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7章 仁心任性
    第27章 仁心任性

    徐东从抓药小伙计熬到代理店主,十年的时间足够磨去徐东的棱角,让当初那个锐气朝发的青年,变成一个处事圆滑的老油条。

    早上他一看形势不对,立刻借口避开,直到听闻风平浪静才返回草木堂。

    他自知理亏,悄声遛回办公室,刚坐下就听到电话铃响。

    “周主任,您好,我是徐江,请问您有什么指示!”一听是周承业,徐江语气十分恭敬。

    “嗯,今天秦老有没经手一张药方,收购价格是一块钱?”周承业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徐江一脸疑惑:“没听说有这事啊,一块钱的药方……草木堂南粤分店建立以来,收购的药方没有低于十万块钱,是不是搞错了?”

    手机开着免提,大家听得真切,眼神怪异看着段皓,秦思雨更是连连冷笑。

    只是让她牙痒痒的是,段皓一脸淡然,彷如当她是透明。

    周承业没想到得了这么一个答复,脸色瞬间黑了下来,强调问道:“我周某人没空跟你开玩笑!徐店长,你要想清楚,到底有没这件事情?”

    “真没有,草木堂三百年规矩。收购药方,除了坐堂大夫一致通过,还需草木堂分店负责人同意。如果有,我没理由不知道。”徐东就差发誓,他倒忘记自己早上临阵脱逃一事。

    “好,你对自己说的话负责就好!”周承业愤愤挂掉电话,歉意看着段皓,暗暗苦思如何收场。

    “呵呵,现在有什么话说?”秦思雨好整以暇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从医十来年,就从来没听说过这么神奇的药膏,明显就是假的!”

    “对,还卖一块钱,现在一块钱掉地上都没人去捡。”

    “此子居然用秦老的名号出来招摇撞骗,可恨,应该报警抓起来。”

    在场医生纷纷开口,近年来无良媒体乱传各种神医各种特效药。不少病患从没病被坑成有病,从小病坑成绝症。

    他们身为医疗工作者,对于这种人最痛恨,更何况这事还牵扯到一名医道前辈的名誉。

    段皓目光淡然,对周围的指责充耳不闻:“我段天南要做一件事,还无需借助他人名号,哪怕那人是秦老。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就吹吧!不就是想出名,这社会还少得了你这种人?”孙正豪跳出来,指着段皓一脸不屑。

    周承业气得双拳紧握,心中暗暗将孙正豪记起来,决定事后狠狠收拾他。

    面对周围指指点点的目光,段皓走前一步,一股出尘孤高的气质油然而生,双眸犹如两口深潭,目光所至议论嘎然而止。

    他看着秦思雨摇摇头:“秦思雨,你把自己看得太高了,犹如井底之蛙,不知天地之大。秦老为救一名老者性命,不惜赌上一生清誉,为了坎海战役中残疾的老兵,更是放下架子对一名后辈苦苦哀求。”

    “秦老是国手仁心,你秦思雨是刁蛮任性。我尊重秦老处处忍你,你还真当自己是个人物?”段皓话音一落,转身就走,留下一脸震惊的秦思雨。

    段皓走到肖家夫妇面前:“两位,信不信我?如果信,我现在就为你们医治。”

    肖斐父母身为当事人,眼下终于有了开口机会。

    两人相视一眼,肖爸笑道:“小皓,我们相信你。也不用三天,只要能赶上肥仔和你的开学典礼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皓哥,快动手,反正我是信的。”肖斐急得直跳脚,他对段皓一直有种盲目的信任。

    “呵呵,还真有傻大胆的,你们就等着瘸腿吧!”孙正豪冷笑不止,没发现周承业目光如刀盯着他。

    孙正豪三番两次向段皓挑刺,肖妈早看不过去,正待反驳却被房外一声高呼打断。

    “他们不信,我信。段少,我爸就在隔壁,要不您给我爸先治。”大家闻声望去,发现是一个身着西装的中年胖子。

    李振辉满头大汗推开人群,挤到段皓面前哽咽道:“段少,早上送我爸来医院后,发现盆骨裂了。您要有药,给我爸用,多少钱都行。”

    “天南先生,我看李总一片孝心,这药您就卖他一点。”没想到这暴发户还是个孝子,赵军走到段皓身边说道。

    “多谢军爷美言。”李振辉感激看了一眼赵军,连忙掏出笔来,开了一张支票:“段少,十万块钱不成敬意,老人疼了一早上,我看得实在难受。”

    看着支票上那一圈圈零,在场的医生纷纷抽了一口冷气,这胖子哪来的自信,连药都没看到,出手就是十万。

    孙正豪掐掐大腿,发现眼前不是梦境。

    秦思雨冷冷走到李振辉面前:“李先生,你最好考虑清楚,我是京城骨科医院,骨科专家秦思雨……”

    “停停停!我李振辉不想知道你什么来头,我李某人就信段少。

    美女,谈人生谈理想,还请改天。现在别耽误患者家属和神医之间的交流!”李振辉胖手一挥推开秦思雨,气得后者娇躯连连颤抖。

    “天南先生,不如先治隔壁的老人家,毕竟肖斐父母都打了石膏,要拆也费劲。”周承业走到段皓身边说道。

    段皓看着李振辉希冀的眼神,点了点头,招呼赵军带上瓷罐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治个盆骨骨裂十万块!”某位中年医生酸溜溜说道。

    “哼,这些土大款人傻钱多,遇上杀人不用刀的江湖游医,绝配了!”这是一名八字胡男医生,不屑看着段皓和李振辉。

    “反正我是不信有三天就能治愈骨裂的特效药,哪怕扁鹊重生华佗再世也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众医生议论纷纷,周承业一言不发走了出去,孙正豪连忙喊道:“哎,周主任,您去哪里?”

    周承业没有回答,对孙正豪越发不喜,决定找个时间和他上级谈谈,这人不能重用。

    眼见周承业都过去了,其他人只能跟上,毕竟现场地位最高就是他这个花城卫生局办公室主任。

    秦思雨愤愤跺了一下脚:“好,我就去看看,到时治不好看你还有什么话说。”

    “呵,医生姐姐,你这次错了,我敢保证,皓哥一定能治好李总的父亲。”肖斐一脸正经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小皓不是乱夸海口的孩子,我们是信他的。”肖爸也是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秦思雨正准备开口,手机骤然响起铃声,看到来电姓名,她连忙按下接听键:“喂,爷爷,您在哪呢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