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8章 “泄密”事件
    第28章 “泄密”事件

    华国首都机场,秦老刚下飞机就发现好几个未接来电。

    看到孙女秦思雨的名字,他连忙复电,身后一名高级机组人员紧紧抱着一只密码箱跟在他身后。

    “思雨啊!爷爷刚下飞机,人在京城呢!什么事情啊?”电话接通,秦老慈祥问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您刚下飞机?您老去京城干什么?”秦思雨闻言一震,突然心生不妙。

    “呵呵,现在爷爷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办,办完再给你打电话。思雨,你要记住今天的日期,2004年7月26号,在不久的将来,这一天必定记载到华国医学史。”秦老十分激动。

    自从早上得到那张药方,他就和华国中医协会通了电话。这药方得到协会高层高度重视,上报后更是惊动军方。

    他现在走的是机场的特殊出口,外面已经停了一辆红旗轿车。

    为了保护秘方,周围停着几辆东风猛士,上面坐着荷枪实弹的精锐军人。

    秦思雨听出秦老要挂电话,连忙问道:“爷爷,您早上是不是收到一张一块钱的药方。”

    “思雨!你这消息从哪来的?”秦老刚刚坐上车,闻言脸色一变,厉喝问道。

    早上自己离开前,有关部门就对草木堂南粤分店下了封口令,所有员工都签了保密书的。

    秦思雨今早才到花城,怎么可能得知药方的事情?

    “他说的……都是真的……”秦思雨一脸震惊,手机滑到地上。

    “喂,思雨,思雨!喂,说话啊!”秦老吓得不轻,旁边一名军装中年男子抢过手机,发现挂断,两条剑眉立刻扬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着中年男子黑着脸掏出军用手机,秦老深深叹了一口气,双眼充满了担忧。

    他知道,这件事处理不好,南粤花城,必定引来一场震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秦思雨晕乎乎走到隔壁病房,站在门口就能听到里面阵阵惊呼。

    她踮起脚尖望去,发现一名老者胯部包扎着层层绷带,在那胖土豪搀扶下来回走动。段皓一脸淡然,拿着一方手巾在擦拭双手。

    “神了!真神了!”

    “打眼了!打眼了!没想到世上真有这种神药!”

    “盆骨骨裂,患者又是八十三高龄,我只能说我见证了一个医学史上的奇迹。”

    “错了,是药物史!”

    “不对,是中医史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医生纷纷争执起来,看向段皓的眼光充满了敬佩。

    这个被自己等人视为骗子的青年,刚刚用实实在在的案例,证明了他手中膏药的效果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不可能!”孙正豪脸色惨白,手脚微微发抖。

    “耳听为虚,眼见为实,事实摆在眼前,我看大家也没什么异议了!”周承业冷冷看了孙正豪一眼,板起脸做了最后论断。

    段皓一脸淡然,收拾好东西,准备返回隔壁病房为肖斐父母治疗。

    秦思雨脸色涨红走到他面前:“爷爷刚刚来电话了,抱歉,是我误会你了!”

    “嗯!”段皓淡淡看了她一眼,带着赵军从她身边走过,彷如眼前不是一个美女,而是一个透明人。

    这种完全无视的态度,加上之前井底之蛙的论断,秦思雨鼻腔一酸,一对大眼逐渐被雾气笼盖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隔壁动静那么大,这边自然知道段皓的药膏起效。

    肖斐看段皓走了进来,一蹦三尺高:“我就说了,皓哥绝对不会做没把握的事!”

    肖爸和肖妈激动点点头,看到段皓带头走进来,肖爸眼带急切道:“小皓,快动手吧,叔叔已经等不及要下地行走了。”

    段皓微微一笑,托起他那打了石膏的右腿,屈指轻弹,只见石膏纷纷化为粉末,而肖爸竟然丝毫没感到一点震动。

    “这种手法!”赵军凝神观察,他困在明劲大成很久。

    平时跟着周天石,自然也见识过暗劲和内功,但是感觉都比不上眼前段皓的运劲手法。

    其他人更关注墨玉膏的效果,哪怕刚刚已经见过了一次。

    他们摒着呼吸,直到段皓帮肖斐父母处理好后,才眼神激动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段皓没有理会身后的议论,他将剩余的药膏留给肖斐,吩咐了换药时间就带着赵军跟着周承业走出病房。

    “天南先生,今天真的很抱歉,我们没想到秦教授的脾气这么臭!”

    三人走到医院门口,周承业一路不停道歉,这次马屁拍到马腿上,还好最后没办砸,要不然周天石能扒了他的皮。

    段皓淡淡一笑,摇手示意无妨,不管是秦思雨还是其他人,只不过是他漫长修仙途中的过客罢了。

    再说自己敬佩秦老为人,自然没必要和秦思雨一般见识。

    正当段皓准备上车时,医院门口突然停下一辆军用吉普。

    四名身穿迷彩服的男子从车上下来,一脸严肃大步向着医院走去。

    赵军眉头一皱:“他们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见段皓看过来,赵军连忙解释道:“我曾经是南方军区离龙小队的队长,刚进去的是我队员,身手还可以。”

    段皓点点头没有说话,赵军和周承业告别后,开着宾利欧陆离开医院,上了环城高速,飞快向周园赶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他们离开后不久,几辆挂着特殊牌照的大卡车先后来到花城第三人民医院。

    上百名穿着各式制服的人员蜂拥而入,其中不乏荷枪实弹的军警人员。

    随后,但凡今天在场,不管是医生护士,还是护工病人,甚至是保洁员和送外卖的跑腿。

    只要在花城第三人民医院骨科科室所在第四层出现过的人,全部被有关部门控制起来。

    直闹到隔日清晨,所有人才被勒令签下保密书,陆续释放离开。

    好在肖斐精明,报出和段皓的关系,总算保下治疗父母腿伤所需墨玉膏的最基本量。

    至于剩余的,自然都上交国家了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甚至段皓擦手用的手巾,洗手的水盆,只要沾过墨玉膏,全部被人拆走。

    要不是李父年纪大了,很可能屁股上的药膏也得被刮下来。

    就算如此,这些来头大得周承业三缄其口的神秘人,最后还留下一个小队,准备回收肖家夫妇和李父换下的废弃药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秦思雨,希望你遵从保密协议……”一名军衔是中校的军官,目光如刀,递给秦思雨一封保密书。

    秦思雨神情复杂签下姓名,她走出房间,迎着刺目的阳光,苦涩一笑。

    没想到被自己当做假药的药膏,居然是真的,而且因为自己那个电话,竟然险些引得花城各界大地震。

    “价值连城的药方,你居然只卖一块钱!”秦思雨低声喃喃,眼前仿佛浮现出段皓那冷漠的双眼。

    ‘秦老是仁心,你秦思雨是任性。你秦思雨不配从医,不配自称秦老的孙女!’

    寥寥数十字,不断在秦思雨的脑海回响,她苦恼抓住秀发,泪水模糊了双眼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