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6章 暴怒的秦思雨
    第26章 暴怒的秦思雨

    段皓没想到这么巧,这个美女医生正好是秦老的孙女。

    他淡然接下秦思雨顺手砸来的各种物品:“你冷静点,要是不信,打个电话问问秦老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混蛋!你给我住口!我爷爷什么身份,怎么可能认识你这种人。就你?还卖药方给我爷爷?”秦思雨气得粉面发红,她从小最佩服爷爷,见不得别人拿来说事。

    赵军护着瓷瓶和胖子避到一边,肖爸肖妈吓得眼皮急跳。

    自己两人行动不便,现在东西乱飞,万一被误伤到腿,那可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好在102病房是特护病房,时刻有护士关注,这骚乱很快引来十几名医疗人员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周承业开口喝止了暴怒中的秦思雨,昨天熬到现在,他刚刚下去眯一会,没想到立刻就出事了。

    秦思雨放下刚刚拿起的水壶,双眼含怒瞪着段皓。

    孙正豪看到段皓,立刻跳了出来:“周主任,就是那小子说能三天治好病人的腿!”

    今天早上他代表医院向医疗小组汇报,提出的治疗方案得到秦思雨的肯定,破格加入医疗小组。

    医院领导已经有所暗示,这件事后,年底就解决他的提干问题。

    ‘哼,年末如果顺利提干,我就去戴家提亲,到时看戴家还有什么理由继续推脱婚约。’孙正豪得意看着段皓。

    那赌约自己赢定了,以秦思雨的脾气,怎么可能让这小子在肖家夫妇身上用那种所谓的特效药。

    果然!

    孙正豪话音一落,场中只要懂医的,纷纷摇头。

    伤筋动骨一百天,这是骨科的定律。

    今天就算秦老在这里,也是避不开这个期限。还三天,简直是天方夜谭。

    对于这种常识,周承业身为卫生局领导自然也懂,正当他准备开口,却见到赵军抱着瓷罐走到段皓身边。

    周承业看向段皓的眼神立刻变了,武道宗师,道门真人,段皓段天南。

    这位可是能解决老爷子几十年痼疾的存在,对别人来说不可能的事情,放到他身上可不一定。

    更何况,周家这次大动干戈,不就是为了向这位爷示好吗?

    “天南先生,鄙人周承业,久仰大名!”转眼周承业脸上堆满笑容,走到段皓面前躬身一礼。

    众人见状大惊,尤其是孙正豪更是张大了嘴巴,一副难以置信模样。

    “昨夜见过,这次给你添麻烦了!”段皓淡淡回道。

    “不敢当!不敢当!天南先生您客气了,这是我们的荣幸。”周承业笑容如花,连连摆手。

    孙正豪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这剧情好像不符合逻辑啊!

    不是应该周主任大发雷霆,将这小子赶出去吗?

    不对!

    刚刚说这小子是谁来的?

    天南先生!

    肖家夫妇的腿是他接的?

    倒吸一口凉气,孙正豪很想给自己一个耳光,打什么赌。

    昨夜自己就对这天南先生的接骨手法敬佩不已。

    谁能想到真人居然是个二十左右的青年?毕竟常识上来说能被称为先生,最少也得四十开外的中年人。

    “就算你有绝世无双的接骨手法又如何?这个世界不可能有三天就能让断骨愈合的特效药。”孙正豪定定神,给自己打气。

    听到肖斐父母的腿是段皓接的,秦思雨脸色稍微好了一点:“看在你有点本事的份上,我就不追究你兜售假药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你拿着我爷爷的旗号到处招摇,这件事必须道歉。”她指着段皓喝到。

    段皓淡淡看了她一眼,秦老那么和蔼的一个人,怎么孙女脾气这么臭?

    “秦教授,这是不是有些误会?”周承业连忙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误会?这小子说卖了一张药方给我爷爷,这是误会吗?周主任你问问他,有没说过这句话。”秦思雨火气腾了又上来。

    众人纷纷将目光聚集到段皓身上,段皓淡然从衣袋掏出一张白纸:“交易地点就在草木堂,我这还有秦老临时立下的收据。”

    这药方可以说是段皓送给那些负伤老兵,他也没将这收据当一回事,随手塞到衣兜,现在拿出来皱巴巴一团。

    周承业接过字据,对段皓歉意一笑,随后在众人眼前,小心展开这张皱巴巴的便笺纸,还真的在上面找到秦老的签名。

    “咦,还真有秦老的签名!”

    “你们看看,一块钱?”

    “不是吧,要是这墨玉膏的药效真的如他所说,简直价值连城,保底也得上亿!”

    “嘿嘿,这还是国内,要是在那些经常打仗的国家,十亿,一百亿,大把人抢着要!”

    字据在众位医生手中传看,大家眼带惊奇,议论纷纷,段皓面色平淡。

    “我看看!”秦思雨夺过去一看,猛然将字据拍到桌上:“这药方要真的那么神奇,怎么可能卖一块钱,你这是把我们当傻子,说,到底哪里弄来我爷爷的签名,这件事我一定追究到底。”

    “住口!天南先生行事,岂是你能质疑的?”赵军闻言大怒,这女人还真的瞪鼻子上眼了。

    “秦教授,现在有字据为证,我相信天南先生不是这样的人!”周承业脸色也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周家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向段皓示好,早知秦思雨将事情弄成这样,当初就不该让京城骨科医院派她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!”秦思雨颤抖着手指,指着众人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其实打个电话问问不就行了。”肖斐弱弱说了一句,看到众人目光汇集过来,连忙躲到一旁。

    “我来打!”周承业掏出手机,按下了秦老的电话。但是,手机响起了对方处于无法连接状态。

    “秦老关机了!”周承业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段皓淡淡说道:“秦老估计带着药方前去京城,现在说不定在飞机上。”

    秦思雨冷哼一声:“编,继续编。我打给草木堂,既然这件事发生在草木堂,他们的负责人也能做证。”

    她向周承业要了草木堂南粤分店的电话,这次接通了。

    周承业拿过秦思雨的手机,按下了免提键放到桌上:“我是市卫生局的周承业,叫你们的负责人接电话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