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8章 下毒
    第48章 下毒

    这一下,别说是被打断言语的纪老,哪怕是秦老这种老好人都脸色不愉,其他人更不用说,要不是看纪老面子,可能现在就有人开口呵斥了。

    段皓摇摇头,拿起茶杯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纪老怒目瞪着彼得:“什么叫鸡肋的方子?现在向小兄弟道歉,从国外带回一身臭毛病,你这是要气死我!”

    “granddad,中医早就该淘汰了,没有药材,再好的药方又有什么用?”彼得看了纪老一眼,继续反驳道:“我母校杜柯大学医学院,拥有世界顶尖的生物医学研究室。不如让我将药方带回美国,依靠国外先进的科学技术,分析出其中蕴含的元素,直接合成制出成药得了。”

    段皓暗暗摇头,这人没救了,已经完全被西方洗脑。居然在秦老和纪老面前说出这种无脑言论,这两位可是享誉华国的中医权威。

    更何况,眼前这几名中年人,来头都是不小,没见其中几位脸都黑了。

    他这几句话,只怕纪老都要受到牵连。

    秦思雨也是眼神怪异看着他,无奈彼得还洋洋自得道:“米国拥有最先进的医学科技,等到研究出成药,我们再去引进,还省去大量的研究时间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段皓实在忍不住,戏谑问道:“你的意思是将药方送给米国研究,然后我们再去买回来?”

    彼得不屑看了段皓一眼:“国内医学技术这么差,与其成立研究小组,浪费大量人力物力,还不如直接向米国买得了。反正都要花钱,这样不是更省?”

    “哼!”场中几名中年人实在忍不住,纷纷发出冷哼。

    秦思雨闻言捂着小嘴,一双美眸就差写着四个字——你个智障。

    至于纪老和秦老,早就气得手脚微颤,尤其前者,更是又羞又气,脸庞赤红一片。

    段皓戏谑一笑:“你这种人和汉奸有什么区别,简直是读书读到狗身上去了。”

    彼得闻言大怒,他早就看不惯段皓,现在那里能忍。

    “你居然敢骂我?”他挽着袖子准备冲上来时,一记耳光响亮抽在他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granddad!”彼得捂着脸颊,惊讶看着纪老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这个畜生……”纪老颤抖着手指,气得话都说不完了。

    秦老同样喝到:“彼得,再胡言乱语,老夫都忍不住要抽你。”

    “哼,时间会证明,唯有依靠现代化科学的西医才能越走越远,你们追崇的中医早晚得被历史淘汰……”彼得愤然起身,狠狠摔门出去。

    “畜生……你还有理了……”纪老气得直跳脚,连叹家门不幸。

    好在有秦老等人劝说,过了一会,老人才总算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段皓心中暗叹,虽然彼得这种媚洋思想是错误的,不过近代中医式微,确实在药物上存在短板。

    既然自己重生回来,也许将来离开地球之前,可以设法帮中医一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话说彼得愤愤不平离开包厢,正准备搭乘电梯离开酒店。

    这时一名风衣人从他对面走来,两人擦肩而过,彼得微微一震,眼中的怒火消散一空,眼神呆滞转身步步紧上那风衣人。

    两人一路没有言语,来到一间包厢。

    包厢中一老一少相对而坐。

    老者身穿一身明黄唐装,手中把玩两只精钢铁胆,正是司马家家主司马明空。

    而那青年人身穿中山服,国字脸,卧蚕眉,眼中蕴含精光。

    此人面对司马明空这种一方豪雄,居然毫不怯场,反而司马明空眼神烁烁,似乎有些畏惧。

    风衣人走到那青年身后,掀开兜帽露出一张阴鸷的面孔,原来是一名年岁六十开外的老人。

    青年淡淡一笑:“竹老,问问他里面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竹老打了一个响指,随后让人惊骇的是,彼得犹如牵线木偶一样,一字一顿将包厢内发生的一切全部诉说。

    听得段皓就在包厢内,青年玩味看了一眼司马明空:“司马家主既然摇摆不定,那么我就让你见识见识我们青牛谷的真正实力。”

    司马明空连称不敢,那青年玩味一笑:“呵呵,竹老,劳烦一下,走一趟吧!”

    竹老沙哑声音说道:“按照丘引道人所言,段天南道法已是真人之境。老夫最近成功配置出一张上古毒方,正好试试效果。”

    听到上古毒方,司马明空脸色一变,难怪青牛谷知道段天南拥有道门真人境界后还敢跨省而来,看来很可能挖掘了一个上古秘境……

    见到司马明空脸上的表情,青年人眼神一闪:“竹老乃是我青牛谷一等客卿,在毒药一道浸淫数十年,十年前曾毒杀过一名半步宗师。”

    司马明空讪讪不语,自从见到段皓一言凝聚土龙,他原本打算和周家握手言和。

    毕竟一名道门真人的怒火,凭借司马家的底蕴,如何抗得下来?

    无奈那天还有丘引道人在场,加上段皓有口讯让他传到青牛谷。

    当天他们就乘坐飞机前往西云省,只是让他吃惊的是,青牛谷得知南粤出现一尊道门真人后,居然不退反进,一边扣下司马天风,一边派出这名青年前来南粤。

    ‘去你娘的闭关,明显怕老夫反水,所以把风儿扣做人质。’司马明空心中暗骂。

    这次真是骑虎难下了,青牛谷要是毒得死那位段天南还好,要是毒不死,恐怕传承四百年的司马家族得化为飞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竹老找到段皓等人所在包厢,站在走廊,等到一名服务员推着上菜推车走来。

    他冷冷一笑,迎了上去,侧身走过那一瞬间,一蓬白色粉末落入车上几盘菜肴。

    而此过程,那服务员一双眸子呆滞一片,直到一袭风衣消失在拐角,他才打了个冷战,继续推着推车前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那服务员推着餐车来到段皓等人的包厢,小心将菜肴摆放到餐桌上,随后犹如平常一样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众人谦让一番后落座,秦老呵呵一笑:“这君豪大酒店的大厨可是国家一级厨师,这可都是他的拿手好菜,大家动筷,不要客气。”

    嘴里招呼大家动筷,他倒是下筷如飞,眨眼就吃下一块软糯的海参,此老看来也是个资深老饕。

    秦思雨脸色微红,扭身不忍直视,众人纷纷莞尔。

    “老秦你这吃相,几十年过去,还是这么难看。”纪老好笑摇摇头。

    段皓微微一笑,秦老这种真性情反倒可爱得紧,总好过一些老人倚老卖老。

    秦老翻翻白眼:“老纪规矩忒多,吃个饭还放不开,活着不累啊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纪老哑然无语,只能连连苦笑。

    秦思雨脸红如虾,正当她准备警告这为老不尊的爷爷时,突然秦老脸色一变,口中赫赫不断,一缕暗红的鲜血从嘴角溢了出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