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7章 清元丹
    第37章 清元丹

    众人寻声望去,只见三名男子身轻如燕,数次起落掠到亭外。

    领头是一名气势如狮的老者,此老身穿明黄唐装,手中把玩两只精钢铁胆。

    旁边还有一名老者身材消瘦,眼神阴鸷,做长袍马褂装扮,背负一只旧社会常见的麻布褡裢。

    最后的年轻人相貌英俊,烫着复古油头,手带亨利慕时腕表,一身范西哲手工西服衬托得身材极为高挑。

    周天石挥退几名赶过来的周园管事,一拍案桌:“司马明空,你这么大刺刺带人冲进来,也太不将我周天石放在眼里了吧!”

    “这话说的……老夫这不心忧你被人蒙骗,等不及让人通传就开口示警吗?”司马明空叫着屈,眼神却充满了戏谑。

    “胡言乱语,天南先生怎么会诓骗老夫,老夫伤势不劳挂怀!”周天石接过周馥兰手中的长颈瓷瓶说道。

    司马明空旁边消瘦老者上前一步,开口说到:“周家主,老夫十岁学医,三十岁炼丹,至今在丹道探索五十个春秋,从来没听说过什么正元丹或者大归元丹。”

    没有理会周天石难看的脸色,他转而看着段皓:“哼!小小年纪竟敢自称先生,老夫问你,师承何处?”

    言罢下巴微抬看着段皓,一副长辈向后辈训话的模样,引得周家不少族人暗暗气愤。

    段皓看都不看他一眼:“凭你也配问我段天南的师承?”

    “唉!虚张声势,哗众取宠!你这种年轻人,老夫见得太多了。”老者唏嘘长叹,不屑看着段皓。

    这一幕,让一些没接触过修炼界的周家族人,心中暗暗嘀咕:‘天南先生这么年轻就成为武道宗师,据说还兼修道术。哪怕是绝世天才,也是人力有尽,怎么可能还在丹道上也有所建树?’

    毕竟相比负手而立,一身古风装扮的消瘦老者,段皓年龄不足二十,确实让人无法放心。

    周馥兰精通行为分析学,一眼就看出一些族人对段皓心生怀疑,她连忙娇喝道:“那老头,少来倚老卖老,天南先生的能耐又岂是你能质疑?”

    “女娃娃,老夫这杜灵尘三个字,在南粤修炼界还是有些分量的。”老者淡淡看了一眼周馥兰,话音一落全场大哗。

    “此人就是赛思邈?”

    “我的天啊,这位怎么出现在这里?传言上次某位省级领导上门求取一颗丹药,对方可是连理都不理的!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杜丹师当面,失敬失敬!”明炎道人起身打了个稽首,心中暗惊司马家的手笔。

    杜灵尘倨傲拱拱手,彷如明炎道人只是一名普通修士,而不是一宗之主。

    这让更多周家人眼神微动,段皓虽然在竹林小露身手,但大家更多是认可他的战力,对于炼丹术还真没多少信心。

    而眼前这位,可是堪称丹道大家,成名已久数十年。

    周馥兰暗暗着急:‘家族为了得到天南宗师的友谊,不知耗费多少精力,你们心生怀疑岂不是让之前的努力付之东流?以武道宗师的感应,方圆十米内落蝇可见,别看表面掩饰得好,但你们的呼吸心跳,早就将心中所想暴露出来了。’

    这一切自然瞒不过段皓,他好笑看着亭外享受众人敬畏眼光的杜灵尘。

    自己炼制正元丹,已经将占据白云山灵脉欠下的因果了结,周天石用不用那是他自己的事情。

    至于这位赛思邈杜灵尘也好,其他人也好。

    在自己眼中和蝼蚁有何区别?

    自己又何须在意他们的看法?

    修仙修的是顺心而为,而不是处处看人眼色,俗世的眼光,哪位修仙者在意过?

    ‘要是平日自然懒得和你计较,可惜我急需灵脉恢复修为……’

    段皓一饮杯中残酒,起身拍拍周馥兰的香肩,对着杜灵尘摇头说道:“你没听说过这两种丹药,不代表这两种丹药不存在。敢问你活了八十岁,可知华国有个成语叫坐井观天?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全场一静,杜灵尘一张瘦脸,先是涨红,后又变紫,三柳长须都快翘起来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不少人忍俊不禁,暗暗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要知道华国老人都有一个破毛病,喜欢倚老卖老卖弄见识。

    坐井观天这四字,别说杜灵尘这种自视甚高炼丹师,就是一个普通老人都受不了,这何止扇耳光,简直扒面皮啊!

    哪怕风雨柔那清冷的性子也是莞尔一笑,她发现自己这位同学也是一个不动则已,一动就顶得人上不去下不来的角色。

    不过相比之前那种高高在上的冷漠,似乎眼前言语犀利的青年,更像一个活生生的人……

    司马天风对段皓喝到:“杜老悬壶济世数十载,小子,奉劝你下跪认错。别以为有周家护着就能目空一切,有些存在可不是你能得罪的!”

    段皓闻言瞥了他一眼:“我段天南,何时需要别人护着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司马天风刚想说话,却被杜灵尘拦了下来:“哼!老夫受司马家主所托,耗费三月之功炼制一颗清元丹,且让你们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丹药!”

    言罢打开一个锦盒,里面装着一颗碧绿通透的丹药。

    一股沁人丹香蔓延开来,略微一闻就让人肺腑清凉,方圆几米内的暑气彷如都被压制了三分。

    周天石轻嗅一口,脸色微微一变,只感到肺腑一阵舒畅,体内几条干凅的经脉居然有了些许温润。

    只一口丹香都能对周天石产生影响,更不用说在场的其他人。

    一名富豪眼神火热,低声喃喃道:“难道这世上真有仙丹不成?”

    “许老,这丹药?”魏敏生低声向许老问道。

    许老一脸肯定说道:“自然是真,此人一手炼丹术驰名南粤,乃是许多修炼者的座上宾。随便扔一颗丹药都能引得无数高手为他卖命,你没看周老爷子和两位龙组组长从开始到现在,都是让他三分吗?此人惹不得!”

    魏敏生艰难吞了一口唾沫,感觉似乎接触到一个全新的世界。

    如果说他以前自认家产数亿,在花城是一个数得上号的人物,那么经过今天,他终于发现,原来这个世上还有许多人是属于他仰望的存在。

    亭外的杜灵尘是一个,亭内的段天南也是!

    ‘对了!段天南!’想到段皓,魏敏生连忙望了过去,正好见到段皓眼神玩味从哪丹药上移开。

    ‘不对,这颗丹药很可能有问题!’魏敏生眼神一动,能接手魏氏财团,他自然不是庸人,一瞬间想到很多,看向清元丹的目光少了几分热切。

    场中的惊叹让杜灵尘怒火稍退,他盯着段皓说道:“炼丹师总归都是用丹药说话,小子,有能耐拿你那正元丹出来比比,逞口舌之利可是讼棍的行为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