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9章 段皓出手
    第39章 段皓出手

    杜灵尘闻言大怒,豁然指着段皓喝到:“你……竟然说老夫炼制的清元丹是破烂糖丸?”

    段皓不屑一笑:“连你这种门外汉都能收为客卿,可想而知那青牛谷丹道水平低到什么层次。还想和我斗丹?简直是笑话!”

    杜灵尘正想开口,司马天风已经抢先喝到:“你这是找死,居然敢侮辱我宗门!”

    “放肆!天南宗师也是你能质疑?”

    周天石忍了这么久,发作起来,半步宗师的威压逼得司马天风连退三步。

    杜灵尘和司马明空眼神一变,终于明白为什么周天石对清元丹反应淡淡,原来为其炼制丹药的是一名武道宗师。

    武道界铁律——宗师不可辱,乃超然世外的存在。

    这句话不是说着玩玩,每位宗师都是能够镇守一省的存在,别说嘲笑杜灵尘的丹药是一颗糖丸,就算心中不喜将他当场击杀,青牛谷也绝对不会为其出头。

    眼见杜灵尘吓得束手站到一旁,司马明空闪到司马天风面前,躬身对段皓说道:“原来是宗师当面,天风为顾长歌前辈关门弟子,还望天南宗师看顾前辈面子上原谅一二。”

    司马天风虽然低着头,但脸上却没有多少惧怕之色。

    武道宗师又如何?

    当今天地大变,能够登堂入室的炼丹师极为稀少,自己师父顾长歌正是一位丹道大师,每年上门求助的武道宗师,虽然不多,但也绝对不少。

    可惜,这次他注定要失望了……

    “拿顾长歌压我?我段天南的面子……他顾长歌要得起吗?”段皓充满霸气的反问,不仅镇得全场一静,也让司马天风脸色一僵。

    ‘混蛋!居然敢对我师父不敬!’他气得双手微抖,只能默默低头掩饰眼中的厉色。

    周家不少族老暗暗摇头,觉得段皓这话说得太满了。

    宗师也分三六九等,你虽然踏入宗师之境,但比起北方那几位在这个境界浸淫数十年的存在,能否走得过三招都是未知数。

    而顾长歌在丹道上的成就很高,号称阎王愁,据说曾经有宗师欠过他的人情……

    明炎道人也是暗暗担忧:‘太年轻了……北方可是有一位大佬承了顾长歌的大人情,而那位在二十年前就已经是宗师境界的高手了。’

    司马明空赔笑说道:“天南先生身为宗师境高手,自然是了得的,不过顾前辈悬壶济世数十年,在南方数省修炼界中,可是被奉为医仙般的人物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这么多,不就想引门口白袍老者出手吗?”段皓好笑摇摇头,不理会司马明空震惊的表情,转而向着兰亭菀大门喝到:“藏头露尾,难道要我亲手揪你出来?”

    寥寥十来字,被他以灵气催动,形成无数音浪,一路从亭中直冲大门,沿途土石砖瓦翻滚而起,形成一条土龙。

    “法力凝物,真人境界!”杜灵尘惊骇叫道。

    司马明空双瞳一缩,心中狂呼:‘道武双修,此子莫非是那些隐世数百年的门派嫡传不成?’

    司马天风也是冷汗直流,因为土龙扑向之处正是自己等人前来周园的底牌。

    “土盾阵!起!”

    一声厉喝,空气一阵扭曲,闪出一名鹤发童颜的老者,他手中木杖飞快挥动,身周两米内无数土石蜂拥而起,眨眼凝成一面土盾。

    “雕虫小技!”段皓不屑一笑,右手掐了一个法诀:“给我破!”

    土龙应声一个盘旋,摇头摆尾将老者凝成的土盾撞成飞灰。

    那老者脸色大变,手中木杖闪起数道毫光,堪堪在土龙撞到自己之前化为一个透明护罩。

    “咔嚓!”只一波冲击,那护罩就发出牙酸的龟裂声,那老者脸色发白,连连高呼:“投降,投降,真人饶命!”

    “天南宗师,手下留情!”许槐林和明炎道人豁然起身,显然认出来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哼!管你何种阴谋诡计,我段天南只需一法就可镇压!”段皓冷冷瞥了一眼汗流浃背的司马明空,手中指诀一动,土龙在众人惊骇的眼神中化为无数土灰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死里逃生的老者发出一阵剧烈咳嗽,未等定神,手中木杖咔嚓一声断成两截。

    “贫道的土灵杖!”老者一阵哀嚎,要知道他一身道法全在这木杖上,以后十成法力能发挥出四层就算不错了。

    “无量天尊,让贫道来介绍,这位是五斗米教的丘引师兄,半步真人修为,目前为青牛谷客卿。”明炎道人语带快意,显然早就识得丘引道人。

    周天石等高层纷纷怒视司马明空,丘引道人可是道门中杀伐有名的五斗米教高人,据说曾经在一名武道宗师手下全身而退。司马明空请来此人,只能说早就准备向周家出手。

    “多谢天南先生,今天要不是您在……”周馥兰小脸煞白,如果今天没有段皓,家族这一关必定难过。

    “不用多礼,举手之劳罢了!”段皓淡淡一笑,转而看向那老者:“看来他们能够潜入周园,也是你的手笔了!”

    丘引苦涩一笑:“真人所言非虚,正是贫道使用土遁术帮司马家主和杜兄潜入周园。”

    要是知道周园有这么一个道门真人坐镇,自己绝对不会渗合进来,现在好了,连吃饭的家伙都毁。

    “周家的事,我段天南保下了,可有问题?”段皓冷冷看着丘引道人。

    丘引道人连忙点头,心中暗叹:‘贫道又打不过你,自然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了……’

    “我既然毁去你本命法宝,那你潜入周园一事就此揭过。”段皓瞥了一眼丘引道人,让他心中一松。

    许槐林和明炎道人也暗暗放下心来,要知道随着天地大变,修道可谓举步维艰。

    像丘引道人这种半步真人,可是比大熊猫还要珍贵,真被段皓一掌击杀,损失的还是华国修炼界的实力。

    眼见段皓看了过来,司马明空连忙赔笑,见到段皓轻而易举击败丘引道人,现在已经不敢觊觎周家,而是应该考虑如何全身而退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