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9章 不知死活
    第49章 不知死活

    “饭菜有毒!”段皓冲到秦老面前,出指如飞,瞬间封住老人胸前几大要穴。

    纪老身为知名国手,随身带着针包,取出一根在那海参中一探,果然见到银针变黑。

    几名中年男子飞快冲出门去,大声叫人,又有卫生系统的打电话叫救护车……

    “混账,到底是谁下的手!”纪老气得双手直抖。

    段皓摇摇头:“纪老,用针能压制多久?”

    纪老按住秦老脉门,抽了一口冷气:“二个小时,老夫用银针只能将老秦身上毒素压制两个小时。”

    段皓点点头:“拼一拼,纪老你施针吧,我立刻去草木堂拿药材炼制解毒丹药。”

    纪老闻言惊愕说道:“丹药?莫非小兄弟是道门中人?”

    到了纪老这个年龄和地位,自然接触过修炼界。

    “来不及解释,你们带秦老到白云山脚的肖家客栈。顺便派辆车到草木堂接我,我先行一步!”段皓深吸一口气推开包厢窗户,随后在众人惊骇的眼神中,纵身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那面容刚毅的中年人冲到窗户,探头望去,只见段皓身轻如燕,每当落下一段距离,就伸手微抚大楼外墙减缓下落势能,不到数息,已经落到地面。

    ‘这身手……’他双瞳一缩,压下惊骇,掏出一个特制手机:“喂,我是火龙,马上派人封锁君豪大酒店,顺便叫一辆救护车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段皓落到地上,身形一闪,烈阳步施展开来,瞬间化作一道残影,飞快沿着草木堂的方向冲去。

    秦老所中之毒,在他眼中并非无解,只要一颗灵空仙界最简单的祛毒丹,就能解决。

    ‘哼!看来有些人将我的警告当做耳边风了,有空得抽时间前往西云省一趟。’段皓眼神微冷。

    在现代社会,拥有这种无色无味的毒药,只有修炼中人。

    联系两天前在周园发生的事情,不难想象对自己有下毒动机的,唯有那个以丹道立宗的青牛谷。

    ‘如果秦老有个三长两短,我段天南保证,青牛谷必定在这世上除名!’段皓飞快掠过一条条街道,直接冲向草木堂,这次他真的动了真怒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那名中山装青年和风衣老者,此时已经乘坐一辆劳斯莱斯幻影前往司马山庄。

    只是他绝对没想到,自己给宗门招惹的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。

    而此时,十来辆警车和一辆救护车,也呼啸冲到君豪大酒店。

    数百名客户和几十名酒店的工作人员,全部被警方控制起来,晕厥在电梯内的彼得,也被众人发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君豪大酒店和草木堂都是坐落在市中心,两处相隔不远,段皓全力施展身法的情况下,只用了十分钟就赶到草木堂。

    他平复呼吸,迈步进去,正好碰上送一名贵宾出来的林江。

    “段少……”林江连忙向他迎了过来。

    段皓快步走到柜台,抄起一张药笺飞快书写:“林主管,这份药材立刻帮我备齐!”

    林江听出事态紧急,一言不发,接过药方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段皓被一名伙计迎到贵宾室,等候林江调配药材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林江脸色难看走了进来,对段皓迟疑说道:“段少,其他药材好办,天然牛黄不好弄。”

    段皓眉头一皱:“可是没有?现在花城哪个药房有这味药材?”

    这时一个戏谑的声音替林江做出了回答:“除了草木堂,其他药店都没有。天然牛黄非比人工牛黄,属于特级药品,要出售,得通过店长审批才行。”

    段皓寻声望去,原来是徐东阴阳怪气站在林江身后。

    眉头微微一皱,段皓说道:“我有急用,多少钱都行。”

    “抱歉,不卖!”徐东嘿嘿一笑,眼带戏谑看着段皓。

    段皓眼神一闪:“秦老中了毒,立刻把药材给我,同样的话我不说第二次!”

    “明天我就被草木堂降为普通店员,今晚是我最后一晚任草木堂南粤分店代理店长。要不是因为你,我怎么会失去这个职位?我保证,今天晚上你别想拿到天然牛黄。”徐东歇斯底里对着段皓吼道。

    林江连忙冲了过来:“徐店长,秦老等着药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妈给我滚开!”徐东反手一记耳光,将他扇到地上。

    这时候店里很多人围观了过来,见状顿时大哗。

    一名坐堂大夫听到秦老出事,上前说道:“徐东,立刻将天然牛黄拿出来,秦老的生命要紧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你不满人事部的调动,可以向总部申诉,现在快去药库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人真的疯了,秦老那么好的人,他居然准备见死不救?”

    迎着众人责怪的目光,徐东厉喝一声:“通通给我闭嘴,我说过,今天晚上,他拿不到那天然牛黄。”

    徐东双眼赤红,国字脸扭曲成一幅可怖表情。

    自从上次药方事件之后,不仅市卫生局办公室连续给他穿小鞋,连草木堂总店也对他极为不满,昨天撸掉他身上的代理店长一职。

    段皓摇摇头:“我段皓没有拿不到的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位还这么淡定!都什么时候了,我立刻打电话给总店!”一名坐堂大夫听到段皓此言,愤愤跺了一下脚,掏出手机来。

    “不好办,这徐东明显破罐子摔碎,明显就打算拖着恶心人,等到草木堂总店的命令下来,天都亮了。”一位老者摇摇头,明显看出了徐东的意图。

    “呵呵,还没有你拿不到的东西?我就看看……”徐东得意看着段皓。

    只是,他话未说完,眼前突然一花,伴随着脸颊的剧痛以及几个飙飞的牙齿,等到趴在地上,他才发现,自己竟然被段皓狠狠扇了个跟头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见到段皓一掌扇飞徐东,草木堂的人眼神一跳。

    “好!”围观的民众却大声叫好。

    秦老退休后在南粤草木堂分店做堂,不知救治多少病患,徐东卡着药不卖,大家早就看他不爽了。

    徐东趴在地上指着段皓喝到:“我……我要告你……你……你这是故意伤人……”

    段皓面无表情走了过去,一脚把他踩住,俯身从他身上搜出一串钥匙。

    “林主管,立刻把药给我,秦老等不了多久。”段皓将钥匙扔给林江。

    “林江,你考虑清楚,这是伙同他人盗窃店里财产,你就等着坐牢吧!”徐东在段皓脚下嘶吼道。

    大家闻言纷纷大怒,几名陪伴家中长辈来看病的青年,更是准备上前修理他。

    段皓淡淡一笑:“我又不是不给钱,怎么说到盗窃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卖,你这是强买强卖!”徐东眼带怨恨盯着段皓。

    “混账,我现在宣布,段先生拥有使用草木堂南粤分店所有药材的权利。我同时即刻开除你,今夜生效。”一名气势不凡的中年人大步走了进来,段皓发现此人也是宴会上的一员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黑二爷吗?”

    “草木堂南方五省负责人?”

    “哼!徐东这次完蛋了,连普通店员都被撸掉,明天就得卷铺盖滚蛋了。”

    周围响起一阵嘲讽,徐东瞬间脸色惨白一片,惊骇看着进来的中年人:“黑二爷,二爷,不要,饶了我吧!我在草木堂干了十年,十年啊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