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2章 烈阳符
    第42章 烈阳符

    赵军送段皓来到肖家客栈后就离开,看着远去的路虎尾灯。

    段皓手中抛着一串钥匙,想起不久前周天石书房发生的一幕。

    “天南先生只管挑,反正老夫也没空去住……”当时周天石大手一挥,拿出十几条别墅钥匙。

    因为段皓今天不仅送上解决他多年痼疾的正元丹,还顺便粉碎了司马家族的阴谋,最后更是送上一套可以当做家族传承的功法。

    周天石自然不能无所表示,早就调查了段皓背景的他,除了准备一张一亿元的银行卡,还准备十多套别墅让段皓挑选,同时还表示,对于段父的升迁,周家也会暗中使力。

    一年正区长,三年副市长。这是周天石直接拍板的。

    段皓自然不会拒绝,前世身为至人级大修士,周家送出的东西还真的没办法让他动容。

    只是好奇有了周家在官面上的照应,前世陷害父亲段明德的那个小人,还怎么下手……

    至于别墅,他最后选了云霞山,不仅因为和穆清有个赌约,更重要是看好那里的地势。

    “明天去实地考察,如果地势符合……”段皓眼神微动,一边思考一边走进肖家客栈。

    “皓哥,你总算回来了!”肖斐见他进来,七嘴八舌将他离开后的事情描述出来,包括签下保密协议一事。

    “他们要我转述给你听,说这不属于保密协议!”胖子发现越来越看不透眼前这个同学了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墨玉膏他们要就给他们,够你爸妈用就好!”段皓淡淡点了点头,没想到因为秦思雨的任性,险些引来花城大地震。

    不过,想想也没什么奇怪。

    杜灵尘这种半桶水都能混个赛思邈的外号,可见此时华国炼丹术何等落后。

    自己那墨玉膏既可以量产,又效果卓越,受到当权者关注是很正常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胖子,明天我要去云霞山,你去不去?”段皓梳洗后换了套衣服走下楼来,手中拿着一个布包对肖斐问道。

    “去啊!怎么不去,我等下就把水箱洗好,我爸最爱用沧澜湖水泡茶。不过,皓哥,云霞山已经被天云集团封山了。”肖斐兴奋站了起来,说到一半疑惑看着段皓。

    “嗯,七点出发,别睡过头。”段皓没有解释,出门身形一闪,化作一道残影飞快向着白云山巅掠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明月高挂,白云山中无数草木吸纳着月华,一些夜间出来活动的鸣虫到处飞舞。

    段皓沿着山道纵跃,每次脚尖在山石一点,身形都能横掠十来米,好在这后山甚少人来,要不然这一幕,恐怕会让人误以为在拍武侠片。

    他来到山巅,屈指一弹,激活了夺天阵,微风轻拂,灵雾渐生,段皓盘膝坐在巨石,身形很快被灵雾笼罩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约过了三个小时,段皓豁然睁开双眼,一双瞳仁闪过一道金光。

    他伸出食指缓缓一指,身下巨石无声无息坍塌出一个圆滑小孔,孔壁光滑如镜,大小正好应对食指粗细。

    “一百二十穴道……开穴小成!”段皓淡淡一笑,俯身看着巨石周围暗淡许多的阵纹,叹道:“夺天阵阵纹开始变淡,看来白云山灵脉差不多要枯竭了……”

    水往低处流,灵气就犹如水一般,都是从充盈之处流到枯竭之处。

    段皓以夺天阵封锁白云山灵脉,天地无法反哺白云山所在的灵气,自然会造成山脉灵气干枯。

    不过修仙本来就是夺天地精华,这些事做起来段皓可没什么心理负担。

    他打开带来的布包,里面有一叠黄纸一盒朱砂和一支毛笔,都是来时顺路在堪舆店买的。

    “但愿剩下的灵气足够我制符!”段皓轻声说道,屈指一弹,夺天阵再次被激活。

    感应到明显稀薄的灵气,段皓眉头微微一皱,盘膝坐下,开始回想即将要描绘的符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朝阳初升,段皓缓步走下山巅,手中拿着一叠黄符。

    “总共成功了十张烈阳符,看来得让周家帮我搜罗一些制符材料,用普通笔纸,这成功率低到令人发指。”回想昨夜制符过程,段皓很不满意。

    此时刚刚五六点,许多业主还沉睡在梦乡之中,唯有一户人家起得早,一名女子看到段皓,冷笑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好像记得某人大发豪言,年末要住进云霞山的别墅来着,啧啧,那人是谁来着?”穆清戏谑走到段皓面前。

    段皓闻言淡淡看了她一眼,这才发现真巧路过崔家门口。

    “不巧,我也记得有人说只要我住得起云霞山别墅,就要吃房产证。”发现开口是穆清,段皓自然不会给她留脸面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穆清正待发作,崔画彤闻声赶了过来:“段皓,秦风今天邀请我们去云霞山玩,你有没空一起去?”

    她心知母亲和段皓不对付,早上小区很静,万一吵起来,必定造成不好的影响。

    见女儿插话,穆清没有开口,段皓淡淡问道:“富贵叔呢,不和你们一起去?”

    “老爸受了点风寒。”崔画彤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崔富贵确实感冒了,但更主要是不想看到秦风,这一点,崔画彤自然不会说出来。

    ‘富贵叔病了,你们母女还出门去玩?’段皓闻言有些暗怒。

    他略微沉吟,探手入怀掏出一张烈阳符:“这个给富贵叔,带身上,感冒一天就好。”

    烈阳符蕴含大量阳属性灵气,常带身上,确实能驱散寒邪,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,灵气消散完,这符篆也就成了废纸。

    穆清站在一旁连连冷笑,崔画彤接过烈阳符没有说话,但也一脸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段皓跟这对母女没什么可说,临走时提醒穆清带好房产证,自然又引来对方一顿反唇相讥。

    两名巡逻的保安寻声看了过来,崔画彤见状对段皓更加不喜。

    她等到段皓离开,随后将烈阳符扔到附近的垃圾桶:“哼,老爸又不是被僵尸咬了,给我这东西干什么?”

    受到珍港灵幻功夫片的影响,内地见到黄符都是想到僵尸符,崔画彤很自然将段皓松的符篆当做不吉利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女儿,不要气了,秦风差不多到了,快去补个妆。今天秦夫人也要来,等下可不要失礼。”穆清拉着崔画彤,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。

    只是当她们母女两人返回别墅时,却没发现一个中年胖子穿着大裤衩,蹬着拖鞋飞奔过来。

    “噌噌噌!”胖子直冲垃圾桶,两只胖手飞快翻动,捡起一张黄符,转身跑个没影,前后不用二十秒,简直和体型形成极大的反比。

    两名小区保安看得目瞪口呆,直到那胖子牵着一只哈士奇慢吞吞走来,还合不拢嘴。

    “兄弟,刚刚啥都没看到哦!”李振辉每人塞了一根雪茄,拍拍两位保安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李总,我们兄弟眼花呢!”一名保安吞了一口唾沫,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“没错,没错,那风好大,吹倒了崔总的垃圾桶,我们去收拾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上道,叫上监控室的兄弟,今晚去皇冠ktv,报我名字,全包了!”李振辉微微一笑,沾了一叶青菜的右手夹着雪茄,牵着哈士奇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那两名安保眼神一喜,自然听出话中意思,连连点头:“李总走好,一切包我们身上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