是华国中医协会一级会员,他老人家看上的东西少说也得这个数!”那男子扶扶眼镜,伸出一根食指。

    “一千万!”一个矮壮胖子伸伸舌头。

    眼镜男子不屑一笑:“加个零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天,一亿啊!”

    “可恶,早知道别那么快进来,刚刚捡到那方子,一亿不就是我们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亿就这么擦肩而过,呵呵,难怪算命说我不用去买彩票,天生没有横财命。”

    周围的议论声听得林江心惊肉跳,一亿的生意啊。

    刚刚自己还恭喜段少得了五十万,难怪人家脸色变都没变,扔个药方就能卖出一亿的人,怎么会看得起五十万元。

    ‘不愧是能让军爷充当保镖的存在!’林江暗暗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小友,不瞒你说,当年坎海战争,很多战士因为医疗条件,落下了终身无法治愈的残疾。

    这方子你只管开价,老夫给不起,草木堂给得起,草木堂给不起,国家也给得起。”

    秦老紧紧攥着方子,一双老眼闪耀着泪花:“当年老夫是随军的卫生员,可恨医术不精,让很多老朋友到现在不是拄拐就是坐轮椅……”

    “段少,我知道您是不缺钱的人,您看……”林江头次听说秦老的过往,同样心潮起伏,彷如见到许多战士落寞离开战场,还落下终身残疾的场景。

    “段少,卖了吧,造福于人,功德无量啊!”

    “段少,就当做好事,让战士们可以使用到这种药膏吧!”

    “段少,就替那些老兵求求你了。”

    听完秦老的请求,众人纷纷开口劝说,而且再也没人谈及一个钱字。

    段皓微微一笑,清亮的眸子对上周围众人希冀的眼光:“我没说不卖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段少仗义!”

    贵宾室众人纷纷叫好。秦老和林江相视一笑:“小友你开个价格,老夫立刻上京城,三天内就能有结果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三天,现在就能交易,就卖这个数。”段皓淡然伸出一根手指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