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1章 抢过来
    第41章 抢过来

    相比清元丹无时散发着异香,正元丹只有凑近鼻端,才能闻到些许草药芬芳。

    亭中众人相继观看正元丹,亭外的只能伸长了脖子暗暗着急。

    周承祖带着杜金荣过来,经过族人转述,才知道自己错过了大场面,连呼后悔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被土龙肆虐过的场面,他们两人也后怕不已,这等存在要制造点意外,让敌人死于非命,简直太简单不过。

    杜金荣更加恭敬,对段皓拜道:“小人杜金荣,多谢天南先生宽宏大量。”

    段皓点点头,那银发老者快步走来,将手机还给风雨柔。

    见到杜金荣吃力站在一旁,风雨柔眼带不忍,轻声对段皓说了几句。

    “哦!杜金荣收你为义女?”段皓哑然失笑:“这姓杜算盘打得精明,也罢也罢,如此倒不担心他们父子不尽力捧你。”

    玩味看着亭外的杜金荣,段皓转而对赵军笑道:“阿军,上次偷藏的墨玉膏呢?”

    “天南先生,您……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赵军闻言讪讪一笑,一脸肉痛从怀中掏出一只铁盒。

    段皓笑而不语,周天石见状笑骂道:“你这小子,什么时候学会雁过拔毛这一招?”

    风雨柔小跑过去,对赵军躬身一礼,吓得他连忙避开。

    姑奶奶,将来还不知你和天南先生发展到哪里,现在谁敢受你的大礼?

    风雨柔将铁盒递给杜金荣,顺便将段皓告诉她的用法告知。

    杜金荣眼眶微红,没想到因为风雨柔,段皓竟然赐下墨玉膏,他心中知道这都是因为风雨柔的面子。

    经过司马家一闹,此时已经日落西山,许槐林两人和四名富豪很有眼色先后告辞。

    兰亭菀外的富豪们,眼见到四名富豪出来,纷纷迎了上来,很有默契跟着相熟的老大离开。

    风雨柔跟着杜金荣,在周园门口遇到程家父子,相比程永鑫略微惊慌的脸色,杜金荣面如平湖,无喜无悲。那些之前环绕在程永鑫周围的富豪老板,纷纷眼带玩味看着这一幕。他们都看得出,经过今天,杜家和程家的仇,算是结下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周天石将段皓迎到书房,周三老和周五老借故避开,只有周馥兰留下服侍。

    “天南先生,今日真是招待不周,老朽在这里代表周园,赔罪了!”周天石自嘲一笑,对段皓拱拱手。

    段皓淡淡一笑,不管是司马家还是青牛谷,在自己眼中都是不值一提,更何况这些日子和周家相处得不错,出手相助只不过是举手之劳。

    “周老,你那伤势一个月后就能痊愈,原本周家的功法不要再练了,你且看看这本……”段皓将新创的‘周家功法’递给周天石。

    周天石见状肃然起身,双手接过。

    周馥兰翻个白眼:“a4纸,橡皮筋,这东西要不说是心法秘籍,放桌上说不定就被人顺手扔到垃圾桶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许胡说!”周天石气得吹胡子,他刚刚只看了第一张纸,就发现这套功法不知强过周家传承的那套内功多少倍。

    最难得的是新功法居然能和旧功法兼容,也就是说,修炼之前功法的族人,无需从头修炼,直接就可以修炼新的功法。

    周天石越看越兴奋,很快陷了进去。

    周馥兰嘟着嘴巴站到一旁,趁他看秘籍,不断向段皓甩着大白眼。

    段皓不由得莞尔,这丫头与自己相熟后,性子真是越来越像自己在灵空仙界那名侍女。

    回想灵空仙界那名陪伴自己两百年的傲娇毒舌侍女,段皓一时间有些失神。

    眼见段皓身上又散发出这种孤寂之感,周馥兰不由得心中一柔,坐在他身边静静陪着他。

    “了不得,了不得!这套功法直指宗师。”不知过了多久,周天石看完段皓手写的秘籍,眼带激动对着段皓拱身一礼:“南粤周家,多谢天南先生大恩!”

    “不必如此,周老当年往来坎海护送爱国侨胞捐款,可谓有功于华国,我既然遇上,自然不会袖手旁观。”听到周天石惊呼,段皓回神一笑。

    周馥兰美眸微红,她可以说是被周天石带大,自然知道那痼疾是如何摧残这名老人。

    “那我从明天就改炼新功法了。”周馥兰抹去喜泪,周天石正想点头,却发现段皓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“你就别炼了,我这有一套更加适合的,过几天写出来给你。”段皓看了周馥兰一眼说道。

    周天石闻言大喜,反倒周馥兰俏脸微红,没有说话低头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随后段皓又询问周天石一些修炼界的事情,因为经过今天,他心中有个猜测,地球上也许在古时,很可能存在过修仙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天南先生,对您口中的修仙者,老夫真的一无所知,毕竟周家只是一个传承三百年的小家族罢了。依老夫所思,要想知道这方面更多的信息,可能只有那些千年大宗或者北方那几个家族。”周天石送段皓来到大门,脸带歉意说道。

    “周老言重了,今天我已经从你口中得到不少修炼界的信息,反倒是我叨扰了!”段皓淡淡一笑,随后坐上赵军开来的一辆路虎,离开了周园。

    回想刚刚在书房发生的一幕,尤其是爷爷旁敲侧击有意撮合,周馥兰红着小脸,娇嗔道:“爷爷,你就巴不得我那么快嫁出去吗?”

    周天石哈哈大笑,揉揉周馥兰的秀发:“傻丫头,段天南这可是一条潜龙,爷爷这双眼睛什么时候看错。”

    “他心中有人呢……”周馥兰轻轻一叹,美眸充满了失落。

    “那就赶走那个人,抢过来!”周天石微抚银须:“周家的小公主,难道还抢不过人家不成?”

    周馥兰翻翻白眼:“不跟你说了!”

    看着孙女扭身离开,周天石戏谑一笑:‘嘿嘿,这丫头,瞒得过别人,难道还瞒得过老夫?’

    与此同时,花城第三人民医院停下一辆宝马x6,一名气势不凡的中年人冲了下来,从后座拖出一名青年,那青年骨瘦如柴,口鼻流涎,不时发出声声没有意义的傻笑。

    “医生!医生!快来人救救我儿子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