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8章 逼婚
    第38章 逼婚

    “斗丹!”亭中许槐林和明炎道人脸色一变,异口同声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,正是斗丹!”杜灵尘傲然看着段皓说道。

    段皓暗暗称奇,没想到此人居然还知道斗丹,这可是灵空仙界炼丹师之间,解决争议最常用的方式。

    ‘难道地球上曾经存在过修真文明。’段皓心中一动,一瞬间想到了很多。

    《封神演义》《西游记》《东游记》《聊斋志异》……

    历史上无数神魔小说都来自于百姓口中相传故事,再经过文人整理加工而成,难道……

    看到段皓沉思不语,大家都误以为他怯战,纷纷暗中摇头。

    周天石连忙上前喝到:“且慢!司马老鬼,你今日前来周园,别说准备将这清元丹白送与我。”

    司马明空自然看得出他为段皓解围,也不说破,戏谑笑道:“清元丹乃是我司马家耗费无数珍惜材料,请杜老历经数月苦功炼制而成,恐怕老夫说白送,肺痨周你也不敢收下吧。”

    周天石冷冷一哼,两人斗了几十年,相互之间极为了解,他知道司马明空必定还有下文。

    果然,司马明空转而看向周馥兰:“老夫常闻周家小公主有倾国倾城之貌,今日一见名不虚传,我这孙儿于宗门学成归来,所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。嘿嘿,正好龙组两位组长在场,老夫今天厚颜请两位做个媒人,以清元丹作为聘礼,正式向周家提亲。”

    话一说完,周家年轻一代纷纷怒目而视,反倒一些周家支脉的领头人物,若有所思暗暗打量着场中的清元丹。

    周馥兰看了一眼沉吟不语的段皓,走前一步对着司马天风说道:“我心中已经有心仪男子,恐怕要让司马世兄失望了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周小姐……没有这颗清元丹,恐怕令祖撑不了几年……”司马天风上下打量着周馥兰的娇躯,压下眼中一丝贪婪,语气充满了威胁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周馥兰气急,对方说出此言,自己再拒绝,岂不是背上一个罔顾长辈性命的恶名。

    她精通行为分析,已经从几名族老脸上看出不喜之色,这些人虽然没有修炼武道,不过退下来之前都是政界或者商界的高层人物,在家族中也拥有不小的话语权。

    周天石拍案而起:“拿颗破烂丹药就想要娶走我周家的小公主,你们未免有些异想天开了吧!”

    “破烂丹药?哈哈哈!”杜灵尘仰天长笑。

    不待众人反驳,他阴恻恻说道:“居然说老夫炼制的清元丹是破烂丹药?有能耐你们拿一颗更好的出来,要不然……”

    周三老勃然大怒:“不然如何?别以为老夫看不出,今天你就是帮司马明空砸场子来的。你赛思邈人脉广,我周家朋友也不少,要文斗要武斗,我们三兄弟都接下了!”

    “周家传承三百年,可不是依靠家族女子牺牲妥协换来的!”周五老环顾四周,一些族老低头不语,周家年轻一代纷纷叫好。

    只是让他们吃惊的是,杜灵尘戏谑笑道:“你们都想错了……老夫的意思是,要不然周家就得承受青牛谷的怒火!因为老夫刚接任青牛谷客卿一职,周家质疑老夫炼制的丹药,就是质疑青牛谷的炼丹术。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全场一静。

    许槐林和明炎道人同时想起四个字——图穷匕见!

    明知两家是世仇,司马明空还带清元丹上门求亲,原来是挖了这么一个坑让周家跳。

    要知青牛谷这种丹道宗门,炼丹术就犹如招牌,周天石一时口误,如果青牛谷真的兴师问罪,以周家的实力,如何抗得下来?

    ‘奇怪的是杜灵尘一手炼丹术享誉南粤,司马家凭什么让其出手呢?’明炎道人默默打量着杜灵尘,一脸疑惑不解。

    南粤三大武道世家,周家和龙组交好,双方有来有往交情也不错;白家十几年前经过一场大变,现在已经没落;唯有这司马家实力非凡,桀骜不驯,一向没将南粤龙组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如果这次让杜明尘引来青牛谷使得周家元气大伤,到时司马家一家独大,恐怕更不利华国掌控南粤。

    思至此处,许槐林起身喝道:“青牛谷是西云省内的丹道宗门,隐世已有一甲子,这次把手伸到南粤,莫非当我等南粤龙组是摆设不成?”

    眼见许槐林发作,明炎道人也是肃然起身,如果说外来宗门势力入侵,首当其冲就是一阳观这种本土宗门。

    面对南粤龙组两位组长,杜灵尘毫不怯场,他冷笑说道:“青牛谷以丹道立宗,周家质疑老夫炼丹术,犹如砸了青牛谷的山门,更何况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!更何况什么?”明炎道人一挥拂尘,此事涉及宗门,老好人的他不由动了真怒。

    “更何况家师乃是青牛谷三长老,所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,晚辈的婚事,家师可是说过,要亲自过问的。”司马天风一脸傲然说道,场中瞬间响起一片倒抽冷气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青牛谷三长老……阎王愁顾长歌……”周天石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如果说之前的杜灵尘,必须让周家小心对待……

    那么加上一个青牛谷客卿身份,估计得周家底蕴全出才能抗下来!

    但现在可就不一样了……

    顾长歌绰号阎王愁,不仅武道修为与周天石相当都是半步宗师存在,更重要是对方在丹道上的成就……

    据说,北方某位宗师当年曾经受过他的大人情,实在是周家惹不起的存在。

    见到周家年轻一代沉默不语,一些族老眼带畏惧,司马明空得意一笑。

    世人都知道自己长孙司马天风是个修炼天才,但却不知他在丹道上的天份更高,机缘巧合拜入顾长歌门下,而且还成了最为受宠的关门弟子。

    ‘嘿嘿,要不是通过这层关系帮杜灵尘成为青牛谷客卿,又怎么能让此人如此卖力?’司马明空暗中得意,向杜灵尘使了一个眼色。

    杜灵尘看了一眼段皓:‘这小子且记下,等周家事后,再让一两名上门求丹的武者取其性命……’

    他指着司马天风手中的清元丹,侃侃而谈:“周家主,天风师侄在丹道上的天份远超老夫,与令孙女可谓天作之合。如果你同意这门婚事,些许误会,又有谁会抓着不放?”

    此时那清元丹的丹香几乎充斥整个兰亭菀,除了亭中数人,其他人都是眼带火热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“以我周家实力,恐怕难挡青牛谷,不如劝家主考虑一二……”

    “胡言乱语,两家乃是世仇,岂能将馥兰往火坑推?”

    “牺牲一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行不行,家族三代唯有馥兰能够继承武道。家主服用那清元丹,哪怕延寿十载,十载过后又如何?无高手坐镇,恐怕第一个向周家下手就是司马家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眼前这一关都过不去还说以后?再说宇锋的天份也属中上……”

    族人的议论几乎分成两派,随着时间的推移,赞成与司马家联姻的人越来越多,大部分是支脉的族老。

    周馥兰见状暗急,任她冰雪聪明,此时也是无计可施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声戏谑骤然传来:“呵呵,凝丹手法都不懂,居然也配自称炼丹师。现在给我带上你那破烂糖丸,滚出周园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