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1章 杜灵尘再现
    第51章 杜灵尘再现

    正在山上炼制祛毒丹的段皓,还不知道青牛谷准备派出宗师级的战力前来对付自己。

    当然,就算知道,他也不放在心上,那些所谓的武道宗师,在段皓眼中根本没有迈入武道的大门。

    此时他炼制的祛毒丹,已经到了凝丹的紧要关头。

    隐约可以见到虚鼎之中,几颗绿盈盈的丹药正在滴溜溜转动,想来只要再过片刻,就能炼制成功。

    段皓手中指诀飞快掐动,将鼎外仅剩不多的灵气打入鼎内。

    但就在此时!

    可能是白云山灵脉终于到了枯竭的一步,只见那巨石上的阵纹一阵剧烈闪烁。

    数声脆响后,巨石上爆出数条一指宽的裂缝——夺天阵破!

    阵法一破,自然没有灵气继续注入虚鼎,瞬间引得虚鼎一阵剧烈闪耀。

    段皓眼神一跳,掏出一张烈阳符。

    “爆!”

    一声轻喝后,无数阳性灵气瞬间涌入虚鼎,原本濒临崩溃的虚鼎终于稳定下来。

    为了保证祛毒丹成功炼制,段皓不惜自爆一张珍贵的烈阳符。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段皓飞快掐动手诀,开始了凝丹步骤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时候,山下的肖家客栈,纪老看了一眼空空如也的针包,颓然叹道:“老夫愧对老秦啊!”

    听得此言,秦思雨眼前一黑,险些晕厥过去,她实在无法接受这个结果。

    众人纷纷哀叹不已,谁能想到那毒药如此猛烈,不到一个小时,居然废去纪老一百多根银针。

    彼得不屑撇撇嘴:“早就说过,应该将病人送到医院,毕竟医院有那么多的医疗设备,依靠这几根银针,怎么可能救得活人?”

    “你给老夫闭嘴!”纪老大怒喝到。

    “难道我说错了?granddad,现在是二十一世纪,世界卫生组织早就证明,华国古代方士炼制的所谓丹药,全部都是重金属丸子,根本救不了人的。”彼得不屑反驳道。

    他自小出国接受米式教育,直到最近才回国。

    十多年的米式教育,已经将他彻底洗脑,要不是纪老严令必须学中文,根本就是一个米国人。

    眼见秦老即将不治,大家本来就心情低落,看他连续顶撞纪老,不由得怒目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火龙板着脸喝到:“你给我出去,看纪老的面子我不难为你,要是其他人,我保管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那么红!”

    看了一眼火龙那犹如钢筋扭结的肌肉,彼得瞬间怂了,只是临走时嘟囔道:“姓段的小子根本靠不住,还练丹呢,正当自己是神仙?”

    他自以为自己说话很小声,却没想被火龙听到。

    正当火龙准备发作时,一个阴恻恻的声音骤然从外面传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假洋鬼子辱及天南真人,给老夫躺下,等候发落吧。”

    众人寻声望去,只见彼得一声闷哼,直挺挺仰天倒下,要不是火龙看纪老面子拉了一把,可能当场就得摔个脑震荡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动不了……”彼得四肢却僵硬如木,要不是还能说话,几乎瞬间变成一个植物人。

    火龙见状脸色一变,对方这种手段明显就是修炼界才有,难道正是向秦老下手之人?

    但是对方口中的天南真人却又是谁?

    “你是谁?我是南方军区离龙小队的火龙!”火龙深吸一口气,亮出身份。

    众人之前只知道火龙是军方代表,没想到竟然出自南方军区的王牌离龙小队,此时不由得眼带惊讶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你,怎么了,上个月刚刚见过老夫,眨眼就认不出来?还不快叫外面的人让开?”那人声音沙哑是个老者,话中似乎和火龙相识。

    果然,火龙脸色一喜,纪老也似乎想起来人身份,两人前后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月光下,肖家客栈门外。

    一名身穿长袍马褂的消瘦老者,背负一只旧社会常见的麻布褡裢,脸上充满了不耐之色,被两名警察拦在门外。

    正是之前在周园想和段皓斗丹的赛思邈,杜灵尘。

    “杜前辈。”

    “杜兄!”

    火龙和纪老先后开口,杜灵尘倨傲点点头,两名警察连忙让到一旁。

    “谢天谢地,这次老秦有救了。”纪老双手合十,连忙将杜灵尘迎进门去。

    客栈内众人见纪老和火龙迎来一位老者,纷纷疑惑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诸位,这位是赛思邈杜灵尘,杜老前辈,有他出手,老秦有救了!”纪老欣喜介绍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此人就是赛思邈!”

    “这位神仙出现在这里,秦小姐,这次秦老有救了。”

    “传说中的人物啊!”

    在场的男女,基本都是在花城官场身居要职,虽然大部分没有接触修炼界,但对于杜灵尘这种绝世名医,都是有所耳闻。

    当官最怕死,这种能够起死回生的医仙人物,在他们圈子里更容易传颂。

    “杜老先生,我爷爷中了毒,还望您能施以援手。”秦思雨也是在秦老口中听过杜灵尘的名字,一时间喜极而泣,连忙跪下。

    杜灵尘将她扶了起来,正色说道:“下毒之人极为了得,老夫可没把握,只能压制毒伤,但愿段师能尽快炼制解毒丹药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大家脸色一僵,不仅是为秦老担忧,更多是杜灵尘话中包含的信息。

    ‘段师!’

    堂堂的赛思邈居然称呼段皓为段师!

    杜灵尘这种人物,可是极重辈分规矩,但居然将今天和大家一起吃饭的年轻人称为段师……

    秦思雨瞬间呆住了。

    纪老也停下了抚须的动作,连火龙也是一脸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人更不用说,都是眼神呆滞以为身处梦境。

    杜灵尘摇头叹道:“这有什么好吃惊,说起来老夫还是厚颜高攀了,毕竟老夫苦苦哀求,段师可没答应收下我这个徒弟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杜灵尘走到秦老床边,略微查看心中已经有数,毕竟他之前也是青牛谷的客卿。

    他从怀中掏出一只瓷瓶,倒出一枚赤红的丹药:“秦小姐,老夫这次出手也是看段师面上,这赤霞丹能将你爷爷的毒伤压制一个小时。老夫只求你等下见到段师美言几句,让他收我入门就好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